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小国都敢为中国让美难堪!美哀叹:全球霸权即将被终结

据观察者网报道,面对美国有关终止与中国合作的无理要求,阿联酋不打算一直忍气吞声了。

据美国CNN报道,阿联酋日前宣布暂停数十亿美元的F-35战机进口,因为美国此前曾威胁该国,必须将中国华为设备从该国电信网络中撤出,原因是华为的5G通信网络设备,对美制武器“构成了安全风险”。

不过。令美国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阿联酋却出于“成本和利益的考虑”,最终选择继续与中国华为的合作。

至于美国,既然认为华为技术设备“威胁美制武器”的安全,那么,它干脆就连F-35战斗机都不买,转而与法国签署协议,采购同等数量的阵风战斗机,谁怕谁呀?

阿联酋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盟友之一,由于该国在安全领域上严重依赖美国的武器供应和军事保护,一直都是美国在该地区对付伊朗的主要合作伙伴。

不过,阿联酋可以为了取悦美国而与伊朗对抗,但如果要其牺牲自身经济发展利益而对抗中国,它就不干了。

原因很简单,对阿联酋来说,现在得罪美国的成本,远低于得罪中国的成倍。

随着中国在中东影响力的不断扩大,目前已经成为了该地区各国寻求合作的重点对象。

与美国只会给地区局势拱火,无法给该地区各国经济发展带来利好不同,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存在,为的就是促进地区各国的团结与繁荣。

所以,不仅仅只是阿拉伯国家,就连美国在该地区的铁杆盟友以色列,近期也决定不再取悦于美国,寻求扩大与中国在经贸领域上的合作关系。

美国在中东地区现在只剩下对地区各国的打压大棒,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实力和中国那样,给地区经济发展带来强劲的动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东国家谁还愿意为了一个不可能给自己带来好日子的美国,而不惜去得罪一个能够给地区各国带来经济利益的中国?

所以,阿联酋为了维护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不惜把美国给得罪了的做法,已经是中东地区、乃至全世界的一种普遍现象。

美国目前在中东仍维持着强大的军事力量,但这并不是美国在该地区称王称霸的资本。毕竟,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撤军的行动表明,美国现在已经沦落成为一个打不起战争的伪超级大国。

其在中东部署的军力再多,但对伊朗的无可奈何,却暴露出美国纸老虎的真本质。更何况,俄罗斯目前也已经在中东部署了规模不小的军队,足够对美国形成有效的牵制。

现如今,中国在中国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对美国已形成某种程度上的压制作用。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也对美国的军事影响力形成了有效的牵制。

这让美国在中东地区因受到中俄两个主要竞争对手的钳制,根本就无法在该地区掀起多大的风浪来了。

所以,CNN在日前的报道中哀叹称:在这一地区,中国迅速增长的贸易关系,超越了旧的地缘政治竞争,而美国的全球霸权可能即将被终结。

美国耗费数十年建立起来的霸权主义体系,目的就是通过对包括盟友在内的全球国家进行恐吓、拉拢和打压,以达到其长期称霸世界的目的。

而美国霸权体系主要体现在他国对其感到恐惧方面上。

现如今,不仅仅连中俄这样的大国都不再恐惧美国霸权主义,就连阿联酋这样的中东小国,也都不再将霸权主义放在眼里,显而易见,美国继续混下去,霸权主义权威迟早都得被混没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国虽说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本该担负起 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的责任。

然而,美国却一直反其道而行之,凭借其霸权地位和权威,屡屡对国际上弱小国家实行霸凌政策,导致其所获得的“国际尊重”,几乎全都是违心的。

事实就如阿联酋的一名政府官员所言:阿联酋实际上并不同意美国的对华定性,此前只不过不想惹怒这个战略盟友而已。

所以,随着美国的衰落,原本迫于美国淫 威而不得不忍气吞声的弱小国家,现在几乎都在“揭竿起义”公开对美国说“不”。

事实上,阿联就仅仅只是世界上弱小国家不畏惧美国霸权的一个缩影。

白俄罗斯、柬埔寨、委内瑞拉甚至所罗门群岛等国际上公认的弱小国家,近期在面对美国霸权威胁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拒不妥协和屈服的姿态,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美国拿这些国家没有办法,就是其霸权体系衰落甚至消亡的一种特征。

近期,土耳其以降息应对通胀的“另类经济学”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很多人嘲笑埃尔多安是愚蠢的疯子,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的国际炒家更是紧盯土耳其金融漏洞不放,对其发起猛烈的沽空攻击。

那么,埃尔多安的做法真的没有一点道理吗?

显然不是。

埃尔多安的风险在于国小外储少,很难抵御住巨量华尔街资本的攻击,但如果放在大国,他的这一套能够成功也说不定。

戎评在《不走寻常路的土耳其,能成功吗?》一文中曾指出,如果是美国遭遇土耳其这样的高通胀状况,很可能也会采取降息的方式,加上全球性的金融收割机制做配合,危机是可以向外转移的。但是土耳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而悖论在于,土耳其可以拿降息应对通胀来做试验,但是不具备充足的外储,大国有充足的外储,但是无法承受试验失败的结果。

所以,埃尔多安的“另类经济学”注定是一个无法践行成功的悖论——小国会失败,大国怕失败。

但土耳其危机倒是给人民币国际化提了个醒,必须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才能避免“美元霸权割韭菜”的局面出现。

其实,埃尔多安是留了后手的,他早在2012年的时候就和中国签订了价值36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2021年则将互换规模扩大到60亿美元。

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先搞懂什么是货币互换。

货币互换,简单来讲,就是两国按照固定汇率交换货币,约定在一定时间后再归还对方货币,目的是为了减轻美元波动给两国贸易带来的风险。

在货币互换前,A国要买C国的商品,要先将A国货币换成美元,然后再把美元换成C国的货币,再去买C国的商品。

如果在购买C国商品前,美元兑A国货币升值,那么,A国需要更多的A国货币去兑换美元,才能购买C国的商品,A国将面临损失;而如果C国在三个月之后发货给A国时,美元贬值,那么,C国发约定数量的商品也会蒙受损失。

而货币互换可以规避中间兑换美元的汇率波动风险问题。

比如说,1元人民币等于2土耳其里拉,现在两国交换100亿人民币规模,那么,土耳其要给200亿里拉给中国,中国给100亿人民币给土耳其。

假设3年之后,相互之间要归还对方货币,那么,土耳其只需要给100亿人民币给中国,中国也只需要归还200亿里拉给土耳其。

因为有了这些规模的货币互换,两国的企业可以在3年期限内,相互在本国国内银行申请兑换对方的货币,然后去购买对方的商品或者投资,这样汇率不确定的风险就规避掉了。

中土之间6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虽然金额不算很大,但是信号意义特别明显,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对于土耳其来说,解决危机或许有了新的思路,那就是增加非美元货币的储备,以缓冲美元储备快速消耗给本国经济和金融带来的冲击。

但问题的关键是,如果外储结构仍然以美元为大头,而且外储数量很小的话,是很难抵御资本外逃的影响的。

土耳其不仅美元储备不够,而且非美元货币的储量也不多,其面临的是资本大规模外逃的问题,而不单是国内外资金换成美元的问题。

其实,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和土耳其以降息应对通胀的货币政策有相似之处。

中国的工业原材料价格指数达到历史高位,说明工业品通胀压力很大,而且很可能向消费端传导,虽然CPI增速不高,但目前中国面临的输入性通胀压力其实是很大的。

从理论上看,在美联储即将加息的背景下,为防止输入性通胀内传,中国的货币政策其实应该趋紧,至少应该保持不动。但是,目前中国央行不仅两次全面降准,而且还进行了LPR降息,其触发因素就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加大。

当然,中国的通胀没有土耳其那样吓人,货币政策也没有土耳其那般激进,中国是利用美联储加息的“时间差”在稳增长,和土耳其高通胀背景下仍然大幅降息去刺激经济高增长,是有本质区别的。中国也不可能去做土耳其那样的试验。

但中国货币政策与美联储的暂时“脱钩”,至少说明中国经济的独立性和韧性是非常强的。而且中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一直谋划的“避免美联储割韭菜”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在加速。

为什么人民币国际化会避免中国经济被美元霸权机制割韭菜呢?

这是因为人民币国际化可以绕开各国贸易以美元结算的方式,而是直接用人民币和他国货币结算,这样美联储加息降息、美元汇率波动,对于这部分用人民币结算的贸易是无效的,如此,美国就不能对相关国家财富割韭菜了。

还是拿前面说的土耳其作例子。

如果中国和土耳其进行了6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那么,土耳其储存的380多亿人民币,可以作为与中国进行贸易的外汇储备,这部分外汇储备不仅不会在土耳其与国际炒家的“战斗”中被消耗,而且给了土国民众以新的兑换对象即人民币,从而可以在中国买到自己想要的商品,这样人民币就作为美元的竞争对手出现,对于缓解土耳其通胀会更为有利,因为从中国买到的商品要比从美国买到的商品更多样、更实用。

现在土耳其的高通胀很大程度上不仅仅是因为货币超发过多,还有很大部分是因为商品供给不足,如果拿互换的人民币去买中国的商品,也可以缓解土国的高通胀。

所以,美国是非常忌惮国与国之间的货币互换的,特别是中国与其它国家的货币互换,即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途径。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冲击美元霸权的口子开了,那么,美元霸权的瓦解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过去几年里,中国已与全球范围内的39个国家央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货币互换协议的规模已经达到3.47万亿元人民币,人民币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货币互换圈。

就在最近,缅甸正式将人民币作为对华贸易官方结算的法定货币,特别是在两国的边境贸易活动以及稀土交易过程中,人民币都将成为首选货币。这也标志着缅甸成为第六个将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东盟国家,此前中国人民银行已与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和老挝央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12月16日,缅甸央行宣布,中缅边境地区可直接使用人民币和缅币结算,也就是“本币结算”。

“本币结算”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一步,是对货币互换的进一步升级。

货币互换是两国之间交换约定数量的货币,然后在约定时间归还。而本币结算,就是直接用对方货币进行结算,不受规模和时间限制。

简单来说,如果中国买家要买缅甸的翡翠,可以直接用人民币换成缅币结算,甚至更近一步,很可能直接用人民币去买缅甸的翡翠,都不用换成缅币。

这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终极形式,相关协议国家直接收受人民币去买卖商品。

由于人民币相比缅币的地位更加稳固,币值也更为稳定,在中缅边境地区使用“本币结算”,其实是缅甸高度认可人民币和中国经济的实力和韧性。

因为两国之间使用“本币结算”,作为弱势方货币的缅币,在未来交易过程中很可能被淡化,而是买卖双方直接用人民币结算。

缅甸这一举动具有历史意义,是人民币国际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也是美国最为忌惮的“本币结算”形式。因为两国贸易不仅可以绕开美元,而且人民币作为缅甸外储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大大吞噬乃至替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

如果缅甸使用人民币结算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加速两国的贸易规模增长,助推缅甸经济腾飞的话,会引发越来越多亚洲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的效仿。

现在RCEP协定也即将生效,如果在这个圈子里主要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那么,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速是必然的。

而且中国并不会像美国一样使用美元霸权干涉他国内政,而是在商言商,这种开放双赢的态度也会促进RCEP圈子里的贸易量扩大,从而顺其自然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当然,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现在人民币还不是除美元以外,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货币,前面还有欧元,而且和美元的国际化程度还有非常大的差距,要冲破美元霸权也并非朝夕之功。

中国央行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21》显示,截至2020年底,人民币国际化指数(RII)达到5.02,同比大幅增长54.20%。

人民币国际使用程度在2020年上半年超过日元和英镑,并连续三个季度在主要国际货币排名中位列第三,但与美元和欧元的国际化指数仍存在较大差距。

中国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初衷,是为了自保,即避免美元金融机制的收割,而现在,人民币国际化有了更大的使命,那就是打破美元霸权,避免更多的国家被美元机制收割。

所以,不论是在货币互换还是本币结算上,中国都需要积极地推动,成为能够与美元、欧元相抗衡的重要一极。

现在人民币国际化的框架已经基本建成了,有货币互换、本币结算和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支持,后续就是在此基础上邀请更多的国家参与进来。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攀升,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将不断提高,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这不仅是基于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红利的考虑,更是一种抵抗美元霸权的重要手段。

2015至2020年CIPS日均处理跨境人民币业务笔数和金额

美国利用美元升值和贬值周期循环,收割全球财富已经成为阳谋,而各国在美国经济霸权和军事霸权的威逼之下,无法放弃贸易用美元结算,美联储的每一轮生息周期都会卷走一些国家好不容易积累的财富。

如果各国不加快外储多元化,美元的贬值会使各国外储大量缩水,特别是现在美国债务已经接近30万亿美元的情况下,其对全球财富的稀释和绑架效应可谓惊人。各国需要寻找新的出路,那就是推动世界货币的多元化,采用一揽子货币作为外储,如重点吸纳欧元、人民币、日元等。

美元霸权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除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和石油美元作为支撑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各国已经习惯使用或者依赖SWIFT结算系统。

现在该系统有全球11000多家银行、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企业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全球有80%的跨境支付交易信息传递要通过SWIFT网络进行,它是一个受美国控制的跨境支付系统,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金融制裁的强有力工具。

如果美国把一国踢出SWIFT系统会发生什么呢?

有两个例子: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美国直接把俄罗斯踢出SWIFT,导致俄罗斯GDP从2014年的2.06万亿美元,腰斩为第二年的1.36万亿,直到今天也没缓过气。

同样,美国于2012年和2018年两次将伊朗踢出SWIFT,直接重创伊朗经济,去年伊朗GDP仅有区区不到2000亿美元,大约为2012年的三分之一。

可见各国对SWIFT的依赖程度。

因此,人民币国际化最难的倒不是扩大与别国的货币互换规模,或者直接用人民币结算,而是CIPS如何从SWIFT的围堵中突围,让他国在使用CIPS的同时,放弃或减少使用SWIFT的巨大成本,还要对美国的金融制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人民币要国际化到冲击美元霸权的地步,还有很长的路可走。

数字人民币或是突围的重要途径,因为数字货币的结算系统和SWIFT有很大的区别,在数字浪潮的推动下,形成一个新的货币清算网络已成历史的要求,中国可以在这个赛道上弯道超车。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从传统经济学视角看,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政府用降息应对通胀的做法有悖常理,但从其国内实际情况看,有其合理性,只是此招在“小国必失败,大国怕失败”的悖论之下很难成功践行。

如果美联储开始加息,而土耳其外汇储备即将消耗殆尽的情况下,是很难阻止国际资本的外流,因为土耳其经济很难像中国经济一样给国际资本以充足的信心,因此,土耳其陷入危机是大概率事件。

但土耳其危机给人民币国际化以重要启示,特别是埃尔多安此前还扩大了与中国的货币互换规模,留了一个治理危机的后手,那就是增加人民币在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也给了国内资本以新的出路——购买中国商品以应对高通胀,或者持有人民币保持财富的稳定。

缅甸宣布人民币为对华贸易结算的法定货币,支持中缅边境用本币结算,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信号,也是规避美元汇率波动风险,做大双方贸易规模的重要手段,等于在美元霸权的淫 威之下撕开了一个口子。虽然由美国控制的SWFIT系统仍然牢牢控制各国贸易结算,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桎梏,但是美国经济实力的衰落将从根本上削弱SWIFT的国际影响力,再加上数字货币已经成为历史潮流,需要对旧有的跨境支付体系进行根本性变革,从而给了人民币国际化以新的契机。

总之,随着经济实力的东升西降,和货币形式的进一步发展创新,美元霸权的终结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东方大国的复兴之路,也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之路,我们在规避美元霸权对我国财富洗劫的同时,理应肩负新的历史使命,帮助更多的国家脱离苦海,为世界货币的多元化贡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