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朋友 誰是敵人?歐盟要獨立於北約建軍 說明已經想明白了

美國「後院」失火?歐盟欲建立獨立於北約的「歐洲聯軍」,北約秘書長緊急發聲反對!

一、歐洲可以和美國同富貴,但憑什麼和美國同患難

常年來,美國一直和歐洲發達國家在國際事務上同進退,顯得其關係相當緊密。不過事實上,脫離美國控制、成為世界一級的想法從未離開過歐洲政治家的腦海。從歐洲煤鋼聯營、到歐洲共同體,再到今天的歐盟,歐洲已經逐步開始使用統一的貨幣(歐元)、擁有統一的決策機構(歐洲理事會)。儘管中途出現了英國脫歐這樣的挫折,但總的來說,歐盟在經濟和政治上的合作是非常成功的。不過在軍事方面,歐盟的進展卻乏善可陳,雖說歐盟一度組織了一支「歐洲快速反應部隊」,但是時至今日,這支部隊甚至沒有一名士兵,早就名存實亡了。

不過歐洲的許多政治家仍未放棄讓歐洲擁有一支完全屬於自己的軍隊的理想,尤其是近幾年,先是特朗普罔顧盟友利益,大搞「美國優先」政策,和法國、德國等盟國打關稅戰,或要求一些有美軍駐軍的國家多繳納軍費;接着又是美國逃離阿富汗,拜登在撤軍行動中常常作出只顧讓美軍先走,絲毫不顧及盟國友軍的行為。這些事情都深深地刺激了歐洲,因此建立一支「歐洲聯軍」的呼聲又高漲了起來。近日,歐盟軍事委員會主席克勞迪奧·格拉齊亞和歐盟外交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何塞普·博雷利聯名呼籲,歐盟各國應當通力合作,組建一支至少擁有五千人兵力的快速反應部隊。

其實歐洲的這種想法是可以被理解的,自從歐洲將全球頭把交椅轉移到美洲大陸以後,對於曾經的霸主們來說,「寄人籬下」的滋味並不好受。如果說歐洲持續了數百年的戰爭只是自己家親戚因為「分贓不均」甚至是「互相看不順眼」之間的家族爭鬥的話,「皇冠」戴在了外人頭上,歐洲的這一幫「貴族們」從內心來講多少有點口服,心不服!

誰是朋友,誰是敵人?歐盟要獨立於北約建軍,說明已經想明白了

在美蘇爭霸期間,蘇聯強悍的武力迫使歐洲需要有人來幫助自己分擔壓力,如今蘇聯早已不復存在,而眼下的俄羅斯因為經濟等問題發展依然受困,並且因為俄歐之間在能源問題上有着合作的可能性,未來俄歐關係如果美國不橫加阻攔,必然不會像如同當年的蘇聯一樣,相互絕對對立。因此美國也是看到了這層原因,在「北溪」2號工程當中,不遺餘力地進行阻止。

而為了能夠繼續站在歐洲「貴族」的肩膀上,美國甚至人為地製造出了美國人口中的第二個「蘇聯」。美國不止一次地表露與華博弈是第二次的冷戰。但歐洲的「貴族」們心裡很清醒,拋開美國不談,如今的中國與歐洲相隔萬里,對歐洲沒有任何防務上的壓力,並且眼下的中歐關係能夠讓歐洲獲得具體的實惠。因此即使歐洲對華發難,在很大程度上,美國的脅迫也占了一定份額的主導因素。

航天君常講我們可以把複雜的國際關係簡單化。歐洲在美國強大時,擁有了一塊自願庇護自己的「盾牌」何樂而不為呢?如今,美國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衰退之路,歐洲是時候思考自己的未來了!而此次實質化的再次提出擁有五千人兵力的快速反應部隊,更像是對美國的一次試探。

誰是朋友,誰是敵人?歐盟要獨立於北約建軍,說明已經想明白了

二、歐洲想要擁有歐洲的軍隊,很大一方面是出於對自身發展的擔憂

歐洲想要有自己的軍隊,誰最受刺激?答案有兩個:北約和美國。但實質上只有一個,那就是美國!

儘管現在美國還未對此事發聲,但是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卻立馬跳出來表示反對了。九月五日,斯托爾滕貝格接受了法國媒體《電訊報》的採訪,表示北約會「非常歡迎歐盟在軍事領域作出新的嘗試和更多的貢獻,但是不應該試圖取代北約」。斯托爾滕貝格認為,歐盟若組織一支獨立於北約的軍隊,勢必會破壞「歐洲和北美的聯繫」。他表示,目前西方世界並沒有足夠的力量和資源來建立「兩套軍事系統」,因此歐盟應當放棄「複製北約的想法」。

歐盟希望擁有一支不受美國控制的軍隊是非常符合歐盟現實利益的,在冷戰期間,蘇聯軍隊擁有一周之內從東德邊境打到英吉利海峽的能力,因此西歐各國需要來自美國的軍事保護,在那時北約對於西歐和美國而言,是互利共贏的。但是現在,蘇聯早已解體數十年之久了,如今的俄羅斯既不能,也不想對歐洲大陸發動全面攻勢了,因此歐洲對美國的軍事依賴程度越來越低。反而是美國,卻將北約當作一個工具,要求歐洲各國派兵跟隨美國參與各項軍事行動,打着「盟友」的旗號,讓歐洲各國去參加和自己國家毫無關係、但是與美國利益有很大關係的戰爭。

美國這樣的行為自然會造成歐盟的強烈不滿,因此近年來,關於組建「歐洲聯軍」的聲音從未停止過。比如2016年時,歐盟主席容克就曾指出,歐洲需要自行組織一支軍隊來保護自己。2018年,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公開表示,歐盟應當組建一支「歐洲聯軍」,甚至還因此受到了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嘲諷。但是無論如何,歐洲聯合起來,成立自己的軍隊是符合歐盟自身利益的,是符合世界多極化進程的,是大勢所趨。

因此來看,歐盟擁有一支軍隊,更符合歐盟發展的自身利益。正如前文所言,「貴族」不會長久地「寄人籬下」。沒有軍隊的歐洲,就像是沒有牙的老虎。就如同歷次與美進行聯合軍事行動時,歐洲出力不少但永遠只能是處在被支配的地位!

當然擁有了歐洲自己部隊的歐盟,也就有了和美國唱對台戲的實力。如今歐洲從經濟,從科技等多方面來說,都是毋庸置疑的巨無霸,但是唯獨在軍事實力上,歐洲無法匹配自身作為多極世界中一級的存在。

誰是朋友,誰是敵人?歐盟要獨立於北約建軍,說明已經想明白了

當英國脫歐以後,英國未來的發展必定與美國更加緊密,再加上英國與美國同是海權國家的屬性註定了未來兩國會越走越近。而在聯合國五常的位置中,歐洲也就從原來英法的兩票變為了一票,美國相應得更加牢牢地拉住了英國的一票。如果歐洲依然如此前一樣跟在美國的身後,那麼對於歐洲未來自身的發展,必將更加受限。就如同在北溪2號工程中遇阻一樣,美國的橫加干涉,讓歐洲處處掣肘,而這樣導致的結果是最終損失的都是歐洲的利益。

也正是因為看到了歐洲未來發展的阻力,此次在美國遭遇阿富汗撤軍危機後,歐洲提出組建歐洲軍隊的想法就是想將歐盟更緊密的聯繫在一起。而他們想要貫徹的觀點只有一個: 歐洲是歐洲人的歐洲,不是美國的歐洲!

可以合理預測,未來在聯合國的大舞台上,法國將會更多的站在歐洲的角度進行博弈權衡,而德國等傳統工業國家,將會承擔起歐洲復興「發動機」的重任!

三、歐洲的想法固然美好,卻阻力依然巨大,不過能夠看到勝利的曙光

誠然,歐盟若建立一支聯軍存在不少問題,首先最大的問題自然是來自美國的阻撓,幾十年來美國一直盡心盡力地阻止歐洲真正地聯合起來,當年歐盟推出歐元前後,美國就多次對歐元發動貨幣戰,試圖阻擊歐元,只不過沒能成功。如果未來「歐盟聯軍」的組建真的提上議事日程,那麼美國一定會竭盡全力去破壞的。

其次,問題出在歐盟內部,歐盟擁有二十七個成員國,各個國家的發展程度不同、國防政策不同、外交政策不同。一旦組建聯軍,各國出多少兵、出多少錢,聯軍究竟由誰指揮,這些問題都會極大地阻礙聯軍的建立。更何況,歐盟擁有足足二十四種官方語言,這就意味着一道軍事命令要通過二十四種語言去下達,這會給部隊的指揮帶來災難性的影響。但是只要歐盟各國可以同心戮力,上述問題一定是可以克服得了的。而到那時,已經搖搖欲墜的美國霸權將迎來極為沉痛的打擊。

誰是朋友,誰是敵人?歐盟要獨立於北約建軍,說明已經想明白了

其實從歐洲「窮則思變」可以看出,歐洲是被美國坑怕了!或者換句話說,歐洲在沒有利益可以擷取的情況下,不願意再去做美國全球戰略的那個「刀尖」。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從全球事務發展的角度來看,越發團結的歐洲在一定程度上將成為遏制美國霸權肆意妄為的第三股力量;越發團結的歐洲也能在更多事務上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而避免成為美國的犧牲品。

畢竟在朝鮮戰場上,美軍為了自身撤退,給英軍陣地發射照明彈的故事在歐洲流傳了幾十年,而在中美貿易博弈期間,美國忽悠澳大利亞對華「開火」,自己則搶占澳方原本的紅酒市場的行為,大家也都看在眼中。關鍵時刻美國拋棄你沒商量的作風,已經讓歐洲的脊梁骨發涼!靠貿易保護自己?靠經濟保護自己?都不如靠軍事保護自己,歐洲人顯然已經看清楚了問題的本源!

就如前文所言,歐洲曾多次提出組建軍隊,但最後都不了了之。從大歷史的角度出發,過去歐洲的想法提出時,美國的國力處於巔峰,自然會強加阻撓。但眼下,美國自身發展遭遇挫折,美國必然會阻攔歐洲的想法,但此次又能付出多少代價卻不得而知。在虛弱期放血,美國必然更「虛」。因此來看,即使此次建軍不成功,歐洲的放血行為,也為下一次提出建軍計劃,打好了基礎。

而除了美國的問題外,歐盟自身內部的問題,或許會因為外部壓力的擴大而形成統一。畢竟從現實的角度講,虛弱期的美國,哪還顧得上是否是盟友,澳大利亞市場被搶,「北溪」2號工程完工前被制裁,都是例子。歐洲單個國家的力量不足以和美國對抗,但整個歐盟的力量,可以和美國掰手腕,這或許是將大家團結在一起的重要因素!

誰是朋友,誰是敵人?歐盟要獨立於北約建軍,說明已經想明白了

偉人曾說過這樣一段話: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過去的一切革命鬥爭成效甚少,其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

如今我們把偉人的這段話送給正在試圖改變的歐洲人

「一帶一路」已經讓歐洲,看得見,拿得着

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

跟着美國

即使能夠拿到利益

也是「血淋淋」的利益

既然歐洲能夠看到事情的本質

那就行動起來

去團結真正的朋友,攻擊真正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