美企狀告「華為」侵權,美國法庭為何宣判無罪,反為華為打廣告?

美国为什么要制裁华为?我相信很多朋友的第一反应,都觉得是因为华为的5G技术,威胁到了美国的利益。这个答案,最多只说对了一半。美国与华为的梁子,其实早在2003年的一场诉讼案时就已经结下了。2003年,美国一家大公司,一纸诉状将华为告上了法庭,从此美国就开始了对华为的围剿。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又为何能拉政府下水针对华为?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大家好,欢迎来到认知金字塔。今天我们来聊一聊这桩诉讼案的前因后果。

20世纪90年代,在深圳做“倒爷”起家的华为,已经混得风生水起,凭借着在固定电话领域的出色表现,华为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跃居中国电子工业,百强榜首位。然而,这一成功,只不过是一种假象。

华为之所以能够靠着固话领域的业务,迅速实现扩张,一方面是由于自身的研发实力,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那些实力雄厚的国际通信巨头,并没有在固定电话战场上恋战,而是早早地将资源和精力,转移到了新兴的第二代移动通信技术上。

换句话说, 有竞争力的通信巨头们,当时都忙着从第一曲线(固话)跨越到第二曲线(移动通信),华为只是趁着巨头们后方空虚,才获得了阶段性胜利。换个角度来看, 这种暂时性胜利的背后,其实暗藏着发达国家,给发展中国家制造的“第一曲线陷阱”。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VCD机

中国产业发展史上,这样的陷阱曾经坑害了不少企业。20世纪90年代,国外视频设备厂家,纷纷升级到DVD,将落后的VCD产能输出到中国,造就了当时中国的VCD产业。然而随着DVD大潮袭来,这些VCD 厂家纷纷崩溃。中国的长虹、TCL,在显像管彩电上曾经无比辉煌,但随着国外厂家升级到平板电视,惨剧再次发生。

追赶、落后,再追赶、再落后,发达国家利用“第一曲线陷阱”,一波又一波地在发展中国家,收割利润并摧毁相关产业。

所以,华为在固话领域的成功,只是完成了原始积累。如果想要赶上国际同行,避免落入第一曲线陷阱,华为势必要向无线通信领域发展。

然而,正是在从固话,向无线通信跨越的过程中,华为遭受到了,它发展历程中最为重大的挫折。 华为当时的主营业务是固话交换机,然而,在向无线通信跨越时,华为出现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决策失误。

首先,是终端业务的决策失误。

1997年,国家为了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手机终端项目,给华为公司发了手机的生产、研发、销售牌照。结果却被任正非拒绝了。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当时的无线业务部的负责人余承东认为,华为有研发3G手机的必要,但是立项手机项目的报告,经不同的负责人连续四年递交上去,均被任正非打了回来。

任正非认为,华为不适合自己搞手机。但就在华为放弃了手机业务的同时,国内一大批厂商却瞅准时机,赶上了中国手机市场井喷的历史性机遇。

终端业务裹足不前,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由于决策失误,华为接连错失CDMA业务和小灵通业务,这两个巨大的市场。80后可能都知道,当时基本上人手一台小灵通。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小灵通

可任正非却看不起小灵通,认为这是一种落后技术,很快就会被淘汰,所以任正非坚决不同意研发小灵通。而中兴却抓住了小灵通的机会,狠狠地赚了一笔。

所以,世纪之交,中国通信行业的三大风口:终端、小灵通和CDMA,华为作为中国通信设备行业的一哥,一个都没抓住。

痛失发展良机之后,华为面对的,是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国内市场,不得已,为了生存,华为只有进行战略转移,开始走出国门,开拓海外市场。

但谁也想不到,为华为开拓海外市场助力最大的人,竟然是金融大鳄索罗斯。

1998年亚洲经历了一场金融风暴,到处都是一片狼藉,不过这反而为华为进入海外市场打开了方便之门。

亚洲金融危机让泰国备受冲击,运营商不再盲目追逐国际大牌,转而开始注重性价比,华为因此获得了宝贵的入场券,并在商业角逐中大获全胜,一跃成为泰国电信市场的主流设备供应商。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同时,在俄罗斯,金融危机后,国际通信巨头纷纷撤离。2000年普京上台后,全面整顿宏观经济,加大政府采购。华为喝到了俄政府采购计划的第一口汤。到2003年,华为在俄罗斯的销售额超过3亿美元,位居国际大型设备供应商之首。

在发展中国家的节节胜利,让华为信心大增,它进一步将目标转向了欧洲市场和北美市场。任正非的夙愿,就是要把华为的旗帜插遍欧洲和美国。

但是,欧美市场可不是说进就进的。在北美,本土通信厂商实力强大,运营商已经形成了寡头市场。同时美国政府,对于来自中国的厂商,也抱有很强的戒备心理,所以华为进军北美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欧洲又是全球通信产业的高地,有阿尔卡特、爱立信、西门子、诺基亚,四家电信设备巨头虎踞龙盘。华为刚进入欧洲市场时,被欧洲人当成是一家骗子公司,不给半点儿机会。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思科

然华为在欧美的市场开拓,还没有打开局面,但是华为在其他海外市场,接连攻城略地,引起了全球数据通信巨头思科的警觉。尽管当时思科已经一度超过微软,成为了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但是对于华为这家来自中国的公司,思科却相当警惕,思科总裁钱伯斯甚至说过:在今后几年里,思科只有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华为。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思科总裁钱伯

而为了能在对手真正形成威胁之前,将其尽早铲除,一场精心布置的,针对华为的阻击战爆发了。

我们简单地说一下,这个处心积虑想要除掉华为的思科。思科是互联网的缔造者,创立时间只比华为早三年,但是发展速度却比华为快很多。

1996年,华为才刚刚走过破局点,思科已成了全球互联网设备的王者,1997年就进入了《财富》全球500强,1998年它的市值比前一年翻了15倍,并在两年后市值超过微软。思科股票一天的交易额,超过当时整个中国股市的交易总额。

虽然互联网早就诞生了,但是早期的设备厂家,各自采用不同的网络协议,连接自己生产的设备。不同厂家生产的设备没有办法互通。

思科恰逢其会,在这一个关键时点,推出了可以实现不同设备互联互通的路由器,把原先一个个小局域网终于连接成了一个整体,互联网这才真正来到世间,并迎来了爆发式增长。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思科路由器

互联网技术的核心,就是掌握在思科手中的路由器技术,思科通过知识产权策略,封杀了所有的竞争对手,连阿尔卡特、爱立信、康柏、惠普,甚至微软这样的霸主,在思科面前都不得不低头。但唯有3Com公司和瞻博网络公司,凭借前期积累的技术和知识产权,还在苦苦抵抗思科的霸权。

而在中国市场,华为也在挑战思科的垄断地位,在华为将业务延伸到路由器、以太网等主流数据通信产品之后,2002年,思科在中国的互联网核心路由器的市场份额开始下滑,华为的路由器产品则开始以100%的增长率大举进攻。

另外,在经历6年国际市场的摸爬滚打之后,信心大增的华为,还开始大举进攻美国的数据通信市场。势头强劲的华为公司甚至被美国《财富》杂志直接比喻为“中国的思科”。

随着华为国际化进程的推进,思科明显感受到,来自华为的威胁正从中国蔓延到全球以及美国本土。 而对于思科来说,中国这个市场丢了还不至于致命,但是美国本土是大本营,无论如何都不容有失。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2002年6月,华为全系列数据通信产品,在美国市场首次正式亮相。

华为展示的产品,在性能上,与思科的产品差不多,但价格却低了20%到50%。展览结束后,华为的数据产品,在美国市场的销售迅速打开局面。2002 年,华为的美国市场销售,比上年度增长了将近70%。同时,华为也与思科的宿敌3Com正式接触,开始成立合资公司的谈判。

2002年,虽然思科在美国的霸主地位未动摇,但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却首次出现了下滑。所以,思科必须要对华为出手了。2018年底,“孟晚舟事件”的根源,其实就可以追溯到,华为和思科之间的这场世纪大战。

为了打压对手,思科迅速在公司内成立了名为“打击华为”的工作小组, 2002年12月中旬,思科全球副总裁来到华为深圳总部,正式提出了,华为侵犯思科知识产权的问题。2003年1月24日,思科正式提交对华为软件和专利侵权的诉讼。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思科当时提交法庭的诉状长达77页,包括了20多项罪名,几乎涵盖了知识产权诉讼的所有领域。其中包括了,指控华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盗用了其源代码,使得产品连瑕疵都存在雷同。

对于华为来说,这一诉讼可能造成十分严重的负面影响。一旦思科胜诉,华为不但可能失去美国市场,而且多年开拓的国际市场也将全面陷入困境。

那一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华为的核心管理团队坐在会议室里,讨论如何应对思科的诉讼,最后华为定下的方针是:“敢打才能和,小输就是赢。”

思科这场专利之战计划周密,务求一击必杀。他们特意把诉讼时间点,选在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为的就是要让华为没有充足的时间应对。

那么,华为到底有没有抄袭思科的产品呢?

事实上,借鉴是有的,但是抄袭谈不上,关键是就算华为想抄也没法抄。因为路由器的主要功能,是通过专用芯片,实现不同通信协议的相互转换。在没有公开源代码的情况下,华为根本无从得知,芯片内部算法是如何实现的。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华为路由器

在路由器的命名上,为方便用户购买,华为采用了和思科产品系列编号完全一样的编号。而且在用户设置和管理界面上,也使用了和思科一样的命令格式,这样,用户只要会用思科路由器,就一定会使用华为的路由器。但在内部实现上,华为的路由器,确实是北京研究所的研发人员,一行一行敲出来的代码。

华为的做法,如果放到今天,可能确实涉嫌侵权。但是在2003年,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如果仅是用户设置和管理界面相同,根本不违反专利法的任何一条。

但当时在美国,没有人相信华为是清白的。在美国眼里,中国公司根本不可能制造出高科技产品,一定是依靠侵权起家的。

美国媒体甚至怀疑,华为具有军方背景,是依靠间谍手段获取思科的技术秘密。他们认为一家公司,年收入数十亿美元,却没有上市,一定有不可告人的股权安排。

而且,与今天的中国舆论界普遍支持华为不同,当时在诉讼初期,中国的知名媒体,也基本都选择站在思科那边。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摩托罗拉

2003年,正是华为拓展欧美市场的关键时刻,很多欧美客户因此暂停了与华为的项目。与此同时,华为内部的技术人员也出现了叛变,拿着大笔资金,疯狂从华为挖人,套取技术机密。内忧外患之下,华为人心浮动,骨干大量流失,处于崩溃的边缘。这是华为历史上的至暗时刻。任正非心灰意冷,甚至打算,以75亿美元把华为卖给摩托罗拉,但是摩托罗拉董事会拒绝了。

代理华为诉讼的首席律师,是美国知识产权诉讼领域的顶级律师,律师团全面检查了华为的研发过程和技术实力,建议华为以攻为守。

2003年3月17日,法庭第一次听证会,华为紧紧围绕私有协议做文章,集中火力攻击思科,利用私有协议垄断市场并阻止竞争的做法。同时,华为又在中国国内控告思科,不正当竞争的垄断行为。

在美国的舆论场,大公司垄断是一种原罪。就在2002年,微软刚刚从反垄断官司中脱身,为此付出了十几亿美元的天价赔偿。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微软

但是思科,由于和美国政府关系极佳,因此它的垄断行为明明比微软更严重,却一直逍遥法外。可是华为的攻击,却让美国媒体和公众猛然惊觉,思科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垄断者。舆论于是开始渐渐变得不利于思科。

而接下来两个重要事件,成了整个官司的转折点。

在辩护律师的引见下,华为将斯坦福大学教授,数据通信的专家请到华为,请他参观研发流程,结果发现,华为的VRP平台有200万行源代码,而思科的IOS则用了2000万行,200万行的软件,怎么可能去抄袭一个比你大10倍的软件?所以,专家的有力证词,帮助华为洗脱了侵权的嫌疑。

在3月24日第二次答辩前,另一个转折点出现了。华为和3Com的合资公司于3月20日宣告成立。这对于思科来说,其实已经意味着针对华为的阻击化为了泡影。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6月7日,法庭驳回了,思科申请下令禁售华为产品等请求,拒绝了思科提出的,禁止华为使用与思科操作软件类似的命令行程序。

思科这么一闹,不仅没有除掉华为,反而给华为做了个免费广告,让潜在客户知道,华为是思科的低价竞争对手。华为成为通信领域的一颗闪耀的新星,久攻不下的欧洲市场,终于向华为敞开了大门。

2005年,华为在英国市场实现里程碑式的突破,成功通过英国电信的严格认证,进入英国电信的“优先供应商名单”。2006年,帮助英国电信运营商沃达丰,拿下西班牙市场,让华为分布式基站一战成名。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分布式基站

到了2007年,正是3G到4G更新换代的关口。华为第四代分布式基站一问世,就技惊四座。部署一个基站,爱立信需要插12块板,而华为只需3块板,部署和维护成本大幅降低。

这次技术突破,一举奠定了华为无线的优势地位。从此,华为无线军团一路高歌猛进,四面出击,最后全面占领欧洲市场。在2012年之后,华为的市场份额飙升至33%,高居欧洲第一。

但与此同时,华为在美国的路,从此也变得越来越难走。因为思科对于美国政府的影响力,是很多美国大公司无法相比的。

思科的总裁钱伯斯,不仅入选了克林顿政府的贸易政策委员会,在小布什执政期间,钱伯斯还担任国家基础设施顾问委员会副主席,负责保护美国重要的基础设施。而自从官司结束后,钱伯斯就时刻把华为挂在嘴边,经常向美国公众渲染华为有多么可怕,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随着思科与华为,各自业务的不断拓展,双方竞争的市场领域越来越大,从路由器到企业网,演变为双方的长期全方位竞争。思科公司始终保持着对美国政府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因此华为在美国开展业务总是困难重重,受到各种或明或暗的阻挠。

从思科和华为的官司开始,在经历了长达近20年的暗战之后,美国政府终于从幕后走向台前,以国家力量阻击华为。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5月16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以“科技网络安全”为由,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向美国商务部赋权,允许后者禁止美国公司购买“外国敌人”生产的电信设备、技术。

随后,美国商务部表示,计划将华为及其70个分支机构列入“实体清单”,也就是2016年3月中兴遭受的那份所谓“贸易黑名单”。

外界纷纷猜测,华为也会如同中兴那样,在极限打压面前最终向美国屈服。然而任正非强硬回应,华为不会被华盛顿左右,不会像中兴那样,在美国的要求下改变我们的管理层,也不会接受监督。

一家商业公司,居然有勇气跟美国政府叫板.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它拥有足够的深谋远虑,在若干年前就开始“备战备荒”,为将来危机做准备。

而在所有战略储备中,芯片是重中之重。因此,华为的手机终端,要肩负哺育海思芯片成长的重任,也就说,华为要通过手机,用自己的芯片,把海思芯片养大。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缺乏个人客户基础的华为要做终端,本就很不容易,还要同时把手机芯片也做起来,难度可想而知。2011年,余承东掌管终端后,首先做了款荣耀手机,但是性价比不如早几个月诞生的小米1,然后又推出两个品牌“远见”“火花”,也是找不着北。

余承东顶着巨大压力,接连做出Dl、D2、P2等好几台高端手机,但是市场反响都不理想。这几款手机搭载了海思的首款四核芯片K3V2。但是K3V2的工艺是40nm,发热量大,游戏的兼容性不强。而同时期的高通和三星的芯片都已经用上了28nm、32nm的工艺。

余承东屡战屡败,连他自己都动摇了,但是任正非出于战略考量,还是坚持要用海思芯片。

消费者对K3V2的厌恶也达到了极点,当时华为内部不时传出余承东“下课”的消息,直到任正非拍着桌子喊“不支持余承东的工作就是不支持我”,才暂时平息。

平心而论,如果当时华为手机,直接外购高通的成熟芯片,其实早就能成功了。只是为了更加长远的发展,华为选择了一条更艰难的路。

从P6s开始,芯片不再是万年不变的K3V2,而是变成了麒麟系列的芯片。这标志着海思终于突破技术瓶颈,开始以较快的速度进行迭代。

美企状告「华为」侵权,美国法庭为何宣判无罪,反为华为打广告?

华为Mate 7

2014年9月,华为手机Mate 7上市,定价接近四千。当时,华为对进入高端市场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因此Mate 7只做了30万台。但没想到的是,这款手机意外受到市场的广泛赞誉,中国政企精英用Mate 7发朋友圈,一时间成了一种潮流,市场到处缺货。

到了2018年,华为手机全年销量2亿部,已成为中国市场的第一大品牌。在全球智能手机销量萎缩的同时,华为逆势上涨50%。

十年前,中国的手机消费市场还是欧美品牌主导,前五里面一个中国品牌也没有,如今则是中国品牌占据统治地位,并在将这一趋势拓展到了全球。这是中国消费电子行业,整体性的崛起,而华为是其中最耀眼的领航者。

今天的华为,无需多说,数据通信、终端硬件、车联网、AI、云服务和5G,都处在了世界的前沿。鸿蒙系统,也必将会打破苹果、微软和谷歌的垄断地位。

眼前,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打压愈演愈烈,但华为这样敢于迎难而上的民族企业,也必将越挫越勇!

好了,今天我们就分享到这里,感谢大家的陪伴,也肯定大家点赞并关注,我们下期不见不散,祝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