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決定向阿富汗提供2億援助,拜登:很確信中塔或達成某種交易

關於阿富汗問題的未來走向,雖然很多東西現在還不可預見,但我們應該清楚一點,就是美西方即使是撤軍、實際結束了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但他們仍然會嘗試在現有行動框架內儘可能地干預阿富汗問題。

極端一點的話,這種嘗試可以是下令美國中央情報局這種特務機關去煽動言論、搞顏色革命,甚至於直接扶持恐怖組織發動針對中國企業、公民的襲擊;相對溫和一點的話,就是搞各種外事活動,與中國爭奪話語權,然後把自己重新地包裝成阿富汗問題的主導者。

中國決定向阿富汗提供2億援助,拜登:很確信中塔或達成某種交易

9月8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就七國集團專門針對阿富汗問題舉行並邀請中、俄兩國出席的外長會議表態:近段時間以來國際上出現了不少關於阿富汗問題相關的多邊會議與倡議,但中方強調:開會不能是為了開會而開會,更不能用開會來推脫責任轉嫁矛盾,而應當是基於務實的態度在注重實際效果的情況下加強各方協調。

據悉,此前日本首相茂木敏充透露七國集團計劃準備一次外長級會議並邀請中、俄等多國出席就阿富汗問題進行交流,要求中、俄兩國對阿富汗問題「盡到責任」;至於說他們開會的動機,有個政治笑話能夠形容,大概就是說「從開會到開完會,責任就不在個人了」。

具體到這次會議,畢竟七國集團里幾個國家也都跟隨美國參與了阿富汗戰爭,現在美國倉促撤軍放棄了對阿富汗問題的影響,七國集團內部必然也要就未來如何應對阿富汗變局作交流,順帶的也要釐清責任,從美國的角度講,他們一定會批評盟友出工不出力的做法,批評盟國們在阿富汗投入的力量太少。

另一方面,七國集團開會把中、俄叫過去,即使不說是鴻門宴,也難免到時候會「道德綁架」。僅僅是嘴上一句「認可中國與俄羅斯對阿富汗問題的重大影響力」,然後就要中國與俄羅斯針對阿富汗問題採取實際行動,比如說提供援助甚至於出台專門的政策,回頭來他們還會自吹自擂一波,將中國給予阿富汗實打實的利益說成是他們遊說的結果來邀功。

中國決定向阿富汗提供2億援助,拜登:很確信中塔或達成某種交易

所以可以明確一點,在阿富汗問題上中國的態度,當然不是說像美國那樣不負責任地自顧自地撤軍,作為中國的鄰國,阿富汗未來的發展也將對兩國關係乃至於中國西北部地區的安全形勢等等構成深遠影響,而積極一點地說,中巴經濟走廊能否一路連到阿富汗,這個「一帶一路」上重要的可以成為節點的地區能否被打通,也取決於中國的態度與實際行動。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中國絕不可能允許我們的外交果實被西方所竊取。同樣是在9月8日,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北京以線上視頻連線的方式參加了「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而與此同時,另一邊美國主導的七國集團也準備開一場涉及阿富汗問題的外長會議。

中方參與的會議上,王毅外長宣布:中方決定向阿富汗首批捐贈300萬劑新冠疫苗,願意之後為阿富汗提供進一步援助;中方決定,緊急向阿富汗提供價值2億元人民幣的糧食、越冬物資以及藥品,在阿富汗安全環境穩定後願進一步提供援助。

東西方幾乎同步召開的關於阿富汗問題的兩場外長會議上,一邊必然是西方無休止、無意義、充滿作秀意味的無關緊要的會議;另一邊已經是務實的、有具體目標、有明確戰略指導、有明確路徑方法的、有實際行動支撐的對阿富汗問題真正有價值的會議。

中國決定向阿富汗提供2億援助,拜登:很確信中塔或達成某種交易

另外王毅外長還在會上指出了阿富汗鄰國與阿富汗應當開展的六項合作:幫助阿富汗疫情防控、保持與阿富汗的通商口岸暢通、加強難民管控、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深化反恐安全合作、開展禁毒合作。

顯而易見中方參與的阿富汗問題會議上,沒有任何甩鍋與推脫責任,沒有任何以「多邊主義」的名頭,去道德綁架要求他國接納難民的倡議,有的是針對阿富汗局勢現有問題的實際解決方案,而西方的涉阿會議還在醞釀當中的時候,拜登就是否擔心中國「資助」塔利班的問題上發表了一番謬論,聲稱「很確信中國將設法與奪權的塔利班達成某種交易……很有意思」。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穆斯林難民問題會成為整個西方世界的濫觴,因為他們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但是不願意,無休止地逃避義務,他們還要求中國與俄羅斯接納從阿富汗湧出的難民,卻從來不願意承認這個難民問題實際上一開始就可以解決,甚至於到了中國等其他國家被動解決阿富汗難民問題的時候,還要擺出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

當然從王毅外長的這次會議上,我們能看到中國塑造阿富汗、乃至於整個中亞的新秩序的堅定決心,這是極其具有歷史意義的一步,未來的阿富汗與中亞,必將是徹底擺脫美西方影響的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