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談判桌,也不在太平洋上,中美兩國真正主戰場在哪?

在美国的全球战略方面,拜登政府延续着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收缩,选择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

看似是拜登政府相较于特朗普而言,态度有所缓和,但实际上中美之间竞争暗流涌动,中美之间即将进入全面竞争阶段。

中美两国之间的决斗,不在唇枪舌剑的谈判桌,也不在剑拔弩张的太平洋上。因为中美两国之间真正的主战场,是两国综合国力的比拼,其中包含着经济、军事、科技和文化等多维度的综合较量。

一、中美之间的经济博弈

2020年我国货物进出口总额32万亿元,占世界总量比重的11. 8%,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10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2.3%。

中国己成为世界124个国家和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多于美国的56个国家和地区。美国除了担心中国实力增强外,更加担心的是其霸权地位受到中国的威胁。

预计到2021年,我国的GDP总量将达到15.8万亿美元,而美国的GDP总量约为21.2万亿美元。

虽然中美国相比经济总量,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我们的GDP总值将接近美国的75%。

相比之下,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们的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31%,可以说是金融危机和疫情的影响,明显地缩小了中美之间的经济差距。

中美相对经济实力的变化,是中美博弈的关键因素。

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最大的变化是中国经济的迅速腾飞。尽管对中国的经济实力外界存在质疑,但中国迅速摆脱疫情困境后,经济增长更快;

然而,美国甚至全球至今仍旧的经济发展仍旧受疫情的困扰和限制。据英国路透社分析,如果按购买力来计算的话,中国经济的规模与美国差不多大了。

我国有14亿人口,而美国只有3亿多,如果我国人平均收入达到美国的一半,那么经济总量,将会是美国的两倍。

其实,自从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达到美国自设的70%警戒线后,美国便肆无忌惮地打压中国,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只是一个开始,一场全方位、多层次的博弈斗争,在中国与美国之间彻底展开。

面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和各种经济限制,只能是寄期望与缓一缓中国的发展势头,而真正面对我国的经济崛起,美国各界对此也无能为力。

二、中美两国军事的角力

从近代世界历史上来看,西班牙、荷兰、英国、德国、美国等国家的崛起,都伴随着军事实力的强大。

正所谓“弱国无外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真正的强大势必要武装到牙齿,确保能够捍卫自己的国家主权。

没有军事实力撑腰的日本,即便经济突飞猛进,实力足以买下美国的时代广场,但是美国在80年代随便动动手,就把日本搞垮了。

中美两国军事最近的一次大规模对峙,是2016年的南海仲裁案。

美国在公布仲裁结果前,调动“斯坦尼斯号”和“里根号”两艘航母,以及多艘护卫舰、导弹驱逐舰,两艘航母上搭载约150架战机,试图以武力逼近南海。

我国面对强权毫不示弱,集结了三大舰队、上百艘军舰,并调动空军、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作为支援,与美军在南海对峙。

虽然,这次中美对峙有惊无险地以美国撤军而结束,但给人的警醒是巨大的。

因为,即便我国有山东舰、辽宁舰两艘航空母舰,以及海南舰作为准航母,而且第三艘国产航母也即将下水,海军实力突飞猛进,军舰下水速度如同“下饺子”。更有着055型驱逐舰、054型护卫舰这样的与世界先进战舰看齐的技术水平。

但是,事实上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中美海军实力确实存在巨大的差距。

美国海军现役的有11艘航母,其中尼米兹级航空母舰有10艘,一艘为最新一级的福特级航母。

福特级航母二号舰建造中,美军拟建造10艘福特级航母以取代尼米兹级舰队。

而且,美国退役的还有35艘航母,一旦紧急需要这些航母很快便可投入到战斗当中。

在空军方面,我国战歼-20的出现真正起到了“扭转乾坤”,歼-20战机约为80架左右,在搭载霹雳-15后,在很多方面与美国的F-22在伯仲之间。

而且我国已经服役的歼-20,运-20,直-20,以及正在研发的轰-20,是我国空军实力与美国角力的表现。

但是,最近美国在阿富汗撤军的新闻,再次让人对美国空军的实力刮目相看。

因为,根据资料显示,美国空军有运输机660架,其中承担战术运输任务的C130J、战略战役运输任务的C17A,以及承担完全战略运输任务的C5M三款机型,美国空军就拥有289架。

除了美国空军之外,美国国民警卫队也拥有很大数量的运输机,以C130系列运输机和C17A运输机为主,总计193架。

而中国的军用运输机总数为193架,其中最大的运输机是伊尔76约为20多架,最新的运20只有40架左右。

至于C5/安124级别的超大型运输机,我们却一架都没有。说句有点让人丧气的话,那就是我们的军用运输机总数、包括机型水平,实际上也就和美国的国民警卫队水平相当。

但我们不能否认,这其实是我们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事实。

因为美国的地理位置因素所致,美国陆军的发展,并不如海军和空军那样备受重视。但是,美军有先进的艾布拉姆斯系列坦克等,总数在8000辆左右,让其在国际坦克实力榜单上多次排在前列。

虽然,我国陆军有8000辆坦克,以99式和96式为主的三代坦克3800左右。与美国在技术装备上相比仍旧有所欠缺。

从上述这些实打实的数据来看,中美之间的的军事实力角逐,中国虽然处于下风。但是,近年来中国对军事实力的发展愈加重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能够赶超。

三、中美科技争霸的撕杀

中国2020年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总量的1/5以上,在科技实力方面,有效专利数居世界首位,达到了838万件,研发人员总量、发明专利申请量也分别连续6年和8年居世界首位。

中国正是利用第三次科技革命一一即信息、原子能、空间技术和生物工程的契机,通过加大科技研发的投入,完善了科技研发体系,中国科技实力得到显著提升,在全球制造业和价值链上不断地向上游挺进,实现了一些科技领域从“跟跑者”向“并行者”甚至是“领跑者”角色和地位的转变。中国在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和量子信息等领域领跑。

这种科技实力变化,使得美国思考与中国在技术上是伙伴还是对手,应该采取什么政策的争论,甚至美国一部分人提出了“技术脱钩论”。

美国认为中国的技术进步是以各种不公平手段获取的,形成新的技术垄断,力图抢占更多的市场。

尤其是针对中国《中国制造2025》发表了诸多指责,其中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就把《中国制造2025》看成是对西方乃至全球的严重挑战,强调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进步和发展,必然挑战美国的科技霸权地位。

美国清醒意识到科技对美国经济、军事和国家防卫的重要性,美国领先于世界离不开科技的助力,美国目前取得的世界地位离不开其科技积累和科学技术的进步。美国为了保持其科技领先地位,甚至是垄断地位,必然要在科技发展上对中国形成必要的垄断,甚至是压制。

因此,美国政府通过法案防止国内技术外流,同时遏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特朗普政府为了防止先进技术流入中国,采取了司法、行政等多种手段和途径,开启了对中美科技交流的管制,限制中资企业。

2018年起,美国出台法案限制涉及人工智能、量子计算、芯片、芯片制造设备和软件等14种技术类别的对华出口,施压谷歌、微软、英特尔、高通等美国知名企业,拒绝向华为和中兴等中国企业供应软件、技术和设备。

而且在其他领域,针对中国的科技企业如腾讯、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百度和滴滴出行等中国公司,美国联邦调查局要求并警告美高科技企业拒绝中国投资者,导致很多美国企业撕毁与中方签署的合同。

四、中美文化与意识形态之间的碰撞

关于中美文化差异,南怀瑾先生曾对中美两国人进行概括,南怀瑾先生认为:“中国人是儒释道审美,美国人是一种弗洛伊德式的审美。”

因为,在中国的文化和影视作品中,美的人一定要长得很“仙”,但是美国认为美的男性/女性是hot的,翻译过来就是最具有青春的身体荷尔蒙吸引力的青少年男女的形象(就是男性运动员和女性cheer leader)。

至于中美文化之间的排斥因素也有很大差别,例如我们非常避讳显得自己“蠢”;然而,美国人则非常避讳显得自己“身体不好”。

就如同在疫情期间,欧美人即使生病了也愿意不戴口罩,这一点亚洲人都不能理解,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这个文化的差异所致。

一国文化背后蕴含着特定的价值理念,特朗普打压国际版的抖音、微信等中国社交软件的背后,其实就是在限制中国的文化和价值理念输出。

如阿富汗那样,一国的领土可以被攻占,政权可以被随意更迭,但无论是苏联还是美国,自始至终都无法在阿富汗站稳根基。因为,阿富汗的伊斯兰文化凝聚着阿富汗人民。

同样,中美之间的角力也在文化中展开。

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制度上显然有别于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这些差异并没给中国在世界双边和多边关系中造成过多的影响。

甚至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初期,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差异并没有给中美关系造成实质性影响。

但是,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差异,却成为美国政府制衡中国的借口和理由,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尤其是自2021年以来,中美之间的战略关系彻底进入了全面战略竞争时代。

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之所以成为中美关系的焦点,原因是美国始终没有放弃改变中国社会制度的企图,美国试图使中国走入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利用经济发展把中国改造成所谓的西方民主社会。

这未能成为现实,便构成了对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的挑战。

美国有意扩大这种差异,目的就是要遏制中国的崛起,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为砝码既能得盟友国家的赞同,又能有效地拉拢资本主义国家,形成对中国的孤立。

其实,对这种意识形态问题,我国领导人曾明确指出两国相处,要彼此尊重对方。但是,美国政府并不希望放弃因循守旧的观念,仍然固步自封,狭隘地将中国视作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不遗余力地展开全方位的打压,从而以期望能够继续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

美国启动的“中国行动计划”,使得中美文化的交流限制增加。

而且,美国将越来越多美国研究人员列为“非传统信息收集者”,阻止其与中国企业合作。中美意识形态领域的冲突,逐渐波及到文化领域,在美国的很多孔子学院竟然会被当做“间谍中心”而被迫关闭。

结语

拜登政府把中国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无视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和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努力,从经济、国际政治、军事、科技、文化等全方位、多层次的角度,对国展开了遏制、打压和对抗。

虽然,在拜登执政美国后,中美双方展开了多轮的会晤和谈判,而且拜登特使即将访华,但中美之间暗流涌动的对抗有增无减。

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会竭力地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以防止自己被快速发展的中国超越。

而防止自己被对手超越的手段无非就两种,一种是自己更快地发展甩开对手,而另一种是去打压、摧毁竞争对手。

纵观全球,中国是唯一可能撼动美国霸权地位的竞争对手。在这一情况下,不甘被超越的美国选择了后者。

因此,虽然短期内中美两国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中美之间的经济、军备、科技和文化等层面的竞争和角逐会愈加激烈,不会因为政权的更迭而发生改变。

我们应该对此有明确的认识,坚定不移、团结一致地搞好发展,提升自己的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做好积极的防范和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