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解密檔案後,中國大使要求日本必須做出回應

據《環球時報》9月7日報道,社交媒體上發文,介紹近期俄羅斯一份解密的侵華日軍暴行有關檔案。張霄大使表示,雖然知道日軍當年在中國境內及其他鄰國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但仍對檔案中曝出的日軍暴行細節感到震驚,日本「必須」在鄰國人民面前做出回應。

張霄大使所說的這些檔案,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近期揭秘的,主要記錄了日本關東軍731部隊在中國、蘇聯以及朝鮮半島等國家或地區進行的活體人體實驗,即將無辜平民關押起來,對其注射炭疽、霍亂、鼠疫等病菌,然後對這些感染者進行活體解剖等。檔案顯示,被日軍當成感染標本的被害者多達數千人。

檔案還記錄到,除了日軍731部隊滅絕人性的人體實驗外,日軍的其他暴行同樣令人髮指。如1945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滯留在東北亞的關東軍還殘忍地殺害當地平民。僅在海拉爾市的一座監獄,日軍就將裡面關押的至少43名平民斬首。

二戰期間,法西斯日軍在亞洲犯下的暴行之多難以計數,揭秘檔案中所記錄的無非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至於日軍所犯暴行的種種細節,其殘忍野蠻程度也難以用言語來進行描述。

俄羅斯解密檔案後,中國大使要求日本必須做出回應

據戰後731部隊中一位名叫竹內豐的戰犯供述,當年該部隊對亞洲人民進行的活體實驗,花樣繁多,種類多達幾百種。竹內豐舉例說明道,他們經常對被日軍捉來的平民直接注射病毒,然後在限定時間對其進行活體解剖,讓受害者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軀體被剖開,然後諸如肝臟、腸胃等部分被切除掉接受檢查。竹內豐還對被害者人數進行估計,稱在戰爭期間,死於日軍人體實驗者約有20萬人。

法西斯日軍犯下如此毫無人性的反人類罪行,卻並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諸如731部隊負責人石井四郎就在美國的幫助下,不僅逃脫了懲治,還擔任了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高級顧問。二戰結束之後迄今,日本政府從來沒有對當年的日軍暴行給予過任何實質性的道歉。甚至很多罪行還遭到日本政府的矢口否認。

俄羅斯解密檔案後,中國大使要求日本必須做出回應

最令人不可恕的是,當年這些日軍暴行者巨惡元兇還被日本政府供進了靖國牲社,每年都有日本政要以及為數眾多的日本人前往拜鬼。今年8月14日,也就是日本投降紀念日前夕,首相菅義偉以及前首相安倍晉三等政客就參拜靖國神社並獻祭。

常常有輿論在論及日軍當年在二戰中犯下的滔天罪行時,還稱奉行軍國主義者只是日本社會中的少數,可實際上並非如此。如今的日本國民,其實有絕大部分都不思對該國的罪惡歷史悔罪,甚至對這些罪行根本不認賬,甚至美化罪行,稱日本當年是為了「要將亞洲人民從西方的殖民統治中解放出來」才發動的戰爭。這裡並不是否認西方對亞洲的殖民,但日軍相比於西方國家,其暴行要惡劣得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日本才是全世界最扭曲、最bian態的民族,沒有之一。

在戰後相當長一段時間,日本政府因仗着有美國提供的軍事保護,對其在當年亞洲鄰國犯下的罪行根本不認賬。然而,這些罪行絕不會因日本政府的不認賬就假裝不存在,就能得到各受害國的原諒。日本政府如果要如此認為,那便是大錯特錯!所有的血債都不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消亡,世界局勢風雲變幻,其美國主子的霸權地位也不是能長久存在的,終歸會有倒台的一天。

日本越是否認這段歷史,我們就越是清算這段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