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怎麼敢超越美國?澳大利亞無腦反華 連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

據觀察者網9月4日報道,澳大利亞前總理保羅·基廷日前在該國知名媒體《金融評論》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莫里森政府挑釁中國以取悅美國》的文章,文中對澳莫里森政府提出了尖銳的批評,稱其不顧澳大利亞本國利益,其領導下的澳大利亞已經越來越被美國視為自己「恭順的隨從」,並將澳推向了與中國之間「完全不必要的全面對抗」。

保羅·基廷的言辭非常激烈,在文中直言不諱地痛斥,莫里森政府只顧一味地對美國阿諛奉承,傍上美國就覺得成了「耀武揚威的勝利主義者」,認為「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變成了一個敢和美國一較高下的國家,並且有可能變得更高」,這是「不可原諒的罪行……中國怎麼敢在經濟上超越美國呢?」

基廷無疑說了句大實話,對澳政府也頗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意味在裡面。近幾年,澳政府完全把澳大利亞淪為了徹頭徹尾的美國附庸,而且覺得所有國家都應該要跟澳大利亞一樣跪下,萬不能發展成為能跟美國有「一較高下」能力的國家,否則就是大逆不道。

雖然中國只是想做最好的自己,但我們的發展令美國相形見絀,這是以華盛頓奴才自居的澳政府難以接受的,於是逐步推動澳大利亞成為一個反華國家,他們在干出有損中國切身利益的反華行徑時,連自身的利益都棄之不顧,以致中澳關係在短時間內便急轉直下。

如今,中澳關係被糟蹋成這個鬼樣子,完全歸咎於澳大利亞政府。

作為一個曾經在澳大利亞歷史上相當有作為的政治家,基廷之所以要站出來對本國政府無底線親美以及不計後果的反華行徑口誅筆伐,是因為他認為澳大利亞擁有遼闊的國土及海洋面積、豐富的礦產資源以及數不清的天然良港等,發展條件得天獨厚,具有成為一個強國的潛力,完全不必要依附於美國或者任何其他國家,不必要充當任何強權國家的棋子。

基廷認為,華盛頓一定要將中國視為挑戰其全球霸權地位的對手,不遺餘力地對中國施以打壓和圍堵,挑起中美之間的大國對抗,這些都是美國自己的事,澳大利亞根本不必要在其中選邊站隊,動捲入大國博弈的漩渦——這雖然討好了美國,但卻徹底得罪了越來越強大的中國,致使中澳關係變得不可轉圜,這對澳大利亞的利益十分不利。如果莫里森是一個睿智的政治家而不是短視的政客,其最應該做的事就是不搞選邊站隊,而是儘可能在中美兩個大國之間左右逢源,兩邊取好。

基廷自己就是這樣一位優秀的政治家,其1991年至1996年擔任澳總理期間,讓澳在政治上儘量不得罪美國的同時,也努力與中國保持友好的外交關係,從而讓澳享受到了中國多年來改革開放發展的紅利,為中國逐漸變成澳大利亞在全球最大的經貿夥伴、最大的產品出口市場打下了基礎。可惜「崽賣爺田不心疼」,霍華德、基廷等友華政客為澳大利亞創造出來的中澳經貿合作良好條件,被這幾任澳總理毀了個乾乾淨淨,尤其是現任總理莫里森。

這幾年在中國的強烈反制之下,澳大利亞確確實實感到「疼」了的,故而近年來一直有澳工商界人士向莫里森政府疾聲呼籲,稱應該考慮緩和中澳關係,可最終都很不樂觀,如同是對牛彈琴,澳政府仍在反華道路上狂奔不止。

澳大利亞如此無腦反華,讓基廷着實看不下去,於是撰文警示莫里森政府:不要對中國做不必要的挑釁,把中澳關係帶進死胡同!但我相信,已走進死胡同的莫里森政府很難聽得進去,只有中國把澳大利亞打痛了,才會讓他們真正地清醒下來。

事物都有滯後性。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中澳在蜜月期積累的紅利,讓阿伯特、特恩布爾、莫里森這些人有了大肆揮霍的資本,以至於肆意惡化中澳關係並沒有受到太嚴重的懲罰。但我們也應該看到,今人挖坑後人就得掉坑,澳大利亞得罪中國苦日子還在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