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以致我們外交部也看不下去:畫大餅

美國一次次聲稱提供的疫苗多於其他所有國家之和,這種不要臉的搞法讓我們外交部也看不下去了。

據《環球時報》10月11日報道,當天中國外交部舉行了一場例行記者會,該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答記者問時表示,疫苗的功用在於疫情防控和拯救生命,而不應該成為政治宣傳或者謀求政治私利的工具。趙立堅表示,在疫苗援助方面,希望美國不要再一味地為發展中國家「畫大餅」,而要早日兌現自己的承諾。

「畫大餅」這個詞用在美國身上,真是恰如其分。世界上不要臉的人或者國家不少,但像白宮政客以及美國這樣不要臉的還是挺罕見的。華盛頓方面一遍又一遍地在公眾場合宣揚其對外疫苗援助「成果」,然而卻根本沒有將其付諸實際行動,甚至一次也沒有。

本月7日,美國總統拜登在伊利諾伊州演講時宣稱,「其他國家都在假裝自己做得很好,然而事實上,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提供的疫苗比他們的總和還要多,美國有義務幫助他國。」至於拜登所說的「其他國家」,主要是指中國與俄羅斯。果然拜登話鋒一轉便提到了中俄,稱「美國跟中俄不一樣,美國提供疫苗,卻從不索取任何回報」。

上個月下旬,為了彰顯美國在全球疫情防控方面的「領導力」,白宮糾集多個盟友、國際組織、知名媒體以及非政府組織等搞了一場線上峰會,拜登揚言美國將斥資3.8億美元幫助全球疫苗聯盟解決疫苗分發問題,還將花費3.7億美元用於「疫苗管理」,向中低收入國家捐贈數億支疫苗,「豪言」美國要做「世界疫苗軍火庫」。

拜登話音剛落,英國外交官德馬雷就在媒體面前公開表示:當得知拜登的許諾之後,我就忍不住笑,「因為這件事永遠不可能辦成。」被最親密盟友的外交官擺這麼一道,尷尬不?我認為他們不會尷尬,因為只要他們不尷尬,尷尬的就會是你們。

說美國沒有對外援助疫苗,我可能有點錯怪了白宮。6月中旬,美國就正兒巴經、毫不含糊地向特多共和國捐贈了「多」達80瓶疫苗,據說足夠讓200人完成兩次接種。說完我禁不住笑出聲來,而且還笑出了豬叫聲,不知大家笑了沒有。

也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以致我們外交部也看不下去:畫大餅

當然,美國對外更大批量的疫苗援助也不是沒有。幾個月前,美國就豪爽地向菲律賓捐贈了數百萬劑疫苗,不過並非是像拜登所說的「不向他國索取回報」,而是赤裸裸地將此當成利益交換的籌碼。還是杜特爾特實在,他說:「美國向我們捐贈了300萬劑疫苗……我們續簽《訪問部隊協議》就是對美國的一種感謝。」

交換算捐贈嗎?可能美國人是這麼認為的吧。那我拿錢去商店買東西,是不是可以說成我向商家進行了捐贈,或者說商家捐贈給了我商品。被美國這一搞,我都有點糊塗了,分不清啥是交易,啥是捐贈了。8月份,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訪問菲律賓,成功簽署《美菲訪問部隊協議》。恭喜美國,成功接受菲律賓的一份捐贈。

也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以致我們外交部也看不下去:畫大餅

疫情是面照妖鏡,將美國自私、貪婪的一面照得淋漓盡致。去年4月份,即美歐疫情集中爆發之際,美國倚仗強權手段強搶盟友德國的一批口罩。今年3月份,印度疫情泛濫的生死關頭,美國居然對該國搞出了一項特殊制裁——限制供應疫苗生產的材料。8月份,據美國衛生部一份數據顯示,美國各州在5個月內銷毀了至少1510萬劑新冠疫苗,真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看看,這就是美國在全球疫情期間的「擔當」。

與美國大量銷毀疫苗的「大手筆」相比,美國後院卻是另外一番景象。8月下旬,危地馬拉衛生部統計,該國首劑疫苗接種率不足12%,兩劑接種率在5%以內,是萬里之外的俄羅斯對其援助了數十萬劑疫苗。拉美國家中,像危地馬拉這樣的國家比比皆是,美國視若無物。

每當全球面臨重大危機之際,美國都是當仁不讓的口頭「世界領導者」,而實際卻是其他國家出錢、出人、出物、出力,華盛頓只出一張大嘴當領導者。難怪中國外交部用「畫大餅」一詞來形容,我看很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