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猪心脏移植人体,专家提醒“要慎重”

【环球时报记者 樊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当地时间11日在官方声明中表示,一名57岁的男子于7日接受“基因编辑猪心脏移植手术”。在手术3天后,该男子的身体状况仍然良好。“这是全球首例人类成功接受猪心脏移植”。然而在外界为这项重大医学突破而欢呼的同时,中外业内专家都发出了“要慎重”的提醒。

马里兰大学研究人员展示移植的基因编辑猪心脏。

马里兰大学研究人员展示移植的基因编辑猪心脏。

最关键突破在哪里?

报道称,这场手术由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外科医生团队实施,历经7小时后,将一颗经过基因编辑的猪心脏移植到了病人大卫·贝内特的体内。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表示,贝内特如今正处于康复期,并受到医疗团队的密切监测,以判定植入的新器官的运作情况。目前尚不能确定这个移植的猪心脏是否最终真的有效,但移植手术的成功标志着科学家们朝利用动物器官拯救人类生命的努力迈出了重要一步。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心血管病医院院长、心外科专家刘金平1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看来,这次手术将猪心脏移植到病患身上并开始正常工作,从手术结果而言是成功的,但从长期来看,术后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这颗移植入人体的猪心能在人体发挥多大的作用,是否会带来新的问题都还需要观察。

刘金平介绍说,这次心脏移植手术的最大突破就在于它利用基因编辑技术解决了异种移植出现的超急性排斥反应问题。人类此前进行过多次异种移植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主要原因就在于患者身体对移植的动物器官会产生抗原抗体反应。“做心脏异种移植首先需要克服的就是超急性排斥反应,猪心脏细胞中存在阿尔法半乳糖苷酶,人体内天然存在针对它的抗体,一旦猪心脏移植到人体,人类抗体会迅速地识别并攻击猪心脏,移植的脏器在几小时之内就被‘摧毁’。而美国研究人员通过基因编辑技术,去除了猪心脏细胞中的这种物质。”

美媒报道称,为了成功将猪心脏移植到人体内,美国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将会导致人类排斥猪器官的3种基因“移除”掉,一种导致猪心脏组织过度生长的基因也被“删除”。此外,研究人员还将与人类接受度有关的6种人类基因植入猪的基因组,这只用于器官移植的猪总共进行了10次基因编辑。

为何要“舍近求远”

据了解,人类对于异种生物器官移植的相关实验可追溯至17世纪。人类早期的研究都是聚焦于从灵长类动物身上取得器官,例如1984年美国一名外科医生就尝试将一颗狒狒的心脏移植到一名女婴身上,但这名婴儿仅存活了20天。

对于这次“舍近求远”,并不是从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物身上,而是从猪身上寻求替代器官的尝试,刘金平解释说,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猪的心脏大血管在解剖学和生理学指标上与人类脏器匹配度最接近,其次是因为猴子等灵长类动物体重较小,而人类体重较大,一些灵长类动物的心脏无法负担人体的运转。再者就是猪的繁殖力很强,一旦解决相关生物医学问题,能给人类提供的器官很多。

刘金平表示,目前看来,未来将经过基因编辑的猪心脏移植到人体有两大应用前景。首先是在可供移植的人类心脏数量极其有限,以及人工心脏价格昂贵的情况下,猪心脏的大量供应能保证可用于移植的心脏器官更易获取。其次就在于它的应急使用,“在心衰患者需要救命的情况下,如果既没有找到适合用于移植的人类心脏,又无力支付人工心脏昂贵的费用时,可以紧急移植猪心脏用来维持患者生命。”

仍面临很多风险

然而这项技术目前也面临着诸多质疑,“器官共享网络”首席医疗官戴维·克拉森博士认为,这只是探索异种移植是否最终可行的初步尝试。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阿特·卡普兰也表示,现在说心脏移植成功还为时过早,如果贝内特几个月的生活质量都很好,这个说法才能成立。此外,卡普兰还认为伦理道德层面的问题也应当被考虑进来,该手术应用的基因改造技术可能会“触犯”医学伦理的“禁区”。

刘金平也认为,这项新技术的美好前景与复杂风险是并存的。一旦这项技术大规模应用,首先就面临着复杂的伦理问题,“把猪心脏移植到人体,这也许只是一个开端,如果将动物的肾脏、肝脏、肺等器官也用于人体的器官移植,那么未来我们将如何界定这个人的属性呢?这首先是个伦理问题,我们人类能否接受这种改变?”

刘金平还警告说,进行跨物种器官移植的手术后,面临疾病和病毒的传播风险。“艾滋病等都是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疾病。许多动物身上还有人类不知道的病毒,究竟有多少种病毒隐藏在猪身上,谁也不知道。在这个未知领域到底有多大的危害,现在还不好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