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三场战役,各国遭绞杀!中国赢20年国运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新兴市场国家挽起袖子发出了挑战,旧世界的奴隶主端坐在王座上保持着最后的尊严,珠玉洒落,战争和一切悲剧从王冠上掉落人间…

—— 美.彼德逊(Richard Peterson)


十八年前,当人类文明正式迈入新的千年之际,著名国际战略学家基辛格博士便坚定的以“change”(变革),为新的世纪命名。

对于“旧世界”的金融寡头而言,这并不算一个好消息。

55年前,凭借着二战的胜利,以美国十大财团为首的西方金融势力,完成了对世界的重新瓜分,从美国的华尔街,到英国的金融城,从香港的证券交易所,再到日本的国际金融中心…

中国成为了他们工厂的“奴隶”、南美为他们带来了充足廉价的矿石、东南亚出产了最优质的橡胶、中东为他们的出行提供石油,非洲则奉献上了萦绕着冤魂的尸骨。

战争在金钱作响里积蓄着血泪、政治围绕着既定的秩序循序跳转,在资本的狞笑中,恶魔用皮鞭抽打着世界…

他们渴望维持现状,他们憎恶一切“变革”!

世界的真正主人:金融寡头

到2016年,包括流通货币和固定资产在内的世界总财富,已经超过了267万亿美元(约价值:1708万亿人民币)。

267万亿是什么概念?

倘若换算成黄金,它将是一块棱长65米的巨大正方体,倘若将他平均分配,全世界的所有家庭都将跻身百万行列…

但是如此巨量的钱财,其中的46%却被1%的人所据有,而这1%的人的全部财富命脉,理论上都会受到了85人的强力支配!

他们是全世界最富有的85人,他们的财富数额至今是个谜团,有人说是90万亿,有人说其实不过人类总财富的1%(2.67万亿美元)。


然而,他们的力量是不容置疑,85人背后耸立的一个个财团的影响力,真实存在:政客通过军队控制了世界,财团用金钱成为了政府的主人,他们的每一次发怒,都会引起世界的震颤!

1963年11月22日,在达拉斯的演讲中,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身亡,在官方的宣告里,古巴人李·奥斯瓦尔德是唯一的刺客。

然而分别从肯尼迪背后和一侧射来的子弹,又如何能是一人所为?

3天后,“凶手”被狱警擅自枪杀

3年后,18名目睹事件经过的“证人”全部意外死亡

遇刺当天,枪声响起前40秒便弯腰隐藏车内的副总统林登,以及被提前告知远离总统的摩托卫队,无不向世人昭示着这场谋杀总统的阴谋!

众所周知,肯尼迪上任干了两件大事:1、削减东欧抗苏前沿美国军备;2、提出“星球大战”计划,强调太空战与导弹战。

首先可以肯定,“摩根财团”脱不了干系!原因很简单,削减东欧军备,直接遭受损失的就是当年几乎承包了美军地面装甲和空中力量的克莱斯勒和格鲁曼飞机制造,这两家公司,都属于摩根财团。

摩根的愤怒,自然在肯尼迪的预料之内,他有自己的对策:

他将“星球大战计划”的万亿美元预期订单,分配给了专职于航天飞行器制造的特克斯特隆公司,以及专职于导弹、火箭制造的马丁.马里埃塔公司。他们,分别从属于波士顿财团以及洛克菲勒财团!

在两大财团的加持下,肯尼迪顺利挡住了“摩根”的压力,在7月19日的日记中,肯尼迪自豪的宣称:为白宫的决策独立,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方向。(暗指通过平衡手段制衡财团)

但是,自鸣得意的肯尼迪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美国用以维持西方阵营经济秩序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需要依赖军火回流美元来解决“特里芬难题”的!

什么是“特里芬难题”?简单的讲,就是随着战后西方经济商贸的发展,作为国际流通的美元需求量,必定是不断上升的,而为了满足需求保证足够货币流通,美国就必须印发更多的钞票,而短期内,美国黄金储备的增长必定是跟不上美元增长的。

这意味着布雷顿森林体系规定的:1盎司黄金(约合28.34克)=35美元的兑换额度,就是不足值的空头承诺。

这个问题被称为“特里芬难题”,而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当年的美国选择了利用苏联所带来的恐惧,向盟友倾销军火来回流美元,但是肯尼迪一顿操作,直接切断了美元的回流通道!

要知道,布雷顿森林体系那可是美国取代英国金融霸权的胜利果实!哪怕你有两大财团站台,但是在摩根的带领下,其余七大财团会饶过你吗?

肯尼迪死的冤吗?不冤,他忘记了谁才是真正的“老板”。

事实上,透过“肯尼迪遇刺”,戎评只是为了向大家传递这样一个基本观点:一切的政治、军事乃至社会震荡,其本质都是因为握着“钱”的人在背后搞鬼,所谓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杀总统也好,骂总统也罢,对于早已完全掌握了全美,乃至整个西方社会政治、经济、社会舆论,以美国十大财团为首的旧世界金融寡头,那都不叫“精彩”!在近20年的时间里,这群旧世界霸主,针对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所展开的绞杀,那才叫一个拍案惊奇!

以“人权”之名

1986年,美国以“抵制南非种族隔离制度”为由,启动了针对南非的撤资行动。在英、法、德、日的跟进下,一夜之间丧失了巨额外资的南非市场,陷入了本币通胀的艰难境地。

从表面上看,这场打着“消除种族歧视”幌子的制裁,简直就是上帝都要赞美的“正义”举动!但是在外衣下,所谓的“制裁南非”,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

首先需要提及的是:早在26年前,也就是1960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便已经开始了所谓的“南非撤资”,但是在长达26年的时间里,这群“正义绅士”却坐视“种族歧视”蔓延,按兵不动。

两个关键节点:1960年、1986年。

1960年1月,南非的制造业升级计划出炉:电子科技、军工化学、汽车制造被列为重点发展方向。

3月,南非泛非主义者发动了50万人大罢工,白人当局在打死200多人,逮捕近2万人之后,平息了这场暴乱。

南非“种族歧视”由来已久,前5年,这样的事情发生了3次,联合国数次谴责,西方各国均无动于衷,但是偏偏在南非的工业升级计划公布之后,美国开始关注“种族歧视”了!

当然,这种关注更多的还是流于“形式”,毕竟南非的市场还握在手中,工业“升级”威胁,还只存在于未来。

但是谁也没想到,30年不到,南非的工业GDP占总产值便达到了40%,南非彻底转变为了一个工业国。

1984年,美国通用汽车出口南非份额萎缩至1.5亿美元,不足1960年的十分之一;

1986年,英国帝国化学工业出口南非的化学制剂,遭到南非本土企业强势驱逐,两国险些酿成外交事件;

1986年的驱逐事件是个引子,在本土制造业已颇具实力时,南非当局的态度宣告了欧美财团败退倒计时,而雄心勃勃的南非洲工业强国,更是不符合欧美金融框架下的全球利益。

于是,搁置了26年的“撤资计划”在人权的外衣下被重新启动,在累计48%的市场通胀逼迫下,时任南非总统的彼得·威廉·博塔最终在英美的指名中,释放了一批“黑人”政治犯:这其中,便有着后来被誉为“世界圣人”的曼德拉。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在欧美财团的影响下,对治理国家并不精通的曼德拉被扶上总统的宝座,在完全放开金融市场、盲目补贴外资,加征本国企业税收、盲目去工业化等诸多作死后,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发达国家的南非,硬是被玩成了欧美商品倾销地的三流国家!

如今,贩毒枪击不绝的南非被欧美誉为“人权楷模”,而丧失了几乎全部重工业的矿产输出国,天自然是湛蓝的…

今昔何其相似!人权、环保、去工业化、开放金融市场,如今当中国面对西方递上的“慈爱”毒汤时,又该是何种态度?

戎评还是那句话: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如果你不能从他们的善意中看到陷阱与圈套,那么一定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蛇鼠终究一窝

1982年,阿根廷和英国在马尔维纳斯群岛爆发了一场高烈度局部战争,最终:这场新兴市场国家挑战老牌金融帝国的战争,以前者的失败而结束。

或许有读者注意到了,戎评用了一组对比:“新兴市场国家”与“老牌金融帝国”。

是的,如果说前文提到的“欧美”财团联合绞杀南非经济,还显的含蓄模糊的话,那么英阿马岛之战中的老牌金融寡头与新兴市场国家之间不可弥合的鸿沟,是如此的清晰!

如今,世人只谈当年阿根廷为转嫁国内政治危机的开战原因,而对于到底是什么促使阿根廷敢于“单挑”英国,却少有人提及。

鲜为人知,即使到马岛战争美国动用卫星引导英国导弹攻击的前一刻,阿根廷总统加尔铁里依旧痴信:美国要么会介入调解,要么保持绝对的中立!

强大的自信心来源于哪里?

1979年,美国务卿基辛格公开表示:美国支持阿根廷式的“威权政府”;

1980年,美国对阿根廷全面取消武器禁运,美阿走向军事合作;

1981年,美国在世界银行要求其他国家同意解除对阿根廷的贷款禁令;

事实如此:于美国而言,无论是从政治合作还是地缘战略角度讲,当年的阿根廷都是不可舍弃的一环。

但是结局出乎意料:当英阿战争爆发后,不仅美国在第一时间积极为英国提供后勤支援和卫星侦察,整个欧共体及北约,更是对阿根廷实行最严厉军事禁运和经济制裁:

阿根廷向法国达索订购的“超级军旗”战机被拒绝提交、向美国雷神订购的“雷达”订单被无限期冻结,整个西欧的金融渠道对阿根廷关上了大门!

最终,加尔铁里败了,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合绞杀下,这个自认为看透了地缘政治的的“投机者”败的如此彻底!

冤枉吗?不冤,

从普通人层次看,发动了马岛战争的加尔铁里是睿智的,他明白了军事是为政治服务,但是作为一个总统他又是愚蠢的,他不明白政治归根结底还是为经济服务的,美国的全球霸权,说到底还是金融霸权,而作为美国全球金融霸权体系中堪称锚定角色的英国,又如何是地区战略棋子的阿根廷可以媲美?

旧世界金融集团,说到底就是群一荣俱荣的强盗分赃集团,或许在小利面前他们矛盾不断,但是倘若据此我们就天真的以为可以通过所谓的“政治手腕”进行分化甚至瓦解,那就显得实在太过幼稚!

因此,阿根廷的“失败”对于今日中国而言,可谓具有“战略式”的警醒作用,新旧金融阵营尚且鸿沟分明,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天然对抗,注定了一切的金融“妥协”都是自我毁灭的开端。
我们可以合作,但是一切合作的前提必须是为更好的斗争积蓄力量,要么毁灭他们,要么被他们毁灭,除此以外,没有第三选项!

不一样的97“亚洲金融危机”

如今每当提及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几乎所有人得到的答案都会是:“索罗斯”定点狙击泰铢,在共振效应下引起的局部金融危机。

然而对于这种观点,戎评则不以为然,很简单,一个巧合或许是偶然,但是无数个巧合联结下的又是什么?阴谋罢了。

没错,在戎评看来,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其本质上不过是传统金融集团针对中国新兴市场而展开的定点绞杀,至于所谓的主角“泰国”,不过是一个被抓来做药引的可怜人罢了。

不可否认,1997年是一个敏感的年份。

这一年,中国上海浦东的陆家嘴金融区建立已经第7年,而逐步完成产业升级的日本,放出了最后一批电子半导体产业;

对于当年的我们而言,能否承接住来自日本的产业转移,是中国接下来20年产业升级的关键,但是刚刚建立不过几年的上海金融中心,显然难当大任!

事实摆在眼前:我们需要一个体量巨大,足够支撑完成产业转移资本运作的金融中心。

当年,整个亚洲除了日本东京以外,剩下的恐怕也只有香港!

因此,香港带回来的只是“国土完整”吗?不,香港带回的是中国未来20年的产业升级!

对于这一点,以英美为首的旧金融集团虽心知肚明,但他们是无力的:

不过短短十余年,仅仅承接了第一次产业转移的中国便已经拥有了挑战西方二级秩序的能力(指澳门回归、香港回归及96年台湾诉求),倘若继续纵容实力膨胀,不出20年,现有西方为主的世界秩序,必将遭到挑战!

因此,要想阻碍一切的发生,唯有打掉中国赖以产业升级的“金融中心”—香港。

显然,香港的回归是不可阻碍的,正如邓公所说:中国人穷是穷了一点,但打仗是不怕死的!

因此,在1984年《中英香港问题联合声明》发布后,以港英政府为首的西方资本便开始着手削弱乃至掏空香港的亚洲金融自由港地位:

1985年,以英国巴克莱银行为首的香港银行业楼市按揭利率下调10%;

1989年,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动工,标志着香港城市基建狂热兴起;

1990年,摩根大通更是向香港注资1700亿;

自此,在市政建设狂潮和银行低利率及热钱的三重影响下,1985年-1997年短短12年间,香港楼市价格翻了整整9倍!

10年蛰伏,以英美为首的欧美资本将香港楼市高高的吹起,在疯狂膨胀里,泡沫不仅吞噬了大部分香港市民的血汗,更是囊括了祖国发展翘首期盼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1997年3月2日.阴。

泰国央行有关资产质量欠佳的消息,被递到了一位年逾七旬的老者手上,在拨通了华尔街的电话之后,一场蓄谋十年,参与财团达18个的“金融大绞杀”,正式启动….

自此,中国正式摆脱了新兴市场国家随西方经济兴衰的“共振”怪圈,在全世界的新兴市场国家惨遭绞杀的惨烈下,中国浑身鲜血的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未来!

后记:大分流,决战1997!

2018年5月19日.贝德福德乡村庄园。

年迈的索罗斯蹒跚的朝着象征自己一生荣誉的“货币墙”缓缓走去,在灯光映射下,他那布满皱纹的眼角,投射出道道锐厉的寒光!

美元、日元、英镑、泰铢、马来西亚林吉特,印尼盾….

在时间的顺序排列下,每一张货币,都代表着一场战役的胜利,在兴奋而潮红的面庞下,索罗斯痴醉的回顾着自己辉煌的一生…

然而,骄傲在醒目的1997下戛然而止。

不甘心啊!整整18个财团参与的“必胜之战”,7万亿美元游资的猛烈打击,我们扰乱了整个东南亚,我们甚至让台湾也站到了我们这一边,他们市失守、股市失守、却唯独金融中心的地位如堡垒一般傲然屹立!

不,香港没有这样的力量,是他,是那个靠着做衣服、卖鞋子起家的红色乡巴佬!

他们满脸鲜血狰狞的拿出一切拼命,我们怕了,我们败了,我们最后一次扼死他们的机会,失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