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拉闸限电背后,是中美之间的生死战

中美两国自进入相互博弈以来,两边几乎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期间,美国政府的大多数决策都在变相针对中国,而中国社会产生的变化则是为了应对来自美国的整体威胁。

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国正逼着中国不断完善自己,让我们变得更加无懈可击。随着中美在印太区域军事摩擦的降温,美国又密谋了针对中国的新一轮金融攻势。

拉闸限电的背后,中国正面临国际资本的进攻

最近为响应国家“能耗双控”的政策,国内多省份均开始实行拉闸限电政策。以珠三角等制造业密集地区为例,很多当地工厂均被要求实行“开三停四”,甚至还有的企业是“开二停五”、“开一停六”。

可能不少朋友在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会感到奇怪,近来也没有听说有什么自然灾害,渡过夏季用电高峰的中国居然还会缺电?其实不然,多省拉闸限电的背后不是由于国家缺乏电力储备,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多种原因。

目前我国的发电体系仍以火力发电为主,其中依靠煤炭为原料的传统火力发电站,发电量占据总发电市场的一半以上。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工业大国,需要极其庞大的工业电量作为支撑,因此光靠我们自己国内开采的煤炭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依靠国际贸易大量进口煤炭。

目前在中国一次性能源结构之中,煤炭消费量占比68.8%之高,光是2021年8月,我国煤炭进口总量就同比增长35.8%,达到了2805万吨。

近两月来,全球煤炭等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上涨,焦煤期货价格上涨72%,到9月10日时创下了3099元/吨的价格新高,焦炭价格增至千元以上,而动力煤的价格也在9月15日达到了1000元以上。

煤炭原料作为全球贸易的大宗商品,以澳洲铁矿石为例,西方大宗商品的原料价格主要掌握欧美资本手中,之前出口到中国的澳洲铁矿石涨价,其始作俑者就是美国政府。

在全世界都没有完全恢复生产能力,目前只有中国在大量进口煤炭的情况下,煤炭价格不升反降,甚至还在短时间内飙升得如此夸张,背后的原因自然不言而喻。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在恶意炒作期货贸易抬升市场价格。

美国资本此番暗箱操作,导致中国发电行业开始出现大量亏损,以火力发电站为例,平均每发一度电就要亏损一毛钱。而制造业作为消耗电力的大户,国家在这种连续亏损情况下当然会考虑限电拉闸,从源头限制制造行业的生产活力。

说到这有人可能会问,现在全世界不是都很急需中国的产品吗,我们提高工业用电的价格然后再提高终端产品售价不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吗?其实这样做不行,这就得谈谈目前摆在中国制造业面前的诸多困境了。

国内产品内卷严重,外国政府印钞放水,中国制造业的两难局面

首先是各国制造业都受疫情影响失去原有活力,这种情况继而引发了全球范围内大量进口中国商品的热潮。国内为了赶上这一波出口红利期,不少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了起来。而这些新成立的出口企业,生产的物资大多都是些低技术含量的商品,市场同质化严重。

新企业的第一步就是以价换量先占领足够多的市场份额,但无奈中国同质化的低端商品实在太多,这就导致中国的外贸产品相互之间内卷严重。拿国外的亚马逊购物网站举例子,现在亚马逊上几乎都是些中国产品在互相掐架,互相打价格战。

出现这样的局面最开心的当然是美国政府,本来美国国内就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通货膨胀,CPI连续好几个月都创下历史新高。之前美国政府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唯一办法就是主动停止中美贸易战,消除加在中国商品上的额外关税。

但美国总统拜登却由于“政治正确”等原因,不肯主动叫停中美贸易战。而现在出现的中国商品内卷压价,却“雪中送炭”变相帮美国政府承接了通胀压力。

同时,美国政府认为中国为了保护国内中小企业,不会贸然提高电力价格,于是他们就肆无忌惮地炒高国际煤炭价格,希望捞一笔横财的同时狠狠打击一番中国能源行业。

其实对国内能源行业来说,面对国际煤炭原料涨价,中国政府普遍有两种选择。首先,是可以通过补贴电价来维护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第二种,则是提高用电成本,逼迫部分国内企业把原料价格的增长部分转移到商品价格上。

前者虽然可以有效保护中小企业,但由于国内低端出口产品内卷严重,加上疫情期间各国政府都在放水印钞。我们出口到国外的商品本就因为内卷的存在,几乎以接近成本价的方式进行抛售,而赚回的这部分外汇,将来还极有可能因为国外放水,导致外汇实际价值严重缩水。

这将让我们本就不太赚钱的出口贸易彻底变成亏本买卖,倒贴钱去帮美国政府转移通胀,所以这个方法我们肯定不会选。

再说第二种,提高用电成本。这样的做法会使得一些本就依靠银行贷款运转的中小企业,重新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且不说这些企业提前签订的外贸合同,是否会因为国内电价的临时上调导致无法完成生产目标,从而产生大量违约金。

甚至一些中小企业可能因为顶不住压力,出现破产后的“跳楼价甩卖”,这种情况会对本就脆弱的价格市场带来又一次变相冲击。

换个角度来说,就算国内电力成本被成功转移到了出口美国的商品上,美国还可以把煤炭原材料上赚回来的钱补贴到进口商品上,一来二去美国市场几乎没什么变化,只剩下中国商品还在那儿互相内卷。

说到这,问题的根源就展现出来了,中国制造业面临的真正困境是——“低端制造业产能极度过剩,根本卖不上价,一旦被国外控制原材料价格,会极大地威胁我国中小企业的生产能力”。

中美生死战!这场仗,我们一定要拿下

解决中国制造业困境的办法只有一个,实现“产业升级”,尽量避免出现低端商品同质化。目前中国主动限制制造业的产能的举动,对全球第一工业国来说无疑是自损一千的行为。

但限制是亏,不限制还是要亏,我们当然不能白贴钱去帮美国转移通胀,好让美国继续对付我们。中国政府目前的这些举措,从大意上来看,是要限产能,去库存,用这样的方式倒逼国际原材料降价。

同时,可能还会让一些同质化严重的低端产业大量破产,再进行集中转型。虽然这种方式的代价很大,但凡事都讲究个“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对此我预计到时候会有一波专门针对产业升级的政府扶持。

那为什么说这是中美的生死战呢?因为目前的情况是,美国在硬顶着通胀的压力继续放水,要死撑它的美元霸权。中国若不出手帮它,或者它自己先撑不住,将来美元霸权就会一路唱衰。

当然,中国的压力也不小,我们正在忍痛进行产业升级和产业扩张,如果转型不能成功,势必会一直陷入内卷与市场挤压的恶性循环。要知道,一个总是为美国生产价值2.88美元衣服的低端制造国,是无法真正崛起为经济强国的。

幸运的是,虽然中美两边都在熬,但美国是属于没有结果的硬撑,中国则是韬光养晦式的坚持。因为美国赖以为生的金融霸权,在疫情的打击下显得苍白无力,反倒是中国实实在在的商品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硬通货。

看清这一点的拜登政府,虽然成功申请到2.3万亿美元打算恢复美国的基础制造业。但根据温铁军教授的估算,以美国的体制想做到和中国同样的事,恐怕10万亿美元都远远不够。

再来说中国为什么前景光明,虽然这次限制产能会付出很大代价,但我们国内的基本盘不会因此受到太大影响。中国拥有最强的生产能力和最强的消费能力,有充足的回旋空间去打赢产业升级这场硬仗。

还有一点,大家一定要搞清楚中美生死战的关键性质,从中国的角度出发,我们自损一千也要坚持产业升级,可不是光是为了与美国人明争暗斗。中国的格局理念比美国人大得多,我们做这样选择不仅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发展前景,也是为了维护人类的生存环境。

此前,中国已经承诺2030年达到碳排放量顶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要完成这一目标非常艰巨,因为光是中国2020年的碳排放总量就已经达到计划中2030年顶峰的90%。

中国目前拉闸限电,一方面是出于产业发展考虑,一方面也是在刻意控制碳排放总量。中华民族历来说到做到,会按照承诺尽到自己应尽的义务。这场仗很硬,但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