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次为何不含蓄了?态度十分坚决!

哈萨克斯坦发生的大规模骚乱,基本上已经被平定。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日前在宣布“哈各地区已基本恢复宪法秩序”的同时,还专门提到对中俄等国给予哈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

1月7日,中国国家 总统向托卡耶夫致口信,强调“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势力破坏哈萨克斯坦稳定、威胁哈萨克斯坦安全,坚决反对任何势力破坏哈萨克斯坦人民的平静生活,坚决反对外部势力蓄意在哈萨克斯坦制造动荡、策动“颜色革命”,坚决反对任何破坏中哈友好、干扰两国合作的企图”。

这四个“坚决反对”,可以说展示了中方旗帜鲜明的态度。

而且,口信中还提到,“中方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帮助哈方渡过难关”。

那么,哈萨克斯坦这个中亚国家和中国有何特殊渊源呢?

中国的明确态度背后,又有着哪些考量?

1

在四个“坚决反对”中,前面三个其实从某种程度上已经反映出这次哈萨克斯坦突然发生的大规模骚乱,背后的原因是很复杂的。

哈政府在关键时刻果断采取有力举措,迅速平息事态,确实相当不容易。

哈萨克斯坦是中国西北部的重要邻国,与中国的新疆接壤。

近年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两国间的交流越来越多。

尤其是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进一步推动,哈萨克斯坦,这个有着“亚欧大陆交通岛”之称的中亚领土大国,其对中国之地缘价值骤然提升。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稳定、安全的哈萨克斯坦,对中国来说意义非常重大。

为什么说这次哈萨克斯坦发生的大规模骚乱,背后原因很复杂呢?

一方面,从哈政府方面公布的情况看,骚乱中暴力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数量庞大。

托卡耶夫在全国电视讲话中表示,有大约2万名匪徒参与对阿拉木图的袭击。

这还仅是一个城市一个地区遭遇袭击的匪徒数量。

根据1月9日最新消息,据哈萨克斯坦内务部统计,在该国骚乱中,哈萨克斯坦全境共拘捕5135人。

另一方面,从被捕的匪徒和恐怖分子来看,其中有很多是外国公民,这就直接指向了“颜色革命”。

据哈媒体报道,有幕后黑手在境外遥控指挥骚乱活动,而且这些幕后黑手或相关组织,向来自外国的匪徒和恐怖分子支付了报酬。

哈国代理内务部长叶尔兰·图尔古姆巴耶夫9日表示,1月6日至7日,约300人在哈萨克斯坦试图越境时被拘捕。

这些人试图乘汽车或步行越过国境,哈内务部行动人员从他们身上发现了枪支和手机及大量货币,其中既有本国货币又有外币。

目前,哈萨克斯坦内务部正在确定这些匪徒和恐怖分子的身份,以及他们隶属于哪个组织。

结合之前哈萨克斯坦境内活跃着近2万个非政府组织(NGO),“颜色革命”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

试想,如果哈萨克斯坦变乱了或者骚乱态势短时间内无法得到遏制,因其紧邻新疆,骚乱带来的负面效应必然会外溢,“颜色革命”的触角甚至会伸向新疆。这对中国来说,当然是非常重大的隐患。

此外,在哈国这次骚乱中,那些匪徒和恐怖分子都持有武器,非常危险。

比如说,从在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拘捕的激进分子手中,哈政府缴获了自动步枪、狙击步枪、手枪等。这还只是一个州。

哈内务部透露,那些持枪歹徒在城市街道上乱开枪,杀害警察、军人和普通公民。暴徒洗劫了商场、金融机构,砸开了ATM机。

如果不出重拳挫败甚至消灭这些武装暴徒,很可能会给中国带来潜在的威胁。

2

正因为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是近邻,所以两国之间还有着非常密切经济贸易往来和利益关系。

中哈友好交往实际上在古丝绸之路时期就开始了,而新世纪“一带一路”让两国关系迎来了新的发展。

1992年,中哈贸易额仅3.68亿美元,2021年1月-11月,这一数字已达229.4亿美元,增长超60倍。

目前,中国是哈萨克斯坦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仅次于俄罗斯),也是哈萨克斯坦第二大出口目的国(仅次于意大利)和进口来源国(仅次于俄罗斯)。

中哈项目交流频繁,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企业在哈萨克斯坦新签承包工程合同241份,新签合同额53.57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9.82亿美元,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4164人。

中哈两国都是上合组织的成员,在各个领域有着广泛的合作,哈萨克斯坦的快速发展离不开中国的支持。

在能源领域,哈萨克斯坦是石油、天然气和铀等自然资源的主要生产国,我们还拥有大量的土地开发农业大宗商品,而这些都是中国迅速发展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商品。

从更大范围的互联互通来看,哈萨克斯坦是中国一个重要的陆地邻国,因而大量的商品不需要通过海运。

比如说,单以贸易路线来说,中国与欧盟之间最近距离的贸易路线就途经哈萨克斯坦,通过简化铁路货运线,中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运输时间可以从30天至45天缩短到10天至16天。

这对高成本的贸易项目来说是控制成本的一个重要因素。

正因如此,中国的商品大大降低了成本。

更好的是,这种贸易路线完全是以陆地为基础的,不用通过海洋,不确定因素大大减少。现在的贸易路线对哈萨克经济的发展也是非常有利的,作为中转站,可以获得不小的收益。

目前来看,这场骚乱给哈萨克斯坦的社会和经济都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据哈萨克斯坦Atamenken商会的消息,截至1月7日这场骚乱已造成872亿坚戈(约合人民币12.75亿元)的损失。

其中绝大多数损失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达858亿坚戈。哈萨克斯坦10个地区848处商业主体和1021处设施受损,其中阿拉木图有789处商业主体和950处设施受损。

试想,如果哈萨克斯坦一直乱下去,不仅中国的投资项目可能会受到巨大冲击,中国派往哈萨克斯坦的劳动人员的人身安全也可能受到威胁。除此之外,哈萨克斯坦作为“一带一路”中转站的角色也可能将明显下滑。

而且在能源方面,也会影响哈萨克斯坦的出口。

3

目前,哈萨尔斯坦平乱大局已定。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认为,在整个骚乱及后续过程中,中国有几个点值得说:

第一,作为兄弟邻邦和永久全面战略伙伴,中国从未介入哈萨克斯坦内部事务,而是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体现了作为大国的道义和朋友的信义。

第二,哈萨克斯坦是“一带一路”的首倡之地和重要支点,其政治稳定对我国西部边疆安全有重要意义。

第三,目前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油气投资占哈油气产业的1/4,中国1/3的天然气进口管道过境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安全同样对中国意义重大。

第四,此次骚乱,西方国家及土耳其有明显介入迹象。中国出于以上几点考虑,需要旗帜鲜明地支持哈政府维持国家稳定,反对外部势力制造动荡、策动“颜色革命”。

第五,目前,今日俄罗斯(RT)女总编辑已经向哈方提出包括承认克里米亚,将俄语列为第二国家语言,驱赶反俄的非政府组织在内的6项条件,看起来俄需要的是“有条件的付出”。

未来,哈萨克斯坦在外交上有没有可能“亲俄反美”,目前还有一些不确定性,我们也有必要提前做好准备。

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教授朱永彪认为,此次中国态度非常坚决,反映了对西部边疆地区稳定的高度关切。

我们在掌握了比较充分的信息之后,对事态做了精准和科学的判断。同时作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大国,建设性地积极关注周边事态,这既是原因和体现,也是结果。

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国家当中影响力最大的国家,也是与中国合作最密切的国家,是与“一带一路”对接最紧密的国家之一。

我们通过这次事件看到,随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推进,中国在海外利益的不断延伸,要格外警惕对外合作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警惕一些域外国家在国家周边邻国的举动,对我国利益产生次生影响。

同时,我们也要做好当地民间的基础性工作,保证无论经历什么风雨,中国与当地的合作和民间基础不会有太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