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在南海監視美日航母,越南搞「燈下黑」 對我島礁非法作業

新冠疫情爆發後1年左右時間,也就是大概今年年初開始,美西方在南海地區的興風作浪又開始了。除了美航母偶爾輪換的時候,會出現南海地區空窗期,其他時間,這片繁忙的海域附近幾乎總能看到美國海軍的身影。

更不用說,這段時間以來,東亞的日本、歐洲的法國和英國、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亞甚至南亞的印度等域外國家,都派出了海軍艦艇前往南海或者周邊海域,進行軍事演習活動。

直到今天,日本的出雲級航母仍舊在南海海域,跟美國海軍尼米茲級航母卡爾文森號進行聯合行動。這些行動中包括大量的攻擊性演習,譬如, 美航母艦載機的夜間起降就被日媒視為對中國的「示威」。

這些「高大威猛」的西方艦船在南海如此密集的活動,不由得就給域內一些小國造成錯覺,對西方軍事力量產生崇拜感。像英國海軍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在南海的時候,就訪問了那些英聯邦國家,這極大的增強了這些國家對英國和西方制度的認同感和歸屬感。

當然,這種事情對我們而言並不好,甚至還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像越南,今年下半年開始就在非法占領的部分島礁上進行造島作業。

尤其是10月下旬以來,借着美日航母在南海進行聯合行動的掩護,越南造島作業的動作明顯大膽起來。解放軍戰艦這時候也在監視美日航母動向,越南搞這種「燈下黑」的舉動,跟印度一樣目光短淺。

解放軍在南海監視美日航母,越南搞「燈下黑」,對我島礁非法作業

敦謙沙洲

「南海戰略事態感知」消息稱,根據「哨兵」衛星圖像顯示,近期越南在非法占領的多個南海島礁上進行新一輪的擴建作業工程,其中敦謙沙洲、鴻庥(xiu,一聲)島和畢生礁這三個地點的痕跡最為明顯(如動圖所示)。

敦謙沙洲,是南沙鄭和群礁的一個島嶼,面積約0.04平方公里,這個面積有幾乎一半是越南方面非法填海造島形成的。敦謙,取自中業號艦長李敦謙,他於1946年受命前往接收南沙群島。

衛星動圖顯示,敦謙沙洲相比之前多出了一條航道,位於東北方向;另外西邊也修建了一條施工作業帶。消息稱,該作業帶長寬分別大約300米、30米。

鴻庥島,也是在鄭和群礁附近,面積約為0.08平方公里。該名字是為紀念當時接受該島的中業艦副艦長,楊鴻庥。

消息稱,越南方面在鴻庥島西側非法進行了填海造陸工程,進度很快,現在已經填了1.5萬平方米的面積。

畢生礁方面,越南的動作更加明目張胆,派出多艘大型設備一齊開動,挖出了一條長度超過600米的航道,並且還建了一處碼頭。

修建航道的原因是,這些島礁附近的水深往往只有數米甚至更少,無法讓大型船隻開過來。反過來說,越南在這些島礁修建航道,就跟在島上修建機場跑道是一個道理,為了方便自己的船舶飛機快速抵達該地,加深對這些島礁的非法掌控。

解放軍在南海監視美日航母,越南搞「燈下黑」,對我島礁非法作業

中國外長王毅 越南外長裴青山

在我看來,雖然越南在造島能力方面並不值一提,修築的這些航道和碼頭,在質量上跟我國填海造島工程,不是一個級別,對未來我方收復島礁難以帶來什麼阻礙。

但是這樣的單方面行動,一來對我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破壞,二來會造成越方形成戰略戰術誤判,如果中方不加以阻止,越南方面恐怕只會得寸進尺。

更有甚至,越南如此明目張胆地進行非法填海造島工程,被菲律賓這些國家看見的話,恐怕也會有樣學樣。這種情況,會讓原本相對穩定的南海局勢再起波瀾。

因此,越南方面的非法行為是必須立即予以制止的,否則後患無窮,保衛領土迫在眉睫!

如何處理這件事情,是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南海局勢牽一髮而動全身,幾乎全世界都在盯着這裡,美西方如果見到中國使用軍事手段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各種指責和壓力都會朝中國來,也會破壞當前我國和平發展的大好局面。

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教訓一下囂張的越南人?我想,今年年初頒布並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海警法》為這個問題提供了思路,由我海警出面是較為兩全其美的選擇。

解放軍在南海監視美日航母,越南搞「燈下黑」,對我島礁非法作業

參考釣魚島,當初日本方面也是在島上非法修築設施,但時過境遷,我海警目前已經實現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常態化巡航,而且幾乎全年無休。

對越南方面非法進行填海造島工程,中方可以派出若干海警編隊進行拆除。畢竟我海警對上越南海警是碾壓級別的存在,優勢很大,越南如果不出動軍事力量是討不到任何便宜的。但是如果越南海軍力量行動了,那中國海軍也就師出有名了。如此一來,中方在南沙島礁問題上就可以占據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