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为美捐80亿,称:中国缺钱不是我的错,现在如何了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有许多人看准时机,抓住时代发展的机遇,一举成为令人羡慕的富豪。

据《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统计,前一百中中国占了26人,而这其中,许多人选择“达则兼济天下”,比如众所周知的首善曹德旺,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获得了人们的一致好评与尊敬。

但有的富豪的行径却令国人费解,比如陈天桥,他在国内疯狂捞金后,慷慨地将80亿巨款捐赠国外。

人们质疑他为什么拒绝给国家捐款、用于本国科技建设时,他却自称:“中国研究缺钱不是我的错”,让亿万同胞对其失望至极。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当初对国内市场避之不及的陈天桥,现在却想回国发展,到底是什么让其发生如此大的反转?

传奇教父——陈天桥

1973年5月,陈天桥出生于浙江新昌,进入学校后,陈天桥展现了惊人的学习天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1991年,陈天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多数人梦寐以求的复旦大学经济系,并且仅用了三年时间修完了所有课程,被允许提前毕业。

毕业以后,陈天桥更是一路高歌猛进,被名企陆家嘴集团聘用。

陈天桥在该集团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曾担任下属公司的副总经理以及集团公司董事长秘书等高级职务。

五年后,他从陆家嘴集团辞职,加入了金信证券公司任总裁办公室主任。

本以为他会在这个职位上大展拳脚时,没想到还未满一年,他再次选择了辞职。

而这一次,陈天桥选择了创业,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90年代,互联网刚传入中国,人们对它知之甚少。1995年,马云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商业公司,随后在1999年创办了阿里巴巴并且收效甚佳,互联网这才被人们慢慢熟知。

陈天桥也看到了互联网产业蕴含的巨大商机,所以果断放弃了别人羡慕的职位,开始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之路。

同一年,陈天桥和妻子雒芊芊及其弟弟陈大年准备了50万,作为创业启动资金,在上海的一个小房子里创办了如今人人皆知的盛大网络。

他们最先选择向网络动漫产业发展,提出娱乐社区概念,并打造了第一个图形化网络社区“网络归谷”,这在当时非常新颖。

社区上线几个月后,注册用户超过了百万,中华网看到了其中的发展潜力,为其注资300万美元。

当陈天桥开始憧憬盛大网络的光辉前程时,动漫社区热度过后的惨淡景象,却给他们当头一棒,公司持续亏空,甚至一度濒临破产。

此时如果不能破釜沉舟的话,等待盛大网络的只有灭亡。

此时,彼岸的韩国网民正沉浸于一款游戏——《传奇》,这款游戏一出现,就在青年人之间风靡起来。

2001年,传奇在中国招收代理,正在寻找“求生之道”的陈天桥当然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

他们将仅有的30万美元用来获得《传奇》在中国的运营权,可谓是剑走偏锋、孤注一掷。

如果《传奇》在中国不像在韩国那么流行的话,陈天桥将会输得很彻底。

但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传奇》在中国推出后,中国玩家蜂拥注册,盛大网络用户一直持续上升。

在尝到娱乐互动游戏行业的甜头后,陈天桥趁热打铁先后拿下《新英雄》、《疯狂坦克》等网络游戏的代理权。

盛大网络迅速成为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的龙头企业,而陈天桥则是当之无愧的传奇教父。

令人震惊的“大手笔”

在游戏行业取得显著成就后,陈天桥迅速进军其他娱乐行业并且独占鳌头,他也借此积累了大量财富。

2004年,盛大网络在纳斯达克上市,获得了大量投资,陈天桥的身价也水涨船高地来到了88亿,年仅31岁的他,成了当时中国最年轻的首富。

但任何人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陈天桥也迎来了泰极否来的时刻。

《传奇》等游戏太过热门,导致太多人沉迷于其中而无法自拔。

有的学生因此荒废学业,成年人工作懈怠,社会上开始呼啸起对陈天桥的讨伐声,更有甚者将陈天桥称之为“电子鸦片”的引入者,盛大网络的发展也因此受到限制。

但前期的发展让盛大已经站稳了脚跟,所以即使受到一些人的抵制,也不至于再次面临生死危机。

陈天桥在中国的发展受阻,身体也出现了重大隐疾,便产生了移居国外的念头。

2010年,陈天桥带领全家移居新加坡,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外。

2015年,陈天桥再次出现在大众眼前,他变卖资产、疯狂套现200亿,然后定居美国。

之后一年便传来一个让人震惊不已的消息,据悉,陈天桥决定每年为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15亿美元用于脑科学研究,一共十年,共计80亿人民币。

此前陈天桥在国内也多次捐款,如汶川地震他捐款1000万元,但还不到他向美国捐赠数额的八百分之一,此次捐赠可谓是大手笔。

对比之下,许多人不免质疑,他为什么不把如此巨款捐赠给国内的脑部研究机构,促进国内科技的发展,毕竟他也是依靠国内市场才发家致富的。

然而陈天桥却回答:“中国研究缺钱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把球传给离球门最近的人。并且捐赠是无国界的,科学也是无国界的,如果研究取得进展那必将造福全人类,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错。”

诚然,陈天桥对于自己的财富有自由支配的权利,捐赠之事别人没有权利对其横加阻挠。

但其所说的“中国研究缺钱不是我的错”伤害了国人的爱国之心,难免受到他人的口诛笔伐。

同时,他似乎忘了一件事,科技专利的拥有者是有国籍的。

美国加州如果能研究成功对人类来说固然是一大幸事,但随之而来的就是高昂的专利转让费,甚至可能建立起科技保护壁垒,华为芯片被限制发展就是最好的印证。

由此看来,陈天桥捐赠美国之举,可能会带来一些潜在的危害,毕竟美国喜欢将任何事都冠以威胁国家安全之名,从而明目张胆针对威胁其霸权地位的国家。

反之,如果其向国内捐赠,也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皆大欢喜。

国外发展举步维艰

陈天桥将盛大游戏卖出后将其转型为投资集团,移居美国后,他购入了Lending Club公司的股票,此前,该公司的股票一直处于低迷时期。

根据《华尔街见闻》透露,陈天桥此举是因为,他笃信这是一个绝佳的投资时期,但后来就算Lending Club的股价有一定幅度的上涨,陈天桥最终还是亏损了约3132万美元。

原以为陈天桥会选择迅速脱离泥潭,但他却想从原地爬起来。

2017年,盛大集团再度购入Lending Club的股份,持股比例从原来的11.7 %到18.8%再到后来的20.2%,陈天桥也成为该公司单一最大股东。

盛大集团两度增持其股份,在一定程度上虽拉动了Lending Club的大盘增长,但还是阻止不了其市值缩水的必然结局,陈天桥也受到其牵连,损失颇多。

而在另一方面,陈天桥捐助加州理工学院成立的脑科学研究项目的研究进展并不是很理想,毕竟它是一个长期项目,短时间内想要取得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很难为陈天桥带来实质性的收益。

同样是专注于脑部科学,马斯克耗资一亿美元创立的Neuralink公司,此时却高调公布他们的研究成果:他们开发了一台拥有超强神经外科手术能力的机器——Sewing Machine(缝纫机)。

其能将微丝电极无痛植入人脑,电极能检测神经元的活动,甚至可以纠正大脑产生的错误电信号。

此项研究成果已经开始在动物身上开始实验,外界对此也十分关注。

陈天桥则表示:期待Neuralink进行人体实验时如何平衡该项技术在治病救人和大众商业应用之间的关系。

陈天桥斥巨资于该领域尚未获得重大突破,马斯克仅花费1亿美元,这其中的酸味不言而喻。

近年来,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美国由于前期对其不重视,没有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导致国内经济增速降至历年最低,许多在美发展的华人也深受其害,陈天桥便是其中之一。

再加上投资失利,陈天桥三年时间内亏损了750亿人民币,在国外发展举步维艰。

迄今为止,陈天桥在中国的富豪榜排名已经跌至了271名,身价也降到了14亿美元,不少网友对此拍手称快,称:善恶到头终有报。

“浪子回头”

正当美国乱成一锅粥时,国内因为疫情防控措施采取得当,经济仍保持较高速度增长,是许多投资集团的首选之地,在国外受挫的陈天桥因此也想要回国发展。

2020年,陈天桥此前创建的脑科学研究所TCCI向上海精神卫生中心投资5000万元,共同建立“人工智能与精神健康实验室”,促进中国在脑科学研究的发展。

此前,陈天桥顶着舆论压力也要将巨款捐往国外,现在又将5000万往国内投资,如此反复之举,不免让人怀疑其目的不纯。

陈天桥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如今回国必然是看中了国内的市场,想要再次捞金。

据有关机构研究发现,人类健康领域发展强劲,并且许多资本在该领域已经悄悄布局。

中国随着经济发展,人口结构也在开始变化,人口老龄化也在逐渐加剧。

陈天桥此次回国也是看准了中国健康领域的巨大潜力,并且他所专注的脑研究领域的许多成果可以应用于其中,两者的完美结合必然产生巨大的收益。

同时,TCCI也与腾讯达成合作,将开发一款可以进行认知评估和训练的游戏,以及探索如何将音乐用于脑治疗等。

有相关人士透露,陈天桥还曾将目光放在跨境电商行业。

潮租社是目前很火的淘货手机软件,为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公司所有,陈天桥曾想过对这款购物软件进行投资。

由此看来,陈天桥此次归来部署的领域很多,囊括了多个发展势头正旺的行业,雄心壮志溢于言表。

但很多人对于其回国发展的消息众说纷纭,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可能陈天桥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再次扬长而去,许多网友也都表示不希望吃里扒外的人回来。

陈天桥的成功是一个传奇,截止其移居美国以前,由于在互联网行业做出的突出贡献他受到多方嘉奖,甚至曾获得CCTV年度新锐奖,是许多青年人崇拜和学习的对象。

但在他捐款过后,他变成了毫无道德及爱国之心的逐利商人的代名词。

或许人们对他的评价太过贬低,但也不是并无道理,古人曾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就算不能做到兼济天下,也不能以科学无国界之名,明目张胆地助力美国科技发展。

更何况,郑强教授曾说:科学无国界实际上是无稽之谈。

值得注意的是,陈天桥曾担任过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其更应该多为国内考虑,不能帮助美国从而制约中国的发展。

但不管怎样,陈天桥归来已是必然,我们无法阻拦,对于其之后将会做出怎样令人吃惊的举动,我们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