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怨起“解放军军机绕台”?台军战机坠海,有人称麦克风通话键“不正常”

【环球时报记者 程东】台军F—16V发生坠机事故后,12日已找到部分残骸。至于失事原因,一些人竟怨起大陆。

台空军嘉义基地编号6650的F—16V战机,11日下午在嘉义县东石外海的水溪靶场进行对地炸射训练时坠海失事,飞行员陈奕上尉未被目视到跳伞,台军方及相关单位连夜搜救。据《联合报》12日报道,台空军去年11月18日才在嘉义空军基地举行F—16V战机接装仪式,蔡英文出席;今年1月5日,台“国防部”又进行春节战备巡弋,6650机也是在嘉义基地进行紧急起飞的F—16V战机之一。如今该战机在换装后首度失事,台空军立刻进行“天安特检”,所有F—16型战机无论是否已经进行结构改造,全部停飞,暂时无法再监控解放军军机绕台,相关任务由“幻影”战机与“经国号”执行。

12日上午,台“国防部”通报在失事海域确认寻获多片战机残骸,但飞行员陈奕仍下落不明。台“国防部长”邱国正称会全力搜救,绝不放弃任何希望。

台空军督察长柳惠千称,事发前后,嘉义基地与长机未收到6650机的无线电通话,分析飞行员持续按住麦克风通话键,没办法收话,也没办法发话,“这点不太正常”。据了解,6650机高度过低时,靶场的飞行辅导室曾试图用无线电呼叫陈奕,但无线电麦克风若被压住,就无法接收到。前“空军副司令”张延廷称,解放军军机绕台对台湾空军的训练的确有影响,在战备优先的情况下,训练顺序就后调,失联飞行员陈奕下部队已22个月,但飞F—16战机时间才60小时,平均1个月约飞3小时,训练时数实在太少。11日的训练课目是大角度炸射,包括天气、机械与人员因素甚至低空吸进飞鸟等都有可能。张延廷也认为陈奕一直压着无线电麦克风的动作“不正常”,因为飞行员已有惯性动作,通完话就会放开无线电按钮,不会一直按着,就像开车不会踩油门时还一直踩着刹车。

高雄中山大学学者林颖佑称,台空军接装新式战机并非首次,过去曾同时换装美国、法国及台湾自制的战机,因此接装经验不是问题,但重点在于目前的区域情势与过去截然不同,换装过程中是否能让“经国号”或其他机种担负较多战备任务,否则如果单一机种出现状况,全部停飞会影响战备。航安专家彭斯民发文称,他一直以能在空军官校飞安中心授课为荣,11日正在上课介绍安全管理系统时,突然有教官举手说嘉义基地F—16V失事,让他不禁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的授课到底有没有用?还是已经严重到组织文化出了问题?他说,“毕竟24个月内失事6架、殉职13人,实在太过频繁”。

《联合报》12日评论称,为避免台海情势擦枪走火,台“国防部”不断修订“经常战备时期突发状况处置规定”,要求接敌不挑衅、不主动攻击,甚至要承受“第一击”;判明敌人意图后行使自卫反击权,“身系两岸互动敏感最前线,空军飞行员势必压力巨大”。其次,在“少子化”已成为台湾“国安”问题的情况下,合格飞行员招募成效有限,台空军运用女性人力试图充实飞行员,但碍于飞行员不但体质要求严格,且须经过多重严格训练、投入时间才“飞”得出来。去年,中正预校开出低分录取空军预备生,原因就是飞行员向来稀少,招生“只要身体(眼睛)好,学业可以再要求”。

“谁该为军机失事担责?”中时电子报12日刊登的一篇评论称,如今各式武器高端先进比比皆是,安全系数更是比起以前旧式装备高出许多,为何还是状况连连,遗憾频频?回忆前年10月台东志航基地飞行员朱冠甍驾驶F—5E战斗机执行任务时失事坠海,朱母在受访时激动表示:“儿子跟我说,早晚会出事!”果然接连再发生两架同型战机及一架F—16型战机失事,更折损了3名飞行军官。文章说,每次失事检讨都是冠冕堂皇、行礼如仪,究责的都是最底层官兵,“如此频繁的飞安事件所造成的伤亡,国防部长、参谋总长、空军司令等诸多高官们个个恋栈官位,好官我自为之,没人下台负责,这种态度对得起这些弟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