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蘇黎世會談,美國代表中途離場,中國一句話暗示發生了什麽?

据港媒10月16日的报道透露,在中美瑞士苏黎世会谈过程中,美国代表团领队沙利文曾经在会谈开始一小时后中途离场,随后又回到会场与中国代表团长谈六个小时。虽然在官方通告之中双方都没有提及沙利文的中途离场,但中国在声明中提及“双方将落实9月10日元首通话的基本精神”,这表明,沙利文的中途离场之前中美就在双方关切的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的一致性立场,以至于沙利文需要中间离开向美方高层作出说明和汇报。不管沙利文中途立场到底做了些什么,美方代表团在苏黎世会谈上的表现一改此前天津会谈和安克雷奇会谈的跋扈态度,这给双方积极增进了解,互相交换认识和意见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中方代表团领导杨洁篪在会谈中指出,中方关注到拜登总统近期以来在对华问题上的积极表态,注意到美方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无意遏制中国发展,不愿意搞新冷战等一系列重要表述。需要指出的是,美方的上述集中表态出现在两个场合:联合国大会现场和美方的公开记者会,可以说上述表态的分量决定了拜登政府此后要还想在中美关系之间制造对立乃至于对抗,那么全球各国都会明白谁该为中美关系的恶化负责。此前,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就中美竞争发展中出现的扩大化趋势感到忧心,以“各打五十大板”的态度要求中美双方停止对抗性竞争。显然,古特雷斯的发言充满着理想主义者的天真,中国既不是中美竞争的发起者更不是中美竞争的主导者,中方一向希望建立中美关系的“新常态”,然而拜登政府却不断打出“竞争牌”希望中国在压力下向美国低头。

拜登上台后的9个月,就是不断对华战略竞争加码的9个月,现如今,拜登团队能够打的“中国牌”已经全部打完。这意味着拜登任期内的中美竞争“上半场”即将结束,双方即将进入一段时间的“调整期”。沙利文在声明中表示,美国正在战术性调整自己的对华政策,并且强调“有兴趣合作应对重大跨国挑战的领域以及如何管控中美关系中的风险”。对于国家间竞争,沙利文指出,“美国将继续投资美国自己的基础国力建设,并且保持与美国盟友之间的密切合作。白宫将继续与中国进行高层接触,确保负责任的竞争”。美方的一系列表态表明,中美之间的竞争还将持续,但美国将试图使得竞争衍生出的风险变得可控。

对于苏黎世会谈得成效,美媒做出了高度评价。美国国防部前高级官员德鲁·汤普森指出:“我认为苏黎世会谈不标志着中美之间形势的彻底改变或者中美将迎来新的黄金时代,但我们至少可以确定,中美关系已经触底,到这里之后中美关系不会再出现进一步下滑了。”汤普森将苏黎世会谈与天津会谈、安克雷奇会谈进行横向比较后表示,此次会谈的进展“相当不错”。与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紧张关系相比,当前中美关系正在朝着缓和的方向发展,在中美关系会走得很远,这一点值得相信和期待。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国高级官员表示,苏黎世会谈是中美在元首级别以下进行的外交接触中最有意义且最具备实质性的一次。华盛顿内部将此次会谈视为“未来中美接触的典范”,这名高级官员表示,随着中美关系“调整期”的结束,拜登对华政策可能会开启“下半场”。当前,拜登政府正在加速清理特朗普时代对华政策“遗产”,希望从中找到能够支撑美国开展国家竞争所需的经验。美国正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战略收缩,美军正在从中东和阿富汗方向撤出实际力量,使得拜登有能力集中在印太地区实施加强版本的“印太战略”。在拜登政府的诸多战略限定中,推动中美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被拜登政府放在了首要位置,这也是双方共同利益所在,可能将推动双方关系持续积极发展。

除了利益层面,在中美关系的表述问题上,白宫官员的声明也与中国当前的官方态度较为接近。白宫表示“我们试图让美中之间达到一种稳定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我们能够进行激烈的竞争,但要负责任地管理这种竞争。”虽然中美关系发展出现了诸多的积极信号,但中美关系的彻底转变还需要美国落实其宣讲的一系列表态。中国驻美大使秦刚表示,对于美方,中国将继续坚持“听其言,观其行”的基本立场,继续做出符合自身利益和国际大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