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被绞死的日本战犯,临终遗言都说了啥?只有1人再提中国

7个被处绞刑的日本战犯,临终遗言是啥?今天开门见山:
1.土肥原贤二:引用中国典故

“往前跨,狭路亦变宽,二河白道如斯否,但愿亦见宽。”

(土肥原贤二,1883-1948)

读懂这句话,要了解3点:

①二河白道,这是中国佛教大师善导的著名譬喻,人们在入法门净土时,须经过一道极细的白道,两侧河中,左为火右为水,只有正念直心,心无旁骛一心修佛,才能不畏水火之难,安然走向对岸。

土肥原死前惶惶然,不知道自己能否通过这条白道,故希望越走越宽。

②土肥原是日本特务机关老大,中国通中的中国通,对中国四大名著和文化风俗、历史了解很多,也是谋略最深的特务机关长。不过干的都是侵华的罪恶。

③此为土肥原死前做的和歌,绝命诗。和歌,源自中国乐府诗,用汉文作。

(二河白道图)
2.东条英机:乐哉悠哉

“此一去,尘世高山从头越,弥勒佛边唯去处,何其乐。”

“明日始,无人畏惧无物愁,弥勒佛边唯寐处,何其悠。”

东条对教诲师解释了这两句诗,说监狱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自己每天呆在日夜不熄的100瓦灯泡下,简直崩溃。但最近最终还是挺了过来,就是因为心中有了佛法的信仰。

这话有点扯。不过日本人信佛者众,是真的。

在春哥看来,被捕时就自杀未遂的东条,之所以在24小时强光下坚持2年多,不是因为他心中有佛,而是心中有天皇。

皇宫里的大臣和麦克阿瑟的秘书,都捎话给他,让他别再自杀,在东京审判中把罪责替天皇裕仁揽过去。

“黑锅”“荣誉”,东条背之。

(东条英机,1884-1948)
3.武藤章:提到家人

“尘世间,妻儿固可恋。壮士豪杰,岂可苟偷安。”

武藤是第三个断气的人。

武藤是7个被绞死的战犯中军衔最低的,中将。

武藤的罪责有:

①南京沦陷后下令日军“入城宿营”,致使南京大屠杀;②扩大侵华,七七事变增兵3个师团;③印尼25万平民大屠杀;马尼拉16万人大屠杀……

自比壮士,看起来他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罪行。

(武藤章,1892-1948)
4.松井石根:留下“忠言”4个字

“天地无恨人无怨,心中唯有无畏念,思宁神安上旅程,无愁无虑趋向前。”

“何物欲留人世间?唯吾心肺一忠言,自他平等不可忘,于此应怀真诚胆。”

松井留下的遗言信息含量很多,前句说赴死前的心态:放下一切包袱。后一句就有背景了。

松井是东京审判大法官韦伯说的“唯一量刑可能过重”的战犯。

他作为总司令带队入南京城时,曾一再下令注意军纪,给外国人展示日本“文明军队”的形象。却仍没有管住部队发生了南京大屠杀。

其留下4字“忠言”:自他平等,本是佛教修行用语,在此强调“不可忘”,也算是一种反思“成果”。

(松井石根,1878-1948)
5.板垣征四郎:祝福中国

板垣是被处绞刑的7人中,唯一在遗言中反思日本罪行,祝中国国运隆盛的战犯:

“双膝跪拜神灵前,一心乞恕罪不浅。”

“无限怀念,中国友人,于今乃见,东亚之外,复有东亚。”

“祝愿我国与各国讲和,对世界和平作出贡献,祈祷中国和大韩国国运隆盛。”

(板垣征四郎,1885-1948)
6.广田弘毅:给妻子写遗言

广田是7个战犯中唯一的文官,却在死前不愿写和歌、俳句。

(俳句是日本诗歌的一种,日本诗歌大概可分为5种:和歌、俳句、新体诗、自由诗和训读汉诗。)

他只给妻子写了几句心里话:

“什么都可以忘却,唯独爱妻良牡子忘不了。从此一个天上,一个人间,惟愿夜夜梦里见。”

(广田弘毅,1878-1948)
7.木村兵太郎:劝妻想开些

木村是最后一个断气的,时间是1948年12月23日0时35分。

“我走了,恳望爱妻英凤子想开些,超脱了死,便是永恒的生。愿护佑我俩来世仍结良缘。”

(木村兵太郎,1888-1948)

这些法西斯战犯对亚洲各国犯下滔天侵略罪行,杀戮暴行令人发指,别说忏悔道歉了,就是死上一千遍一万遍,也不能偿还其血腥罪恶万之一分。

东京审判2年,他们有的认识到了罪行,有的依然冥顽一个,这是日本法西斯洗脑的结果,也是战争的悲哀。也正因此,法庭在绞刑前为他们请了教诲师,祈祷和平。

(史料参考:《东京审判》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