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被搞糊涂了!这几年,中美换了一个角色扮演

最近这几年,总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美国已不再是原来的美国,中国也不再是以往的中国。以至于不少朋友都感慨,好像中美悄悄换了一个角色。

换了角色,当然只是概括的说法。必须要指出的,以前的中国,肯定不是美国那样的糟糕,只是美国,感觉彻底变了。

这里有太多的例子。

比如前几年,我们从新闻中听到的.

美国领导人:从今天起,只有美国第一。

中国领导人: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

美国领导人:一个国家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于本国公民,购买美国货,雇用美国人。

中国领导人:中国希望与世界共繁荣,欢迎其他国家搭中国发展的“快车”、“便车”。

特朗普下台了,拜登有改变吗?

微小的改变,但实质仍差不多。不然,法国也不会发现,“美国回来了”,原来是回来抢法国的潜艇大单了,以至于气得200年来第一次召回了驻美大使。

这还是原来那个自信的美国吗?

我们没看到,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更自信的中国。

所以,也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幕。

美国退出了TPP,留下日本等一堆小伙伴目瞪口呆傻傻站着;

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让欧洲气得大骂特朗普不顾子孙后代死活;

美国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赖账5亿美元这种办法也真是绝了;

美国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最注重人权的国家不想提人权了;

美国退出了万国邮政联盟,理由是优惠邮递费便宜了中国的淘宝卖家……

中国呢?

中国参与组建了RCEP,世界最大自贸区诞生;

中国还在申请加入CPTPP,积极态势全世界都看到;

中国参与巴黎协定,为世界气候大会取得成功作出了贡献……

一句话,中国在积极融入国际社会,还提出了一带一路、全球发展倡议等公共产品;美国却是退群退群又退群,嚷嚷着:这个不公道的世界,老子不干了。

当然最大的变化,可能还是最近两年的全球抗疫斗争中。

当初武汉疫情最紧急期间,全世界都为中国担忧,看到一些人还嘀咕:如果美国发生这样的疫情,可能早就处理好了。

结果呢?

恰恰相反。

中国最终取得了武汉抗疫的伟大胜利。

过去两年,虽然也有零星疫情,就像现在西安疫情这样,但我们都清楚,中国不会再重复武汉的情况了。

美国却浪费了中国抗疫赢得的宝贵时间,一次又一次成为疫情的震中,很多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以至于尸体都不得不存放在冷冻车上。

这可能是过去两年最具有讽刺性的一幕: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一个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一个世界上医疗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却成了世界上感染人数最多、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最应该成功的,却最失败;最不可能成功的,却取得最好结果。

以至于更厉害的奥密克戎变种袭来,世界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全世界都紧急行动起来,中国人却格外淡定。

为什么?

因为我们知道,现在病毒是撼全世界易,但撼中国难,虽然出现了零星疫情,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但按照经验,一些天后应该就会平息;全世界充满恐惧,因为大家心里没底,害怕又来更厉害的一波。

现在,西方一些国家,已经是第五波严重疫情了。

美国的新冠死亡数字,也已经超过了80万。那是曾经有血有肉的80多万人啊,背后是多少绝望的家庭。

(二)

为什么会这样?

我总觉得,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领导人的格局不一样。

真的不一样。

比如,当年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领导人列举的三个不满:

第一,会费在不断增加(我就是想赖5亿美元了);

第二,改革没进展(我的话没人听了);

第三,对以色列有歧视(竟然这么欺负我的小弟)。

说起来,这也不是美国第一次退出教科文组织。

1984年,冷战正酣时,美国总统指责教科文组织在意识形态太亲近苏联,退出了该组织;2003年,美国才重新加入教科文组织,但十多年后,又退出了。

只能说,现在的美国,越来越输不起,越来越自私。

所以,也难怪在整个抗疫期间,美国的德先生和赛先生,感觉好像都出国了。

以至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曾发表长篇声明,对美国退出表示“深切遗憾”,她连用了六个“我相信”:

我相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进脱盲和教育公平的工作,是美国人民所共同赞成的。

我相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新技术促进学习的努力,是美国人民共同赞同的。

我相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促进科技合作,推进海洋可持续发展,是美国人民共同赞同的。

我相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促进言论自由并保护记者安全的努力,是美国人民共同赞同的。

我相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促进妇女权益,让她们成为改变者、和平缔造者,是美国人民共同赞同的。

我相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增强社会应对紧急状况、灾难和冲突的能力,是美国人民共同赞同的。

中国呢?

别忘了,几年前,中国领导人在教科文组织发表的那篇世界瞩目的影响:

雨果说,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对待不同文明,我们需要比天空更宽阔的胸怀。

拿破仑曾经说过,世上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

格局高下,一览无余。

其实也不仅仅在教科文领域,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在全球发展问题上,我们都看到了类似的强烈反差。

另外,差别,还表现在魄力和情怀。

当初武汉封城,是世界上第一个超千万人口大城市的封城,势必对经济发展、对民众生活带来严重冲击。

这种决策,需要智慧,更需要魄力。

但回过头来看,如果没有当初的断然抉择,今天的武汉会怎样?今天的湖北会怎样?今天中国会怎样?

别忘了,中国还不是美国,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如果像美国那样抗疫,像美国那样的感染率,那意味着全国医疗资源彻底崩溃,最终必然是成千上万同胞的死亡。

还是那句话:关键时刻,霹雳手段,菩萨心肠啊!

我们的伟大抗疫斗争,真的避免了一场人类灾难。

中国“动态清零”的防疫举措,从某种程度说,应该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当然也有代价,但却是成本最低的。

不久前参加网络媒体论坛,钟南山院士就感慨说,西方国家常常宣传注重“人权”,最重要的是拥有个人自由的权利,在疫情的形势下,有不戴口罩的自由、有集会的自由、有不打疫苗的自由,造成了疫情肆虐,不断地反复出现大量的感染者及死亡……

中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