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突然毁约,中国一招破局暗藏刀光剑影!


据路透社5月28号报道,由于市场预期主要产油国可能放松限产,导致国际原油期货暴跌,中国原油期货暴跌5%,WIT原油盘中重挫3%破66美元每桶,布伦特原油暴跌2%。其实,在笔者上篇文章发表的次日也就是5月25号,国际油价已经开始下跌,由于沙特和俄罗斯两国准备放宽减产举措,国际油价应声大跌,布伦特跌近3%,WTI跌4%。

上篇文章中,笔者提到美元与油价的关系,但没有系统论述油价问题,很多读者在后台留言质疑油价与其背后的涨跌逻辑。遵循不破不立的原则,笔者首先驳斥以下几个常识性错误,这些错误的认识极其容易干扰对原油期货走势的判断。

第一个错误观点认为,油价持续上涨对美国极为有利,因为美国于2018年已经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石油第一大生产国,按照统计显示的日产1000万桶的产量,仅仅按油价从50美元到80美元的上涨幅度,美国就可以获得约1095亿美元的巨额利润。但是,美国在2016年和2017年的石油日出口量仅仅分别为60万桶和150万桶。

为什么呢?因为大家在注意到美国作为产油大国的同时都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2016》等资料显示,美国2016到2017年的原油消费量都在每天2000万桶左右,2000万桶的日消费量减去1000万桶的日产油量,美国每天石油消耗还有1000万桶的缺口,而事实上美国目前也确实一直在大量进口石油,直到2017年其石油进口才被中国超越。

这笔账大家可以算得到,美国每天1000万桶日消费量缺口,随着油价上涨美国全年需要多支出多少金额才可以维持原油消费,而如果油价从50美元继续上涨到专家预言的100美元每桶,则美国全年需要多花约1825亿美元的天量资金进口原油,这笔巨额支出无疑会进一步加大美国的贸易逆差。所以,请问油价上涨对美国的利好在哪里?

认为油价上涨利好美国的认识是建立在美国对外出口增长的基础之上的,实际上美国虽然跻身世界石油第一大生产国,但还不能实现对国内原油消费的完全自给自足。

有人说,依其充足的原油储备量,美国完全可以在油价上涨的背景下迅速将现在的1000万桶原油生产能力提高一倍,相当于要让美国原油产量短期内再造一个俄罗斯的出口量,这可能吗?事实证明,美国原油进口量占美国消费量的比例已经从1973年的35%提高到了现在的40%。
其次,大幅增加产量需要全面提升美国目前落后港口的对外出口能力,需要增加铺设油气出口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资。但是,我们看看特朗普一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吹了16个月了现在都还没影呢。最要命的一点是中国计划未来将全部石油进口采用人民币结算,请问一直持续打压人民币国际化的美国会接受人民币结算吗?人民币结算将成为限制美国和沙特对华石油出口量的天花板。

第二个错误观点认为,美国与沙特在石油市场是敌对关系,认为沙特原油与美国页岩油的竞争导致国际油价暴跌。首先,既然是敌对关系,同为石油出口国的美国应该就不会从沙特进口原油!就好比伊朗不会从沙特进口原油,俄罗斯不会从沙特进口原油一样。

实际上虽然美国原油进口以加拿大、墨西哥、委内瑞拉为主,但美国一直从沙特进口原油,沙特是美国第三大石油进口国,占美国石油进口总量的10%左右,平均每年进口在5000万吨以上,比2017年俄罗斯对华石油出口量还高25%。
其次,沙特原油的成本要远低于美国,运输成本方面,美国对亚洲出口还因受限于巴拿马运河的运力而不得不远绕好望角。美国声称自己与沙特能源市场竞争,无异于浙煤拉到山西与当地的煤炭竞争。
再次,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沙特萨勒曼家族为其提供5000万美元竞选经费,沙特分两次与美国签署7000亿美元军售大单,美国一直帮助沙特打击他的地缘和能源对手伊朗以及俄罗斯,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中东目前已经形成了美以沙对俄伊中的基本地缘战争阵营,政治上美国沙特明显一丘之貉,而且沙特一直是美元结算原油的坚定执行者,请问何以见得美国与沙特是石油市场的敌人?

第三个错误观点是本轮油价上涨是美国主导拉升的。逻辑上,美国出口原油本身就让已经过剩的能源市场进一步过剩,增加供应会打压油价这是常识,美国首次炒作原油出口是2014年6月,导致当时的油价从112美元每桶应声暴跌;

2016年6月美国首次对中国出口原油,油价从当时的48美元在随后一个月跌到42美元。美国每次原油出口的预期都会导致油价暴跌。请问这是在拉升国际油价吗?如果美国要拉油价只需要宣布进一步增加进口即可,何须反其道而行地炒作出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