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出爾反爾 中國寸步不讓 貿易戰即將爆發

美國白宮本周二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將對500億美元含有工業重要技術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征25%的關稅,聲明稱,最終清單將於6月15日前發布,關稅將在此後不久施行。擬議的投資限制和強化出口管制將於6月30日前公布,並在之後很快實施。當晚,《央視財經評論》欄目邀請到商務部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以及財經評論員張春蔚,深入解讀。

s

貿易談判美國為何一變再變?

善變是特朗普政府的特點

張建平(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研究中心主任):首先我想還是強調一點,在全球化的時代,應該是減稅,降低貿易投資壁壘,這樣我們各個國家都能受益,但是你要反著來加稅,就是最後我們都會付出更高的成本,然後世界經濟也要受到負面的影響。美國這樣一種反覆,我個人理解,它這個原因也比較複雜,也比較多。

第一個原因就是特朗普政府,它在最近這一段時期,在整個處理國際關係的時候,包括經貿關係的時候,他的總體特徵就是善變,而且幾天就一變。我們叫不確定性,還有不可預測性,這是以前沒有的先例。所以他現在這樣的做法,已經讓整個世界,確實都覺得非常的驚訝,特別是在涉及到中美兩國,這樣重大的國際經貿關係的問題上,他也採取這樣一種善變的做法,實際上確實讓全世界的市場都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還有不確定性。所以今天咱們看中國的股市也好,還有其他國家的股市也好,都已經明顯感受到了這種負面的情緒,原因就是美國雖然跟中國進行了兩輪談判,但是他在談判的過程中,並沒有承諾徹底放棄301這個大棒,所以實際上他在過去的兩周,先把這個大棒藏起來了,但是現在他又把它重新拎出來了。上個月,5月中的時候已經在美國舉行了聽證會,90%的美國民眾,90%的美國企業都是反對他來用這樣一個手段,但即使這樣,到現在他按照這個程序走下來,他仍然要推出這樣的清單,然後宣布這樣的措施,這是第二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我們也說,現在在美國由於特朗普政府他在從競選一直到現在,整個的階段他其實都在向美國灌輸一個,美國今天的貿易赤字的問題,美國經濟、就業的問題原因在中國,而不是它美國自己的原因,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在這種情緒的支配之下,現在美國他們會認為,跟中國強硬,跟中國鬥爭,然後這樣才符合美國的利益,所以他的政策趨向,現在也變成了目前這樣的一種狀態,所以我們覺得現在這樣的一種做法,違背了我們兩周之前跟美國所達成的新一輪協議框架,所以我們希望美方在錯誤的方向上不要走得太遠。

中美雙方的高級官員最近幾天要進行磋商和溝通,這樣的反覆,是不是談判之前另外一個籌碼?

張春蔚(財經評論員):這樣的一個籌碼的話,一定會有這樣的一些評論,評論的核心是什麼?就是在於每一輪的中美貿易摩擦背後,其實都是說誰的利益,然後我們以什麼樣的方式進行某種意義上的談判,看起來今天中國股市發生了很多的變卦,但是你也會發現是全球的股市都在發生一個聯動,所以它不是說中美貿易怎麼樣的話題,它是全球的經濟貿易,都會發生一種不確定性的變化。換句話而言,我們今天看到的是中美牽頭,然後我們再進行磋商和談判,但其實全世界的不確定性,都在因為這些談判而進行一個動態的調整,你想如果你把一個確定的信號彈出的時候,大家是不是會覺得,我們所有的平衡都可以發生改變?但是當這種不確定性不斷的發生的時候,實際上是讓大家的避險的情緒會越來越強。所以這一輪的談判,還會有很多的不確定性,甚至有的時候,我會覺得它可能就是一場煙霧彈式的東西,它是要把一些確定性的東西,掩蓋在一些不確定的輿論話題之中。

我們從各個媒體的報道當中,也發現了這種混亂的不確定,比如說我們獲得消息的途徑有推特和白宮的新聞發言人的表態,和美國所謂的貿易代表辦公室的表態,我發現這些渠道傳遞的信息都不太一樣,是不是反應出美國內部的協調機制上,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問題?

張建平(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研究中心主任):這個問題我覺得現在在特朗普政府內部確實是非常嚴重的一個問題,也就是說首先在面對中國,還有處理美國的一些重大的國際經貿關係問題上,你會發現就是從商務部到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署,然後再到白宮經濟顧問,然後到特朗普本人,還有白宮的新聞發言人等等,這不同的角色和不同的崗位之間,其實他們對目前這些問題的理解,還有他的立場,其實都有或多或少的差異,這種差異在美國顯然目前缺少一種有效的溝通和協調機制,能夠讓所有的部門取得一致的意見和立場,所以也會給這個市場帶來很大的困惑,特別是他們有些推特治國,還有再加上下面這些部長,就是對於像中國這樣的國家,我們有時候很難會理解,一個總統和你下面內閣的成員,居然會有不一樣的聲音,或者不一樣的說法,這是非常令人困惑的。

張春蔚(財經評論員):會是讓我們看到輿論上可能是他們自己先亂起來了,而且每一個論點和每一個論據的背後,兩個部門出現的觀點是一個捉對時差(音),甚至這樣的一個輿論風向在一些微博,還包括一些機構的話題當中,都出現的是不同的表態。

美國這種調整,會對我們雙方有什麼樣的影響?尤其對中國?

張春蔚(財經評論員):其實這種調整的背後,就是雙方利益一個新的變化,之前這樣的一個話題當中,我們可能會發現它會有一些規模特別大的變化,但是你想從3000億到現在的500億,其實每一輪變化的背後,我覺得更像是一種談判的策略和方式,總是試圖在另外一個角度撕開一個口子,看能不能獲得一些談判的格局新的改變,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雙方籌碼型一個爭論的焦點。

我們看中方發表這份聲明當中有幾個關鍵詞,可能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比如說有兩個詞我很注意,一個叫出乎意料,一個叫意料之中,看起來這兩個詞還是有一定深意的,張先生能不能給我們做一個簡單的解讀?

張建平(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研究中心主任):我覺得出乎意料就是,因為兩周之前我們說中美已經達成了一個基本的框架協議,然後就是我們當時也覺得中美經過很艱苦的一段過程,現在我們回到了一個相對比較理智的,然後建設性這樣的軌道上,通過雙方的平等磋商和談判,來解決我們所面臨的這些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們說不應該再出現反覆,但是就出現了這種反覆,所以這是出乎我們預料的。

那說在意料之中,也就是我剛才前面講到的,主要是由於特朗普政府目前在很多重大決策上的不決定性,和不可決策性,尤其是他所謂這種談判的策略,他把商人談判的這些技巧,來運用到重大的經貿關係處理當中來,所以這個也引起了我們很大的困惑。所以我想這兩個方面對中國來講,為什麼這兩個詞我們都會提出來,也就是中方,我們對它是有預案的,我必須考慮到你特朗普今天,你的第一方案是什麼,第二方案是什麼,第三方案是什麼,然後相對應的我中方來怎麼應對你,這個是我們必須做好準備的。

張春蔚(財經評論員):商人的利益,他會說這一次我的經濟利益發生很多變化,但是在從國家利益上的話,你可能會發現,商人的利益突然變得很詭異,就是他會想的是我今天利益此刻會怎樣,而不太關心昨天我是一個什麼樣的面貌,今天我又變成什麼樣的形象,所以我覺得這一輪的這種形象變化的背後,恰好可以看到的,他是一個商人邏輯,而不是一個國家邏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