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美國財政部的現金餘額預計很快就會只剩不到500億美元,並且幾天之內就會用完」

,美著名經濟學家在九月底的時候如此預言道。

這不是危言聳聽,美國財政部部長珍妮.特耶林也在不久前警告說,聯邦政府下個月會很快用完剩下的資金。再不提高美債務上限,美國將可能迎來一場經濟衰退。

據悉,目前美債總額已高達28.8萬億美元不止,正朝着29萬億衝刺。那麼,如此規模的巨額美債一年要付多少利息?美國如今的情況當真能夠還得起嗎?

29萬億美債利息還得起嗎?

根據美國公布的數據來看,2021財年,美財政部支出用來支付美債利息的預算大約為4214億美元,雖然比2020財年的4600億美元還要低一些,但這其實是美債今年的平均利率變低的緣故。

美財政部目前明顯已經沒有錢還這些利息了。九月底時,美債上限提高法案因為美兩黨的扯皮暫時沒能通過,聯邦政府暫時陷入停擺。

為什麼要提高這個美債上限?簡單點說,就是提高了上限,美國就能借新錢去還舊的利息了。

雖然縱觀美國多次美債上限歷史,兩黨一番「爭吵」後還是會迎來「歡樂」大結局。

但這次金額過大,不少美金融人士表示,擔心這次兩黨之間「討價還價」的遊戲會不會玩過頭,到時候會對美國經濟產生不可估量的創傷。

不過可能美國政府已經感受到了壓力,目前美參議院暫時決定臨時增加短期債務限額4800億美元,以解燃眉之急。

而且根據最新消息,美國兩黨經過數輪談判後,決定將這一輪的債務問題延遲到12月再議。

然後這種做法還是「抱薪救火」、「飲鴆止渴」的老一套,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說到底,美債總額之所以發展成如今這麼巨大,跟美國向來超前消費,習慣讓全世界為它「買單」的經濟模式是分不開的。

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美國的GDP有八成離不開政府和民眾的消費支出,這也就是美國往往需要採取比其他國家更為龐大的經濟激勵政策的原因。

2021財政,美國財政支出預估為10.4萬億美元,這裡面包括前面講到的利息支付支出。而這個財年美國各級政府加起來的收入預估為7.3萬億美元。

可以說為了彌補這個財政赤字的缺口,美國恐怕最終還會選擇增發國債的策略來籌集資金。

即便美國這次還是通過了提高債務上限,仍然是治標不治本,問題會像雪球一般越滾越大。對於美國來說,美債這個「炸彈」沒有消失,只是引信拉長了,仍有爆炸的風險。

鑑於目前情況不穩定,美民眾和外企已拋售美債,各大科技股出現了明顯下跌,連帶着歐洲等國的股價以及國家金價、油價也開始下跌。

對此,美財政部再次警告,拜登政府如果不想辦法解決問題,白宮將再一次關門。

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拜登對美國富豪「下手」可行嗎?

其實美債利息規模高得嚇人,可以說正成為美國經濟發展的阻礙,拜登團隊能不清楚嗎?

他們很清楚卻沒辦法,因為這不是拜登一個人搞成這樣的,而是二十多年來美國歷任執政者將美債一步步累積到今天的規模。

但「在其位,謀其政」。拜登既然登上了這個總統的位置,自然就要想辦法減緩這個問題。

早在4月份的時候,拜登政府就提出了「家庭計劃」和「基建計劃」,總投資大約4萬億美元,打算用來重建國家。可是這幾年美債規模劇增,美國政府並沒有多餘的錢去投資。

於是拜登就決定是時候對美國那群總是逃稅的富豪「下手」了。他在一次演講中說道,「現在正是好時機,我們要讓美企和美國人中最富有的1%上繳他們應繳納的那份錢」。

遺憾的是,拜登關於增稅計劃的演講剛一結束,美共和黨人就表示強烈的反對。共和黨部分人員在社交媒體上強烈表達了對增稅的反感,而部分民主黨員卻認為這還不算激進。

民主黨和共和黨對待此事的態度涇渭分明,拜登在熱情演講時,民主黨人頻頻鼓掌,共和黨人卻全程靜坐。

根據拜登在4月份公布的增稅計劃,對於年收入在100萬美元的美國人士,稅率將從此前的23.8%大幅度提高到39.6%,再加上一些附加稅,最高可收取43.4%的稅收。

而最高企業稅則從21%提升到28%,並且應當廢除前總統特朗普針對富人和企業的稅收優惠政策。

另外,美國國稅局還要每年新增15%的人員,以及採購打擊富人逃稅的新工具,用以提高部門執法能力。

如此大幅度的加稅讓美股一下子下跌了不少,拜登這招「殺富濟貧」,面向美國大公司和富人的開刀,自然引起很多人的不滿。

不僅如此,為了防止美國公司將所得利潤轉移到國外來避稅,拜登還打算修改相應稅制,讓美國海外子公司的最低稅率也從10.5%提高到21%。

為此,拜登政府還特意尋求綜合性多國協議,以便建立起全球稅收規則,防止全球利潤轉移。

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除此之外,拜登還提出了遺產稅計劃。雖然有知情人士表示,這一計劃很快就會被國會所忽略,甚至連民主黨自己的議程都要刪除它。

不管怎麼說,拜登進行了一系列的出招,他不止一次地表明政府加稅是為了支付偉大的基建計劃,用來改善國家的未來。

一套「組合拳」下來,拜登甚至壯志豪情地宣稱道,「未來十年內要從美國富裕群體身上徵到3.5萬億美元的稅」。

可是拜登真的能做到嗎?起碼到目前為止,華盛頓特區已沒有多少人願意相信拜登能實現這一願景。因為美國最富有的群體過去、現在、將來都在孜孜不倦地進行着各種花式避稅。

美國富豪花式避稅

從最早拜登提出的重稅計劃提起,如今小半年過去了,這份計劃依舊毫無着落。

9月中旬美眾議院公布了新一輪的稅徵收計劃,這一方案的力度相對於拜登提出的版本,無疑要小了很多。

這份計劃中,企業最高稅從21%提高到26.5%,低於拜登提議的28%;個人所得最高稅從20%提高到25%,更遠低於拜登此前高喊的43.4%。

不過,哪怕是這一方案,民主黨也要絞盡腦汁地想辦法在之後制定完成,並且完成最終方案。據相關人員分析,未來國會即便能通過加稅計劃,這一加稅規模很大可能會繼續縮減。

新稅收計劃細節公布後,立即迎來了美國社會各方面的抨擊,連拜登所在的民主黨內部意見都尚不能統一。

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雖然重稅計劃還沒開始,美國富豪卻已開始了新一輪的花式避稅。為了保證未來不確定的稅收因素「傷」到自己,美國富豪們這會連零稅率工具都找好了。

那些1%的富豪們把眼光投向了一種名為私人安置壽險,簡稱PPLI的小眾產品。

這種產品能夠讓富豪把財富傳遞給繼承人時可以完全免稅,簡直是躲避拜登稅改計劃的最佳工具。

但PPLI的使用並非沒有代價,PPLI的最低投入門檻為200萬美元,且如果使用該產品時不交稅,投保人是無法再支取財產的,美國國稅局人員也不會允許保單持有人再精確控制投資方向。

因此某種意義上來講,放進PPLI的資產屬於富豪自己「再也不能使用的錢」,只方便用來財富代際傳遞。

不過實際情況中,PPLI可以和其他避稅工具一起使用,比如利用信託購買PPLI產品;此外還可以將保單進行抵押,或者融入其他保險商品進行套現的操作。

而PPLI的一些供應商為了吸引客戶,還允許投保人指定投資顧問對基金操作,以便把控具體投資的方向。

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當然,美國富豪們的花式避稅遠不止於此,其實美國富人逃稅問題幾乎是個「公開的秘密」。

今年6月是就有美媒披露一份秘密文件,曝光了美國富豪們如何進行種種花式避稅。這份文件揭露出,有些富豪曾在一些年份里沒繳納過一分錢。

2007年,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財富增長了38億美元,但卻沒繳納一分錢的稅。

之後幾年他財富又實際增長了990億美元,然後以42.2億美元收入納稅9.73億美元,實際納稅1%都不到。

無獨有偶,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也在同一時期實際增長財富139億美元,卻以15.2億美元收入交稅4.55億美元,實際稅率僅為3%左右。

同時,不少富豪採用抵押資產的方法來避稅,因為貸款的話只需支付少許利息,這遠比需要上繳的稅低得多,而且這部分貸款國稅局不會把它算入收入,相當於說富豪借債就是在賺錢。

因此,可以看出,美國富豪們花式避稅的方法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最近美財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最富有的1%美國人,他們每年的漏稅、逃稅預計高達1630億美元,這部分財政收入損失差不多相當於美國GDP的3%了。

而美財政部核算了美國全部應納稅額和實收稅額,其中差額達到驚人的6000億美元,如果不做出改變,預計可以在接下來的十年內累計損失高達7萬億美元。

逃稅現象普遍集中在美國富人群體,最頂層的那1%逃稅占比稅收差額總量的28%。

之所以會發生這種現象,其一是因為美國富豪人群請得起專業人士來幫助他們,儘可能地在聯邦法律允許的範圍內逃稅。

其二是這些群體收入構成相當複雜,大量不透明的收入來源即便是國稅局也難以查清。

只是如今美國少數的億萬富翁正擁有龐大的財富和權力,不到1%的富裕人群擁有美國全民財富占比為27%,而前20%收入的家庭,占美國全民財富的70%。

巨額美債利息還不起!拜登準備對富豪「下手」?不料被反擺一道

美國不光越堆越高的美債利息正變得岌岌可危,收入和財富的不平等或許是美國社會未來道德、經濟和政治的最大危機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