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首腦通話 兩處細節顯示雙方合作眾望所歸?澳大利亞尷尬不

一直以來,中美關係都備受大家的猜測。2021年已過去三分之二,拜登政府完全繼承了特朗普政府對華對抗、圍堵和打壓的方針。

對華加征關稅,半導體芯片等封禁措施和所有的實體清單,拜登政府可謂是一路緊逼。另外,拜登政府還進一步將經貿關係同人權、價值觀和意識形態掛鈎,多次在涉台涉港問題上橫跳,並重複那些無中生有的「脅迫貿易」、「破壞規則」的陳詞濫調。

更重要的是,對比特朗普時期的「唯我獨尊」,拜登更加注重盟友發揮的作用。

在拜登就職總統還不到兩個月時,便將重心集中在了印太戰略上,甚至將美日印澳四方機制升格到國家元首級。到了今年四月份,白宮更是召集半導體芯片供應鏈會議,旨在組建排除中國的美歐亞半導體產業鏈。

6月份,美國將注意力放在了抗衡「一帶一路」上,其主導的七國集團英國康沃爾峰會提出了全球基礎設施投資倡議。同月,歐美峰會決定成立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理事會,共同對付中國。

於是,在美國的咄咄逼人之下,中國和美國的關係已經受到了非常嚴重的負面影響。甚至曾經一度降入冰點。

但如今看來,中美關係似乎要「觸底反彈」了?

此次中美兩國首腦通電話,商討如何處理兩國間的競爭關係,這也是中美兩國領首腦繼今年2月通電話後時隔七個月又一次直接對話。

中美首腦通話,兩處細節顯示雙方合作眾望所歸?澳大利亞尷尬不

有幾點值得注意:首先,時間是我們的工作時間,美國的晚上時間。會談持續了90分鐘。二是中方先前提出的「三條底線」、「兩張清單」。而就在這通電話中,拜登還提出「美方從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

總體來說,中國首腦「應約」和美國通話的事實,顯示出隨着國際形勢的變化和國內壓力的增大,美國政府同中國溝通的意願日益明顯。

的確,正如剛剛我們提到第一點,通話時間也可以看出端倪,不少網友甚至調侃拜登熬夜「加班」態度不一般。

但是,從大環境來看,此次中美高層通話正值美國在氣候變化與阿富汗問題上急需中國支持的時間點,儘管此次中美對話透露些許積極信號,但美國的誠意和對華政策究竟能否做到務實、理性需要打一個問號。

中美首腦通話,兩處細節顯示雙方合作眾望所歸?澳大利亞尷尬不

目前,中美雙方已經發布了各自的通稿。

中方發布的通稿還披露了拜登在通話中就中美關係作出不少重要表述:「美方從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美方願同中方開展更多坦誠交流和建設性對話,確定雙方可以開展合作的重點和優先領域,避免誤解誤判和意外衝突,推動美中關係重回正軌。美方期待同中方就氣候變化等重要問題加強溝通合作,形成更多共識。」

不過,在白宮稍早前發布的消息稿中,拜登的上述對華表述則相對模糊。

說到底,如果美國是想要既要打壓中國,又要與中國合作,中美關係就難以取得突破。

值得注意的是,中方新聞稿中提及,「將責成雙方工作層加緊工作、廣泛對話,為中美關係向前發展創造條件」。而美國官員的表態中也有類似內容。

有分析認為,這可能是中美恢復工作層級談判的開始,接下來,兩國在氣候變化、貿易戰、重大地區和國際問題上可能會有一些實質性討論。

實際上,看看近期中美之間的互動,近期的美氣候特使訪華,在八月的兩次外長電話等,中美之間的互動還真不少,而雙方互動最大的突破口應該還是數中美經貿。

拜登政府迄今恪守其前任單方面對中國約3700億美元產品的額外關稅,戴琪並稱之為對華談判的「籌碼」。

但事實證明,對華關稅已經失敗。

雖然美國貿易代表戴琪8月24日與美中貿委會等視頻通話中仍說,拜登政府對華經貿政策仍在審議,但從今年以來的行為已經證明,這種「審議」早已結束。

目前看來,中美雙邊貿易出現空前興旺景象。特別是中國對美出口增長異常強勁,2021年全年出口總額創記錄將是極大概率前景。

據中國海關統計,2021年前七個月,中美雙邊貿易額達到4045.72億美元,同比增長40.0%;比我對全球貿易增幅34.9%高出5.1個百分點。其中對美出口3024.47億美元,增長36.9%;從美進口1021.26億美元,增長50.4%。

並且,美國商界對華合作依然旺盛並看好,中國美國商會白皮書顯示,三分之二的會員企業將中國視為優先市場。

按這種情形,接下來中美自然很可能在貿易戰問題上有一些實質性討論,不過,能否達成共識,關鍵還是看美國是否能不觸及中方此前提出的「三條底線」。

中美首腦通話,兩處細節顯示雙方合作眾望所歸?澳大利亞尷尬不

眼下拜登政府也並好好過,國內疫情失控,美國在28天內激增超420萬新冠病例。拜登也火急火燎地公布了「自1月份就任以來最大規模抗疫行動」,要力求三分之二美國職工、數量近1億美國人接種疫苗。另外,阿富汗問題和氣候問題也讓拜登政府頭疼。

在這種背景下,美國自然會希望得到中國的相關「支持」,也只有把自己的態度先擺正,哪怕只是暫時做做樣子。「搞好中美關係是一道必答題」,而拜登政府是否能不觸及中方此前提出的「三條底線」才是「解題」的關鍵。

說到這裡,我們自然還會想到和中國鬧翻臉的澳大利亞,也不知道莫里森看到拜登主動「邀約」中方,自己心裡是啥感受?

因為莫里森政府一意孤行的挑釁行為,中澳關係這兩年越來越差,澳洲商品也因此逐步失去中國市場,比如大麥、葡萄酒、煤炭等,所以不少澳大利亞人都對本國經濟走向抱以悲觀的看法。

儘管澳大利亞政府聲稱要找到中國的替代者,但想在國際競爭之中推廣新產業、找到新的細分市場難度極大,尤其是在疫情期間,沒有5年是不可能的。

並且,在對華政策上澳大利亞似乎一直沒有意願回歸理性,如今拜登都開始表態了,人們倒是想圍觀下接下來澳大利亞的反應,吃瓜群眾們就先搬好小板凳吧,澳大利亞這次應該會很尷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