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峰會VS民主的葬禮,為何美國人也不信民主?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近些日子以來,地球班班長美國,召集100多個國家,舉辦所謂的「民主峰會」。但與此同時,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大樓外,卻有一群美國人,抬着一副棺材,棺材上面寫着大大的「民主」兩個字,給民主辦「葬禮」。

這事被媒體曝出以後,引起了地球班同學們的熱議。大家都很好奇,美國人天天宣傳「美式民主和自由」,將其打造成普世價值。怎麼到頭來別說其它國家不信,連美國人自己,都覺得「民主已死」,開始給民主辦起葬禮了呢?

為了弄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經由體育委員俄羅斯提議,地球班召開了一次特殊的班會。

作為此次班會的召集人,俄羅斯率先發言。

俄羅斯:同學們好,今天咱們班會的主題,是「美式民主」死了嗎?

俄羅斯說到這兒,美國頓時不瞌睡了,站起來就要反駁。

俄羅斯:阿美你先別着急,我知道你們美國政府,最近召集了100多國家,在舉辦民主峰會。但「民主已死」這話,也不是我說的,而是你們美國人自己認為的。就在白宮舉辦民主峰會的同時,紐約聯合國大廈外面,一群美國人抬着「民主的棺材」,正在給「民主」舉辦葬禮。既然葬禮都辦了,那麼我說美式民主已死wang,也不算錯吧?

俄羅斯說到這兒,還特意拿出來一張美國人抬着「民主的棺材」,舉行遊行示威的圖片,展示給大家看。

地球班特別班會:民主峰會VS民主的葬禮,為何美國人也不信民主?

遊行的美國人,把「民主的棺材」擺在前面,舉行抗議

同學們聽完俄羅斯的話,又看到圖片,頓時嘰嘰喳喳地議論了起來。美國一肚子反駁的話,被堵在嘴邊說不出來,氣得咬牙切齒。旁邊跟美國關係不好的伊朗,古巴同學,還在繼續諷刺他。

古巴:嘿嘿,我倒是不關心美國人怎麼想,就是有點同情「民主」啊,這一天天的,上午跟美國領導人開峰會,下午還得參加自己的「葬禮」,美國民主實在太忙了。

伊朗:所以這不是「民主已死」,而是「民主詐屍」了啊!

眼看着美國都快被氣昏過去了,日本連忙開口,幫美國說話。

日本:其實這件事應該這麼理解,美國政府在辦民主峰會,人民卻還敢辦「民主葬禮」,這恰恰說明了,美國制度民主,所以才能保證言論自由民主。要是在一些專制國家,會出現這種情況嗎?

同學們愣了一下,似乎覺得日本說得有點道理。美國這才緩過一口氣來,讚許地看了一眼日本,日本連忙站起來,先衝着美國鞠躬,一副謙卑有禮的樣子。

然而等回過頭來坐下,發現自己跟韓國竟然平起平坐,又皺起眉頭,默默地往自己屁股下面墊了幾本書,直到比韓國高出一頭來,才一臉倨傲的停下來。

韓國氣得直翻白眼,剛要跟日本吵一架,這時俄羅斯說話了。

俄羅斯:呵呵,小本子,你剛才說到專制,我倒有個問題想問一下。你說美國政府在舉辦民主峰會,但美國民眾還能堂而皇之地舉辦「民主葬禮」,這就是制度民主的表現。是不是說,美國政府能容納各種不同的聲音,所以才能代表民主?

地球班特別班會:民主峰會VS民主的葬禮,為何美國人也不信民主?

美國財政部

日本看到俄羅斯發問,有點緊張,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美國,然後點點頭。

俄羅斯:那我就要問了,既然能容納不同的意見,才是民主。眼下美國舉辦的這個民主峰會,他只邀請跟自己關係好的國家,像我們俄羅斯,中國,伊朗這些國家,明明對美國所謂「民主」有不同意見,但美國根本不敢邀請,不敢讓我們在民主峰會上發言,這是不是專制?

日本結結巴巴:這……這國內的情況,跟國際的情況,是不同的,應該區別對待。

俄羅斯:哦,那么小本子你是在說美國雙標?

日本:我……你……對不起!我道歉!

日本又開始站起來,一臉「真誠地」衝着俄羅斯,衝着美國鞠躬道歉,紀律委員英國實在有點噁心,看不下去了,連忙開口打斷他。

英國:咳咳,我說兩句。咱們今天班會的主題,是為什麼現在美國人自己,也不相信他們所謂的民主了。說的是美國國內的事情,大家別跑題,還是說美國自己吧。

被英國這麼一轉移話題,大家又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伊拉克:就是啊,這事我看有問題。天天跟我們說「民主自由」多好多好,結果美國人自己卻不相信,這不是擺明了有坑嗎?

沙特:所以你信了?

亞美尼亞:你沒信?

沙特嘆口氣:唉,我算是知道你倆為啥越過越慘了。

地球班特別班會:民主峰會VS民主的葬禮,為何美國人也不信民主?

拜登與烏克蘭總統通電話

這時五大班委中的文藝委員法國,開始說話了,同學們又都安靜下來。

法國:我來說兩句吧。「民主和自由」的價值觀,是沒問題的。至於現在的美國,為何連自己人都不相信民主了,我覺得主要還是因為民主峰會這個事。

美國:阿法,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自己心裡要有譜。別忘了你們法國,也來參與民主峰會了。

法國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法國:我來參加這個會,那是不好拒絕你們美國,讓你顏面無存。我想來參加這個民主峰會的其它同學,有很多也跟我是一樣的想法。但這不代表,你的所作所為,就是對的。

說是「民主峰會」,長眼睛的誰看不出來,你們美國就是要拉幫結派,把世界劃分為「民主的陣營」,和「不民主的陣營」,擺明了是要搞冷戰中陣營對抗那一套

,不是嗎?

美國鐵青着臉,不說話。

德國:阿美,我們不是不認你當老大,也不是反對你拉幫結派。說句不好聽的,當年咱們不就是用這樣的辦法,拖垮蘇聯的嗎?但是你拉幫結派,要符合大家的利益啊,眼下這個國際格局,這個經濟環境,不是當年了,搞冷戰那一套是行不通的。你不能為了保證自己的全球霸權,就拉着我們跟你一起墜入深淵吧?

英國:阿法,阿德,說好了只說美國人為何不信民主,不說民主峰會的事,你們怎麼總是跑題?

意大利:阿英,你別揣着明白裝糊塗。歐盟意思很簡單,

美國人之所以抬着「民主的棺材」遊行,真正反對的,不是美式民主。美式民主是他們自己的價值觀,怎麼可能自己反對自己呢?他們反對的,是美國政府打着民主的旗號,搞新冷戰。

而我們歐盟,在這件事上跟美國人民是一致的,美國對付中俄,我們沒意見,但不能拖着大家一起搞陣營對抗。同學們,以我個人的經歷來看,搞團團伙伙的對抗,那是真沒前途啊!

地球班特別班會:民主峰會VS民主的葬禮,為何美國人也不信民主?

法德領導人

德國無語地翻了個白眼,小聲吐槽。

德國:那也不一定,只要在對抗之前,讓你們意大利加入對方的陣營,我感覺就成功了一半。

俄羅斯:等等,我好像聽明白了。歐盟的意思,是說美國人之所以抬着「民主的棺材」遊行,純粹是反對美國政府眼下的民主峰會,並非不信民主的價值觀?

歐盟各位同學點點頭,一副當然如此的樣子。

俄羅斯又轉頭看向中國。

俄羅斯:阿中,你怎麼看?

中國笑了笑:歐盟各位同學說的,還是有道理的。不過我覺得不止如此,

美國人抬着「民主的棺材」遊行,與其說是在反對美國政府這種搞新冷戰的做法,不如說根本就是在抗議美國政府不務正業。

中國說到這兒,看了一眼法德,繼續解釋。

中國:所以我說,法德剛才說的是對的。因為強行拉着歐盟,以及其它國家,來針對我們中俄,把世界劃分為所謂的「民主陣營」和「不民主陣營」,都算是美國政府不務正業的一部分,但卻不是全部。

美國一臉驕傲的倔強,嘴硬道:呵呵,那你倒是說說,我們美國政府幹啥才不算不務正業?

地球班特別班會:民主峰會VS民主的葬禮,為何美國人也不信民主?

澳大利亞副總理訪美期間,感染新冠

中國笑笑:這還用說嗎?眼下疫情還沒過去,你們美國最近又嚴重了吧?全球經濟復甦出現問題,通脹壓力,債務危機,供應鏈危機,你們美國都很嚴重吧?眼看着最冷的天氣就要到了,像去年德州停電那樣的公共危機,有辦法解決了嗎?你們喜歡說民主,那麼我就來說說民主,去年大選時,上任美國總統,攻擊現任美國總統,「偷竊」了選舉結果,這事洗白了嗎?

美國有點急了,連忙打斷。

美國:停停停!阿中,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快住嘴,不能往下說了。

中國笑了笑:同學們,民主是什麼,我沒辦法給大家一個準確的答案。美國的民主,到底死沒死,咱們說了也不算。但是通過美國民眾,抬着「民主的棺材」,在聯合國總部大樓外遊行的這事來看,如果美國政府還像現在這麼不務正業,顯然美國人民,是不忌憚於把「美式民主」裝進棺材裡,送它去死的。

同學們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半晌過後,俄羅斯才開口。

俄羅斯:我就說嘛,什麼民主不民主的,在讓老百姓吃飽飯,過好日子面前,都是虛的。好了,就到這兒吧,讓美國自己去玩,我去烏克蘭邊境轉轉,散會!

烏克蘭臉都綠了。

……

這次的班會,就這麼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