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碩士賣米粉,被董明珠罵浪費國家資源,趕緊關店,如今怎麼樣了?

北大硕士毕业的高材生,跑去开米粉店?

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是的,在众多人眼里,这种人就是一个异类,甚至会被人认为是“乱来”。

2014年,在央视的《青年中国说》上,董明珠直接怒斥一位90后青年创业者:“北大法律硕士,跑去开米粉店。这完全是在浪费国家资源,回去赶紧把店关了!”

董明珠在台上演讲时,一共提到他9次,这在网上引起不小的轰动。

面对这样的质疑,小伙子习以为常,不为所动,依然选择做米粉。

因为像这样的质疑,在他决定创业开米粉店时,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

他的名字叫张天一,北大硕士毕业后,许多人都以为他会出国、或者去律师事务所与国家机关上班。

但没想到,他果断拒绝了几个大律师发来的邀请,跑回老家学习怎么做米粉,然后在北京国贸大厦租下一间37平米的店面,开了一家米粉店,名字叫“伏牛堂”。

面对这样的选择,周围的人都投来异样眼光:“高材生去开米粉店,开个米粉店需要读这么多年书,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连一直以儿子为骄傲的父亲,都接受不了他的行为。

毕竟儿子从小都被夸成是“别人家的孩子”,父亲在他脸上可是沾了许多光。现在毕业了,说要去卖米粉。街坊邻居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是父亲却觉得脸上无光。

可儿子意已决,父亲也只能随他去。

这也是很正常的,每个人多少都会在意家人、亲朋好友的期待与目光。

在他们的眼里:高材生,就“应该”做高材生的事情。

可张天一不这么认为。

他更多考虑的是为什么?

相对于当律师,他更喜欢创业卖米粉,所以他就去干。

像这种抛弃固有观念,过着不设限的人生,还有北大屠夫陆步轩。

而陆步轩,早已成立了自己的企业,成为亿万富豪。曾经看到这位去卖猪肉的北大高材生,许多人就是嘲笑、讽刺。

当他成功后,更多人投来的目光则是:有本事的人,在哪里都是闪闪发光

常有句老话:“成功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虽然不完全对,但成功后,你至少可以改变周围人对你的看法

张天一是否能像北大屠夫一样,把米粉店做大做强,改变许多人对他卖米粉的看法呢?

在决定放弃高薪白领的生活时,张天一思考了许多。

以前,他也曾想过按照寻常路,根据自己的专业当一名律师。

当年,他在律师所实习,站在办公楼从上往下俯视时,那种油然而生的精英充斥着内心,感觉自己已经成功,走上人生巅峰。

可当他下班坐地铁,看到许多麻木的上班族,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时。他怕了,他畏惧每天挤两个小时上下班的律师生活,也怕一眼到头的公务员生活,最后竟不知道要干什么好?

回到房子里,他对着桌上的地球仪,看了三个小时,想来想去,也没有把毕业后的问题与烦恼想清楚。

张天一跟往常一样,跑到常去的米粉店吃。

吃着吃着,他想起这家店生意挺好的,这使他萌生一个念头:我是否也可以创业卖米粉?可北大毕业跑去卖米粉,自己都觉得搞笑。

张天一还是很迷茫,但这个念头却像种子一样,埋在他心里开始生长起来。

有一次,张天一去驾校学车,教练问他:你们大学生都很好找工作吧?

张天一有些泄气:不好啊,刚出来工资也就七八千。

教练不太认同:“怎么不好找啊,我感觉现在全国就业形势好的很,到处是工作机会。像我小学毕业,既能去开出租车,又能当教练,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工地干活。”

这件事让张天一豁然开朗,他感慨道:是啊,如果找工作只是谋生,那我可绝不仅这两三条,得有上万条。

那为什么会难找?

无非就是看不上。

张天一有些想开了,他在硕士的毕业论文致谢词里写上这样的一段话:“不管未来怎么样,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体验过程而非结果,生活而不是生存。即使去扫大街,能获心安也可。”

结果却被老师批评了:“你的表述有问题,环卫工人与其他所有职业一样,都是社会不可或缺的。”

这件事,让张天一更加体会到什么是“岗位无高低、只是分工不同而已。”

他开始觉得:“没有什么是大学生应该做的与不应该做的,任何事情,只要有心去做,就足矣。”

但张天一还有一个顾虑,自己学习6年法律,如果不从事相关工作,就太浪费。

可后来他也想通了:“法律除了具体的条文外,更重要的是背后的精神与思维。”

脱掉所有包袱后,张天一决定好了,通过创业来实现自身价值。

他拉上表弟与另外两个同学,他们中有MBA、硕士与公务员,四人放弃美好前程,凑到10万元,开始创业之路。

做米粉,张天一首先想到的是家乡常德的牛肉米粉。

对于常德人来说,米粉是他们每天的早餐主食,大街小巷都充满这样的米粉店,一个小铺面,十几张桌椅,几个炖锅,络绎不绝的人。

在决定创业时,他跟合伙人一起看了10来次《寿司之神》,里面讲述的是一个做一辈子寿司的老人,因为质量追求极致,被称为“寿司第一人”,名声更是响亮全世界。

他想跟寿司老人一样,追求高质量,把家乡这种有地域代表性的食物传播出去。

所以,来到家乡考察是第一步。

2014年2月,他们回老家吃遍所有米粉店,一天吃十多碗,他的合伙人还开玩笑地讲道:吃到菊花冒火。

多家对比后,他们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找到一家口味很不错的粉店。

之后他们就拜师、学艺,在这基础上又进行标准化提炼,买来一把小秤一小勺一小勺地称量每一种配料的份量。

后来还通过常德餐饮协会,邀请最有名的几家米粉店主厨进行品尝,才制作出满意的配方。

众所周知,开店地理位置是非常关键的,何况他们的资金非常有限。

为了找到性价比高的店铺,张天一每天坚持打300个电话,最终找到环球金融中心的一个转角位置。

虽然这个铺面的前三家店面都倒闭了,但张天一还是租下来,简单刷新后,开始营业。

在筹备开业的前期,为了挣生活费,张天一每天干三份兼职,那段时间,他瘦了整整15斤。

从准备到开业,一共才2个月,可以说是非常快的。不快也不行,因为开粉店已经搭上他们所有的积蓄。

4月4日,张天一的“伏牛堂”正式开业,那天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做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哪怕去当皇帝,也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

曾有人问他:你怕不怕失败?

张天一想了想说:“对我而言,从餐馆开业第一天起,我感觉已经成功了。因为我打破了自己内心的条条框框。”

法国思想家卢梭在《社会契约论》里说:“人生而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中。而实际套枷锁的人,正是自己。”

而张天一,打破了“北大硕士应该去做什么”的标签。

他这种与寻常人不一样的逆反心理,从上学那会,就已经表现出来了。

在张天一参加高考时,老师不断嘱咐道:一定要求稳。

可在考第一门语文时,张天一偏偏没有这么做,而是用文言文写作。

结果60分的作文,硬是一分没有拿到。

如果他按正常方式写作,也不会与自己心仪的北京大学失之交臂,最后落选到北京外国语大学。

在大学时,他不断折腾自己,干过助理、秘书、前台、写过文章、摆过地摊等工作,但都干不久,这不是他想要的。

大学期间,他还将多年积蓄与打工赚到的钱拿出来,开了一家饺子馆。

这家馆子在周边挺有名气,据说还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几十万。

就在所有人觉得他会继续靠这家门店赚钱时,他又把店面关了,跑去全国各地旅游,寻找自己想要的人生。

本科毕业后,他考到北大法学院,继续深造读研。

等到硕士毕业后,他才想通了,比起循规蹈矩的打工人生活,他更喜欢去创业,放飞自我。

虽然一切准备就绪,但一天下来生意还是很淡。

在北京这个充满竞争力的地方,有产品,没营销,生意也是很难做起来的。

虽然口碑不错,也有回头客,但总不能指望这几个零星客人维持生意吧。

他们算了一下账上的钱,照这样下去,用不了两个月就得倒闭。

必须另寻出路,总不可能指望突然哪天意外发生,然后生意特别好吧。

经过思考,张天一决定把所有钱的拿出来,免费请2000人吃米粉,先拉流量与口碑。其他人都不赞成,认为这样风险太大。

但张天一还是力排众议,注册账号,然后去网上找在北京的湖南人,邀请他们到店里试吃。

张天一这次“赌”的很大,如果这招没用,他们只能倒闭。

然而,在2000名顾客体验后,效果出奇的好,来吃米粉的人越来越多。

线上营销起到作用后,张天一又试着推出不少促销活动,例如充值会员满减、集赞免费送米粉等,这些都给店铺的流量带来不错效果。

紧接着,张天一还利用自己的身份做营销,在网上写了一篇《我硕士毕业为什么去卖米粉》,结果文章爆红,被各个媒体转发,还引来不少记者前来采访。

成为网红的张天一,没有浪费流量与热度,参加各种活动,上电视、录节目等,给自己的米粉品牌增加知名度。

张天一37平方米的粉店,最高记录一天翻台20次,营业额达到2万元。

除了开米粉店,他还搞电商,在各大平台售卖自己的盒装米粉,高峰时月销量达到几十万盒。

在运营上,“伏牛堂”有一个特色。

他们不设服务员,店里有三个垃圾桶,都是顾客用完餐后,自己按照垃圾残汤、塑料碗筷子等顺序分类好放进桶里。

作为回馈,店里会免费赠送一份水果。

这样做不仅为店铺节省了人工,还让顾客享受到餐后水果,并通过垃圾分类保护环境。

伏牛堂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张天一亲自去接待,这个人就是知名投资人徐小平。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张天一:“我要投资你。”

获得第一笔天使投资后,张天一迅速开始在北京、天津等地扩张店面数量。

2018年4月,张天一将“伏牛堂”改名为“霸蛮”。“霸蛮”是湖南方言,形容一个人有毅力,能吃苦。

通过融资方式,张天已经拥有60家门店,最高时期品牌市场估值5亿元。

张天一犹如璀璨的新星,光芒无限

2020年春节前夕,张天一霸气地发了一条朋友圈:“现在起,一天开一家新店,开到年三十前。”

可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这个事情,大家都非常熟悉:新冠疫情全面爆发,无数行业损失惨重,餐饮业更是首当其冲。

尤其是处于急速狂奔的“霸蛮”,60多家店全部歇业,包括正在装修的新店。

每天200万的房租、500多名员工工资、各种成本等,一个月要在没什么收入的情况下支出千万元。

这突如其来的危机,打得张天一猝不及防。

财务告诉他,两个星期后,公司现金流将会断掉。

短短几年成为富豪,一下子又要负债累累,这种过山车的感受,换在哪一位创业者身上,都会是一种巨大的崩溃。

张天一走到中关村的购物中心,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商场发呆,听着广播里不断循环的“精神防疫,请配合扫健康码”。

此时此刻,什么样的心情,只有他知道。

可创业就是这样,高收入代表着高风险

荣华富贵、万丈深渊,很多时候只有一尺之隔

但他是创业者,公司濒临危险,如果他不站出来解决,还能指望谁?

经过一番观察,张天一发现疫情期间,只有线上电商的业务不受影响。

于是,他立马转换思路,将团队所有的力量都投入进去,抓紧这根救命稻草。

张天一把员工分为两批,日夜不停地轮流直播售货,每天20小时。自己也参与其中,热情洋溢地为直播网友讲解自己家乡米粉的特色。

效果很不错,半个月后,一笔600万的直播货款,直接将公司从断裂资金的危机里从救出。

在认识到直播电商的威力后,张天一还请直播一姐薇娅帮忙售货,仅一场直播下来,销售额就达到500万元。

在面临重大危机时,谁不是一边流泪,一边努力奔跑

背水一战后,张天一在2020年的整体业绩不仅没有下滑,还比去年增长100%。

这个成绩,得到许多投资人的认可。之后,霸蛮陆续得到亿元人民币的B轮与C轮融资。

现在他的身价早已过亿,并拥有100+家门店,品牌也连续三年占据湖南米粉品类销售第一,还成首个入选哈佛大学商业案例研究库的中国快餐品牌。

早期开米粉店,受到了许多冷言冷语,但张天一依然坚信自己的选择,并为此全力以赴。

人社部副部长信长星曾说:“像张天一这种人,是大学生就业观的一次改变。”

张天一不给自己的设限人生,活出了精彩的创业神话。很喜欢一句话:“你的每一刻努力,都值得被肯定与尊重。”

专注做一件事情,或许不一定会赢,但肯定不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