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準備下一場戰爭?專家:先回答三個問題

美國已經離開了阿富汗,但好像又沒有完全離開,留下了太多的尾巴,至今都在吞噬着華盛頓的統治基礎。當初給自己辯護的時候,總統拜登將矛頭對準了中俄,宣稱這是大國競爭必須的關鍵一步;為了證明自己並非虛言,美軍在中國周邊的活動即將進入一個新的高潮期。

卡爾·文森號航母攜帶F-35C隱身艦載戰鬥機和1艘巡洋艦、6艘驅逐艦組成的超豪華護航編隊進入南海,如果不干點壞事,那就真對不起這麼大的血本。所以本福德號驅逐艦在9月8日試圖闖進中國美濟礁海域,隨後在聲明中用所謂的「低潮高地」來抹殺中國對南海主權聲索的合法性,這只是美軍一系列動作的序幕。

看得出來,白宮已經在準備下一場戰爭,而且將目光重點放在了印度太平洋地區。這件事引發了外界的廣泛討論,《紐約時報》專欄作者、普利策獎終身評審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在他的文章中發出了這樣的疑問:當20年前,美軍怒氣衝天地殺進阿富汗時,根本不會想到,20年後所有人都在懊惱「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這麼做」;再往後20年,或許美國人還會有這樣的想法,那就是因為「中國」。

弗里德曼在文章中認為,華盛頓毫無疑問想打一場「對華戰爭」,但是他建議決策者們在下定決心時,先捫心自問三個問題:一、美國真的了解中國嗎?二、盟友真的同意美國嗎?三、美國真有這個樣的實力嗎?

其實這三個問題並不難回答。首先,美國真的不了解中國,華盛頓的官員們正在將《克羅備忘錄》中描述的一戰前德國硬套在中國身上,用凱南的「遏制理論」來指導對華政策,但「國家利益」研究員保羅·希爾警告說,中國不是一戰前的德國,而且《克羅備忘錄》也存在很大的缺陷,就連前國務卿基辛格都認為,如果從中國的視角來看,美國就是「一個朝各個方向張牙舞爪的龐大怪物」。

其次,美國的盟友並不齊心,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最近在多個場合提出歐洲「戰略自主」的概念,美國《政客》網站絲毫不掩飾對米歇爾這番話的擔憂,認為美國「將很不開心」。

不僅是歐洲,東南亞國家對美國的不信任也與日俱增,即便是眾多高官密集到訪也沒有取得預想的外交成果。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已經讓美國與盟友之間的信任出現了裂痕,而阿富汗的倉促撤軍則在這些裂痕上狠狠撕開了一個大口子。

最後一個、也是最關鍵的問題,美國不具備壓倒性優勢,無論在哪個領域向中國開展,最後的結果要是是失敗、要麼是兩敗俱傷。美國財長耶倫於9月8日在國會聽證會上發出警告,如果再不採取行動,美國將在今年10月份的某個時候耗盡所有資金、觸發歷史性的債務違約。

耶倫說,「留給美國避免經濟災難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能讓她說出這樣的話,形勢已經是非常嚴峻,傳統的「印鈔大法」似乎也在失去效果。自2017年以來,全球各國累計拋售了約2萬億美元的國債,中國、俄羅斯、土耳其、巴西等新興市場,以及日本、法國、比利時、加拿大等美國傳統盟友,都在遠離美元、向黃金靠攏。

美國已經陷入內外交困的局面,疫情泛濫和經濟危機讓美國無法繼續為所欲為,而軍事上更加沒有信心,畢竟作為「第四羅馬」,能用航母說話的時候,華盛頓絕不會跟對方講道理。

弗里德曼的三個問題其實都有答案,總結起來就一句話,「西邊的太陽已經落山了」,華盛頓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這個現實,承認英國國防大臣本·華萊士說的那句話,「現在的美國,已經不能再被視為超級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