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缺席G20,歐美為何玩不轉了?德法直接跟美國劃清界限

没了中俄,G20已经无法继续?美国盟友远离华盛顿,拜登已经成为孤家寡人?

6月举行的G20外长会议,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进行了大量准备,路透社等多家西方媒体也热炒布林肯将在会议期间,跟中国外长王毅进行面对面会谈。但很快,中国外交部就宣布,王毅外长将以视频形式参加此次会议。此外,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做出了相同决定,这让布林肯扑了个空。

没了中俄的G20外长会议,明显冷清了很多。布林肯做足了准备,进行了大量造势,结果被迫唱了一出独角戏,极度尴尬。

而在10月31日,G20领导人峰会将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举行。峰会将进行两天,以线下视频结合的方式进行。对美国总统拜登而言,G20领导人峰会是他上任首年最重要的一次国际会议。而且,拜登非常希望借G20峰会,跟中国最高领导人会面。西方各大媒体在G20峰会举行前,再次进行热炒,声称中美领导人将在罗马会晤。然而,根据中国外交部的通告,中方领导人依然会以视频形式,出席此次峰会,拜登也扑了个空。

G20集团,即20国集团,是亚洲金融风暴后成立的国际组织。外界普遍认为,G20集团是G8集团的“接棒者”。G20成员包括了金砖五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和G7集团成员、欧盟、墨西哥、阿根廷、澳大利亚等国。该组织成立的最初目的,是避免亚洲金融风暴类似的全球经济危机再次出现。因此,世界主要经济体建立了一个交流平台,以非正式对话的方式,保证全球金融和货币稳定流通。G20成立10年后,正式取代G8集团,成为全球经济主要交流平台。

分析人士表示,在G7集团成立的20世纪70年代,该组织成员国的GDP总量超过了全球总量的60%。当时,G7集团成员,就是世界最强大的七个经济体。但到了2020年,七国集团GDP总量已经降到了全球总量的45%。而且世界第二和第六大经济体,已经被中国和印度占据。

显而易见,G20集团的崛起,意味着G7集团代表的西方主导世界经济的时代已经结束。而在这个变化过程中,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因为G20是全球经济交流平台,所以美国不断释放信号,想要借这个平台跟中国和俄罗斯进行接触。

尤其是跟中国的接触,对拜登政府是迫在眉睫的事。因为现在美国的经济情况,非常糟糕。

目前,美国国内通胀指数已经达到13年来最高值,逼近2008年次贷危机时的水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曾声称,这种迹象只是“暂时的”。但现在,鲍威尔已经将“暂时”定为一两年。显然,美联储的处境很尴尬,美国的通胀情况短时间无法缓解。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使得本就疲软的美国经济更加糟糕。为了恢复经济,获取执政功绩,特朗普和拜登都进行了上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也就是疯狂印刷美元。

事实上,美联储曾多次滥发美元,但没有造成美国国内出现严重通胀。究其原因,是因为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可以让国际市场分摊通胀风险。但这一次,美国却被“倒灌”通胀。

之所以美国能不断印钱,但国内不出现通胀,最大的原因其实是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业最强的国家,中国一直处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使得买方市场大于卖方市场。因此,美国肆无忌惮输出通胀,使得中国不仅要承受国际大宗商品涨价、生产成本上升的压力,还要控制自身市场不涨价,使得利润大幅度减少。中国一面对抗美国的输入性通胀,另一面遏制自身利润给美国供应廉价产品。

但到了今年,情况出现了改变,因为全球疫情肆虐,使得印度、越南等国家的制造业“瘫痪”,无法跟中国进行竞争。而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率先控制疫情,全面恢复制造业,是全球唯一能够全面进行生产的国家,使得卖方市场大于买方。因此,中国可以选择产品不降价,美国直接全盘接收中国的东西。在这个时期,人民币还对美元升值。因此外界普遍认为,中国这是“趁美国病,要美国命”。

中国产品不降价,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而且美国现在还没有放弃对华贸易高额关税,这使得美国消费者被迫承受了巨大成本压力。中国是美国最大贸易伙伴,但美国却对中国大量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结果,美国的通胀率已经逼近6%。更严重的是,美国通胀率已经长期处于高位水平。根据华尔街的预计,美国将在2至4年内,继续保持高通胀的情况。因此,拜登政府迫切想要跟中方进行经贸领域接触。

跟俄罗斯进行交流,是美国进行全球体系重建的试探。然而,拜登在今年6月大张旗鼓访问欧洲,随后跟普京进行了直接对话。然而,无论是G7峰会还是美俄首脑峰会,美国都没有取得预期的目的。G7峰会,不过是美国和自己的盟友关门谈论,虽然声音很大,但美国的“领导力”完全没有体现。

而在后续重要的“普拜会”上,拜登又没有从普京手上获取任何利益。在随后的记者会上,拜登还出现了失态,跟CNN的记者发生冲突。

而在G20外长会议上,布林肯又空手而归。因此,G20领导人峰会,对拜登政府极为重要,认为这是美国“大展身手”的最佳平台。华盛顿的政治精英或许认为,美国既然没有在中美阿拉斯加会谈、“拜普会谈”、中美天津会谈中占到任何便宜,那么就拉上G7集团,在G20峰会上跟中俄进行直接较量,进行“从实力角度出发的对话”。

事实上,在G20外长会议前,布林肯就单独会见了意大利外长迪玛约,后者会谈后立刻表示,虽然意大利和中国有密切经贸联系,但“无法跟拥有相同价值观的美国相提并论”。对此,西方媒体进行了大肆炒作,声称美国要在G20会议上跟中国进行“从实力角度出发的对话”。

显然,意大利的“价值观”,就是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吃两头的好处。2019年,意大利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协议,成为第一个跟中国建立紧密合作关系的G7成员。这个情况,让其他西方国家极为紧张。为了稳住意大利,欧盟在后续的疫情经济恢复基金中,直接给意大利拨款2900亿欧元,份额为所有欧洲国家最大,这出乎外界意料。

因此,中俄不约而同选择视频出席G20外长会议和领导人峰会,也就不难理解。首先,中俄没有配合美国进行政治表演的打算,直接让拜登坐冷板凳。其次,中俄都选择视频方式参加会议,保持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诚意和努力。

在此前的外长会议上,王毅就指出:“多边主义不是进行粉饰的口号,更不是进行单边行为的包装”,直接将布林肯的小算盘捅到台面上。

而在这次G20峰会上,拜登将面临跟此前布林肯一样的尴尬处境。在G20外长会议上,德国和法国就公开叫板美国,明显展示了对美国的不满。这种不满出在德法对中国的立场,也出在美国想要“分化”欧洲,捞取利益的行为上。

G事实上,在G20外长会议结束后,中、德、法三国领导人就进行了视频会晤。随后,中德防长也进行了视频对话。在对话中,双方重申多边主义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的重要性,并在防疫合作,疫苗供应等问题上进行了意见交换。这次会议,覆盖了G20外长会议所有议题,覆盖面更大,可行度更高。

此外,德法两国明确表示,支持中欧投资协议。从中法德三国领导人会议可以看出,美国竭力打造“价值观联盟”,正在面临一个巨大挑战:在对华问题上,欧洲更偏向务实,这跟美国想要维持自身霸权的利益不相同。

虽然美国和欧洲存在很多共性,但对欧洲而言,中美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德国《商报》曾表示,中国崛起给欧洲带来机遇,而竭力维护全球霸权,歇斯底里阻扰中国发展的美国,才是欧洲真正的威胁。

而且,欧洲对美国的信任,正在急剧下降。

在阿富汗局势上,美国抛弃盟友,让欧洲国家非常失望,对华盛顿的信任破碎。而美国拉拢英国、澳大利亚成立三国安全同盟,第一个动手对象却是多年盟友法国。在美国的指使下,澳大利亚撕毁了法国的潜艇大单,让法国损失数百亿美元。对此,法国极度愤怒,一度召回驻美、澳两国大使。因此,拜登不得不提前承诺,将在G20峰会上跟法国总统马克龙会晤,讨论两国事宜。

分析人士指出,欧洲对美国的不信任,出于两个方面:

首先,美国政坛有太多不稳定因素。对于美欧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欧洲一直很重视,但这种关系却能轻易撕毁。特朗普只用了四年,就几乎毁掉了欧洲和美国的关系。现在,拜登竭力进行“盟友外交”和“价值观外交”,修复跟欧洲的关系。但在美国国内,支持特朗普的民意声势浩大。

CNN表示,即使出现了国会山骚乱事件,在共和党的基层选民中,特朗普依然有高达80%的支持率。虽然在卸任后,特朗普被美国社交媒体封杀,但其民意依然高居不下。

福克斯新闻最新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已经有超过70%的支持率。对于欧洲而言,他们并没有看到“美国回来了”,但很可能看到“特朗普回来了”。因此,将宝压在白宫上,对欧洲而言就是亏本买卖。

其次,拜登一边拉拢欧盟,一边对欧盟进行分化和施压,这让欧盟两大领袖法国和德国极为不满。

分析人士表示,二战后,美国和欧洲发展出密切的关系,主要原因是双方都有苏联这个共同对手。苏联解体后,美国想要对付俄罗斯,维持跟欧洲的盟友关系,但法德都不赞同。现在,美国在欧洲依然有支持国家,这些国家成为法德这些老牌欧洲强国的“绊脚石”。

事实上,在美国的暗中支持下,德法想要推动的“重启俄欧峰会”提案,遭到欧盟内部否决。

美国支持的这些欧洲国家,是欧盟东扩的产物,包括立陶宛、波兰等国。这些“新晋欧洲”国家处在法德等“老欧洲”国家跟俄罗斯的战略缓冲带上,因为俄罗斯和“老欧洲”、美国的紧张关系,获得了美欧大量支援。

因此,这些“新晋欧洲”自然希望这种情况能维持下去,反对法德和俄罗斯缓和关系。北溪二号项目推行时,也是波兰率先跳出来,声称这会破坏欧洲能源安全,进行强烈反对,明目张胆帮助美国拖延项目。

现在,美国和欧洲面临一个尴尬情况,一方面,在世界百年未有大变局中,他们只能进行“联合”,以在跟中俄的战略博弈中维持某种平衡。但另一方面,面对中俄,美国和欧盟存在利益分歧。对欧盟而言,华盛顿已经不值得信任,他们必须进行战略自主。现在,美国任何损害欧盟利益的小动作,都是跨大西洋联盟破裂的“暗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