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连发两次警告,投资有风险,在暗示什么?

导读:近期央府高层先后两次对外发出警告: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这到底在对外暗示着什么?

时下楼市的三大风险地
5月15日在京召开的“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席会议并在讲话中警告说,要建立良好的行为制约、心理引导和全覆盖的监管机制,使全社会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紧接着的5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上的演讲中表示,投资者要树立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理念,要加强风险意识。
不管是刘鹤还是易纲,皆是中国钱袋子领域的实权人物,5月不断对外发出风险警告,不得不令人遐想。而楼市则是目前中国金融的主要风险领域。

笔者认为,目前的中国楼市,下述行为已处于高风险地带,需适时择机降风险。

A,经济面临下滑风险、人口遭遇负增长压力的广大三四五线城市,房价已接近顶点,未来一年左右可能是逃顶的最后机会。
2016年930后,中国广大三四五线城市的房价爆涨是没有人口与经济支撑的,因为时下中国经济正面临转型期,广大的三四五线城市正深陷转型的痛苦中,此外,中国人口的数量增长已见顶,在这种背景下,大量的三四五线城市正面临人口负增长压力,如时下各大城市抢人便是人口负增长的恐慌所致。
在人口与经济双双向下的背景下,这波广大三四五线城市房价之所以上涨,完全缘于棚改货币化背后的货币超发给强撑起来的泡沫式增长。
有人统计过: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立了楼市去库存战略后的2016年和2017年,因为棚户区改造,大约超3.6万亿资金涌入市场,主要是三四五线楼市;而2018年第一季度约3000亿,根据全年棚改目标,预计全年投放不会低于1万亿。
换句话说,2016年-2018年,因为棚改,央府向楼市投入了约四万亿天量资金,这些资金投向三四五线城市楼市。
在货币超发的强刺激下,2016年930后中国三四五线楼市房价暴涨声不断。但2020年中国的去库存便结束,届时已吹起来的广大三四五线城市,一无人口增长支撑,二无经济基本面支撑,便可能面临泡沫破裂的高风险。因此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一年,即在2019年年中之前,可能是这些城市投资客最后的逃顶期。


B,高杠杆的楼市投机客,伴随市场利率的上升,接下来面临现金流断链风险。
在强调控下,时下高杠杆的投机客,在美元不断加息,导致全球各国进入加息期,中国的市场利率也在不断走高。在此背景下,楼市投资客必然适当控制杠杆率,将杠杆率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否则可能面临家庭现金流断流的风险。
C,概念炒作的城市楼市,在大风尚在吹之时,赶紧抛房走人,否则未来可能深陷其中,面临难以逃难的风险。
时下的中国楼市炒作,已越来越像A股的概念炒作了。各地楼市充满了“苹什么”、“蒜你狠”式的概念炒作。
一个五线城市,当地政府为了配合房企炒房,规定不买房不让小孩上学。值得注意的是,这波三四五线的炒作,背后的主要炒作庄家是当地政府。
这种接近于疯狂的概念炒作,如果短期内及时出逃,也可能给投机者带来一些投机收益,但如果错过出逃的机会,最后就会大概率变成最后一棒的接盘侠。

事实上,目前全国200个县城房价已超过9000元,如山东聊城的房价正奔15000元而去之际,可以确定的是,这波三四五线的非理性上涨,房价已在顶部区域。正是逃顶的最后机会期。
瑞信董事总经理陶冬日前在诺亚财富2018首届粤港澳湾区论坛现场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全国房价呈现一线城市表现平稳,二、三、四线城市上涨的特征。目前三四五线房地产已经呈现了明显泡沫化的特征,调整只是迟早的问题,但是具体什么时间会调整,目前还不好判断。
当年“蒜你狠”、“苹什么”等炒作中,当泡沫破裂后,多少家庭的财产被洗劫一空。这样的剧本也必然会在2020年后的中国三四五线城市楼市中呈现出来,只是猛烈度至少提升八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