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對華立場問題 捷克總統和總理鬧得不可開交,法庭將做出裁決

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聽起來兩個稱號差不多,但是在有些國家這兩者差別很大,比如德國、捷克等國家。總統作為國家元首沒有實權,僅僅作為一個國家象徵,而總理則作為政府首腦實際掌握權力。當然,有的時候總統和總理兩者之間也會產生矛盾,甚至必須要法庭按照憲法來進行裁決。最近,捷克的總統和總理就遇到了這樣一個麻煩,雙方就新內閣外長的任命上產生了嚴重的分歧。

捷克新總理希望任命一位對華強硬派的外長,而總統澤曼則認為此人「學歷差」「分數低」沒有資格擔任這樣重要的職位,雙方就對華立場問題進行了交鋒。

涉及對華立場問題,捷克總統和總理鬧得不可開交,法庭將做出裁決

根據觀察者網12月11日的報道,在捷克總統澤曼任命菲亞拉為捷克新總理之後,菲亞拉迅速着手開始組建新的內閣政府,但是在外長這一職位的任命上,菲亞拉和澤曼產生了嚴重的衝突,雙方互不退讓,不得不搬出憲法來進行裁決。菲亞拉將要任命的這位外長叫利帕夫斯基,所在政黨為海盜黨,是菲亞拉的政治盟友之一。

最主要的是這個人非常的「反華」,多次發表對華強硬言論,並且在涉華內政話題上表現得非常的積極,親西方傾向很嚴重。澤曼不太滿意這個人,並且指出他是目前內閣提名人選中「學歷最低」的候選人,其不具備擔任外長這一重要職務的能力。但實際上,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利帕夫斯基在對華立場上的問題太嚴重,此人上任不排除捷克會成為第二個立陶宛。

捷克的政治格局比較奇怪,其最近幾任總理都比較親西方,但是總統澤曼相對來說比較親中俄一點。由於總統只具備有限的權力,捷克的政治上總體還是親西方更多,上屆政府就曾經和澤曼發生過衝突,最後時任首相選擇了妥協。這一次澤曼和新總理菲亞拉同樣產生了嚴重的立場衝突,只是菲亞拉表現得很強硬,認為澤曼無權過問內閣人士提名,他應該尊重自己。

目前,這件事在捷克國內鬧得沸沸揚揚,但是鑑於捷克總統實權有限,最後的結果大概率對澤曼不利。因為這件事,捷克新政府的任命過程將被推遲,菲亞拉雖然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但是總統和總理裂痕加劇是不可避免的。或者說,只要澤曼還是總統,捷克這種撕裂的政治格局就很難改變。

涉及對華立場問題,捷克總統和總理鬧得不可開交,法庭將做出裁決

對於中國來說,其實這件事影響實在是比較有限,我們早就習慣了西方這一套。不管澤曼和這個菲亞拉是真的有矛盾,還是說在唱「雙簧」,這些都不重要。即便是最後任命一個對華強硬的外長,捷克也改變不了什麼,他們自己要當第二個立陶宛的話,誰又攔得住。

立陶宛的下場就擺在那裡,現在連美國都拋棄了他們,捷克還要學習,那就是咎由自取。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中國並不關注他們到底在怎麼作妖,只要敢觸碰底線,必定要為此付出代價,連美國都沒有例外。

現在歐盟內部矛盾其實挺大的,傳統的西歐國家希望歐盟能夠獨立在中美競爭之外,並且成為世界的「第三極」。東歐這些後來的國家則希望抱緊美國的大腿,歐盟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收益,反倒是北約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具體誰對誰錯,只能由歷史來評說,中國不在乎他們怎麼做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