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歐洲人不想被中美關係裹挾時,美國人認為是「冒犯」

歐洲是美國的應聲蟲;由於歷史、意識形態、價值觀等諸多因素,美歐自冷戰時期開始就以「牢不可破的跨大西洋聯盟」相稱,但如今信任的基礎已經是千瘡百孔。

據媒體報道,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於9月8日接受了法國智庫地緣政治研究集團的專訪,他表示:歐洲要從追隨美國的反恐戰爭中吸取教訓,在「中歐關係」上不能被「中美關係」裹挾,必須對中國制定自己的戰略。在具體處理中歐關係時,米歇爾認為歐洲一方面要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實現經濟「再平衡」,但另一方面,歐洲也應該在抗疫和氣候等問題上主動與中國接觸。如何處理中歐關係,這本來應該是歐洲自己決定的事情,但是美國人顯然覺得這個盟友不配有自己的想法;美國《政客》網站對米歇爾的發言發出了警告:美國會「很不樂見」米歇爾如此描述中歐關係。

事實上,米歇爾對中歐關係的描述並不友好,因為他強調了歐洲要堅持「共同價值觀」,應該用統一協調的立場處理所謂的「香港、新疆」問題;但是美媒依舊認為米歇爾的話是對美歐關係的一種冒犯,因為歐洲即便是基於跟美國類似的價值觀,採取與美國基本一致的立場,但那也是歐洲「基於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基於美國的想法」所採取的行動:在美國看來,盟友是不配擁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是這個想法與自己一致也不行——真正的「盟友」只會執行主人的命令,就跟古羅馬時代的奴隸與奴隸主關係一樣,真不愧是「第四羅馬」。

但是美國的統治地位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由於美國反恐戰爭的失敗,以及拋下盟友、單方面決定撤軍,最終導致了災難性的結果,歐洲領導人顯然對美國失去了信任,「戰略自主」成為了歐盟內部的「熱門詞彙」。作為歐盟最高決策機構的負責人,米歇爾已經不是一次提到這個詞:在9月7日的一次會議上,他就強調歐洲一直追求的「數字主權」是實現「戰略自主」的關鍵,歐盟正追求網絡和通信層面的自主。

米歇爾的觀點在歐盟內部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支持。德國總理的有力競爭者、基民盟的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此前就提出,「歐洲正站在一個劃時代的變化面前」;英國前首相布萊爾也認為,歐洲需要學會在沒有美國的情況下思考問題。

那麼歐洲真有能力甩開美國、獨自走路嗎?不少政客認為辦不到。布萊爾在承認歐洲需要自己決策的同時,強調「西方越來越沒有構建戰略的能力、政治決策追求短期效應的做法,已經極大壓縮了長遠思考的空間」,產生的結果就是「盟友越來越焦慮、對手這越來越相信:屬於西方的時代結束了」。

如果歐洲真的下定決心自己走路,那麼就應該勇敢地走出去;這對於歐洲來說不是一條輕鬆的道路:大多數歐洲國家的防務安全都依賴美國;美國的核保護傘和美國掌控的北約,一直都是歐洲的安全基石;歐盟國家雖然有共同的貨幣歐元,但它們之間的貿易結算卻需要美元;更要命的是,歐洲內部並沒有統一的意見,比如包括波羅的海三國在內的東歐國家,高度依賴美國的,希望通過華盛頓來增強自己在歐盟內部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無論什麼聯盟,只要有一個成員開始質疑聯盟的可靠性,就意味着聯盟關係的破裂開始了;當「牢不可破的跨大西洋聯盟」不再「牢不可破」的時候,美國的全球軍事同盟就出現了崩盤的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