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蒙考古學家在山上發現一塊石頭,解決了近兩千年的謎團

十來天前,中蒙兩國考古學家在蒙古國杭愛山上發現了一塊石頭。

這塊石頭不簡單。

它被人工打磨平整了,上面還寫著一些漢字。有的模糊,有的隱約可以辨認。

考古學家們將上面的字跡與史書一對,興奮了。

(正在考察 圖片來源網路,感謝原作者,若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沒錯,這就是失傳近兩千年的《封燕然山銘》。

東漢和帝永元元年(89年)開始,在將軍竇憲的統率下,漢軍與南單於、東烏桓、西戎、氐羌聯軍猛士共三萬多、輜重戰車一萬三千餘輛,出擊北匈奴,殺溫禺鞮王、屍逐骨都侯等高級將領,直抵匈奴龍庭,並且一把火燒了。將北匈奴逐出了蒙古高原。

為紀念此等不世之功,隨軍的文學家班固奉命寫下《封燕然山銘》。其中有寫,「上以攄高、文之宿憤,光祖宗之玄靈;下以安固後嗣,恢拓境宇,振大漢之天聲。」

意思是,此戰報了漢高祖劉邦被匈奴包圍之仇,也泄了漢文帝對匈奴的憤,替祖宗爭了光;不但如此,還替後代開疆拓土,使大漢聲威遠播。

怎樣,感覺與犯強漢者,雖遠必誅一樣讓人熱血沸騰吧?

(古代軍隊劇照 圖片來源網路,感謝原作者,若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但如果僅僅如此,那就不是班固了。他接著來了一句——

茲所謂一勞而久逸,暫費而永寧者也。

我們之所以打這些仗,是為抗擊匈奴的侵擾,是為了永久的和平,用我們這一代的鮮血,讓後代能夠不必再打仗。

一篇詩文,在豪邁之中還能體現人文關懷,戰爭之中表現反戰之意,才有可能流傳千古——范仲淹寫到,「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這樣的詩詞,才真正直面人性。

有人要問了,為何現在才找到那塊石頭啊?

(杭愛山 圖片來源網路,感謝原作者,若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以前我也是這樣想的,後來一查燕然山也就是現在的杭愛山的詞條,才發現,此山「長約700公里,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主峰鄂特岡騰格里峰海拔4031米」——在這樣茫茫山林中尋找一塊石頭,那不跟大海撈針差不多嗎?

因此,這次的發現,真可謂驚人。它解決了近兩千年的謎團,讓我們知道,當時確實有這塊石刻,而非為了宣揚大漢朝的偉業而進行的虛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