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赢不了的对华贸易战,中美经贸关系四载回眸

2021年已过去三分之二,拜登入主白宫也已7个月。8个月来中美经贸关系的一个鲜明特点是政治关系和经贸实绩呈现截然相反的走势。在两国中央政府关系层面,即政治层面,经贸关系没有任何改善。拜登政府完全继承了特朗普政府对华对抗、围堵和打压的方针,没有改变前任政府的任何反华遏华的经贸政策。但在企业和地方层面,即经济层面,中美双边贸易出现空前兴旺的景象。特别是中国对美出口增长异常强劲,预计2021年全年出口总额创纪录将是大概率事件。美国商界积极加强与中国经贸往来并对未来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

注定赢不了的对华贸易战,中美经贸关系四载回眸

连番加税反助贸易热

  今年以来中美经贸关系呈现非常明显的分化。政治关系继续恶化,经贸增长却更加强劲。

  政治关系更加冷淡

  拜登继承了特朗普政府对华全部打压政策。其对中国的总定位是战略对手,总战略方针是对抗、合作、竞争,但核心都是对抗和打压。虽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8月24日在与美中贸委会等视频通话中表示,拜登政府对华经贸政策仍在审议,但7个多月来的行为已经证明这种“审议”早已结束。对抗和打压方针非常明确。

  在双边领域,拜登政府保留了特朗普政府全部对华加征关税、半导体芯片等封禁措施和所有的实体清单。进一步将经贸关系同人权、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挂钩,干涉涉疆涉台涉港问题;并重复那些无中生有的“胁迫贸易”“破坏规则”的陈词滥调。

  与特朗普政府简单粗暴的行径不同,拜登政府更注重联合盟友对中国进行全球围堵。拜登就任总统不到两个月,立即将美日印澳四方机制(QUAD)升格到国家元首级,强推印太战略。在经济上,推进排除中国的印太数字贸易协定。4月份,白宫召集半导体芯片供应链会议,旨在组建排除中国的美欧亚半导体产业链。6月份,在美国主导的七国集团英国康沃尔峰会上提出了全球基础设施投资倡议(B3W),企图与“一带一路”全面抗衡。同月欧美峰会决定成立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理事会(TCC),共同对付中国,共同制定规则和标准。

  可以说,拜登政府对华战略打压没有丝毫减弱,相反从特朗普的单打独斗演化为以价值观为基础、纠集盟友的合纵围堵,带有更大的危险性。

  经贸活动强劲增长

  与双边政府关系不同,双边贸易和美国跨国公司来华投资增长势头非常强劲。据中国海关统计,2021年前七个月,中美双边贸易额达到4045.72亿美元,同比增长40%;比我对全球贸易增幅34.9%高出5.1个百分点。其中我对美出口3024.47亿美元,增长36.9%;从美进口1021.26亿美元,增长50.4%。按此年化计算,如今年后五个月不发生颠覆性意外,全年双边贸易额将非常接近甚至可能超过7000亿美元大关,比2018年的历史最高水平6335亿美元高出一成左右。在出口方面,考虑到2020年同期基数低的因素,前七个月月均达到432亿美元,比历史最高的2018年月均399亿美元高出8%以上,全年对美出口总额将明显超过历史最高的2018年4784亿美元水平。

  中国美国商会白皮书显示,三分之二的会员企业将中国视为优先市场。美中贸委会近期发布的白皮书显示,被调查的会员企业有95%在2020年实现了在华盈利,四分之三的企业认为在中国盈利前景好于全球,或与之持平。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最新统计显示,无论2019年还是2020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增速(5.2%和9.4%)都远远超过对全球投资的增速(两年分别是2%和4.1%)。

  注定赢不了的对华贸易战

  拜登政府迄今恪守其前任单方面对中国约3700亿美元产品的额外关税,戴琪称之为对华谈判的“筹码”。但事实证明,对华关税已经失败。如图表所示,关税加征并未挡住中国对美出口的增长。

  额外关税给美方带来重大损失

  据穆迪公司计算,美国对华加征的额外关税,92.4%由美国进口商承担,因此受害者是美国经销商、消费者和下游生产商。据美中贸委会2021年1月份发布的题为《美中经济关系:关键时刻的关键伙伴关系》报告显示,对华贸易战使得美国2018-2019国内生产总值(GDP)减损1080亿美元(占总量的0.5%),损失24.5万个就业机会,家庭实际收入减少880亿美元,美国公司市场资本化减少1.7万亿美元。美国财长耶伦不久前直言,关税严重伤害了美国消费者,又加剧了美国通胀。而美国由于一年多来无限量放水的财政货币政策,通货膨胀苗头日益严重,2021年5、6、7三个月消费物价指数连续同比上涨5%以上。该报告还预计,如果中美贸易战继续升级,今后五年美国GDP将合计减少1.6万亿美元,就业岗位将减少73.2万个。因此,美国商界要求取消对华关税的呼声日益强烈。美国3500多家企业在美国国际贸易法院状告联邦政府,要求取消对华关税并赔偿损失,法院已冻结联邦政府关税结算。美中贸委会、美国商会等主要商业组织致函戴琪,要求取消对华关税。

  脱钩中国没有可能

  白宫限制芯片对华出口并没有产生影响。2021年前7个月,中国半导体芯片进口额达到2333.3亿美元,同比猛增27.2%,净增约500亿美元。美精心设计和推动的半导体芯片与中国脱钩也不会有前途。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研究,2021年和2022年全球将新建29家晶圆厂,其中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各8家,日韩各两家,即亚洲占去20家,欧洲两家,美国只有六家。中国芯片市场占世界33%,几年后将达到40%。美国如何把中国“割出去”呢?

  2021年前7个月,中国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35.1%。其中与东盟、欧盟和美国贸易分别增长35.2%、33.9%和40%。即与三大市场的增幅对全球的增幅高度吻合,说明中国与这些地区的供应链与全球供应链高度契合,并无变化。

  在金融领域,有消息称,华尔街准备甩开华盛顿,直接与中国商谈金融合作。稍早时美国半导体协会也与中国行业组织成立了中美半导体协会,保持和增进合作。

  因此,特朗普政府发动、拜登政府继承的对华贸易战,只是美国少数政客出于政治利益设计的政治行动,违反中美两国经济互补的客观经济规律,因此必然失败。

  应对艰难希望在前

  一方面,拜登政府战略上打压围堵中国的既定方针不会改变,不能抱有幻想。

  另一方面,美国广大商界、企业和地方政府继续积极发展对华经贸。中美两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大规模的复杂的分工关系,决定了双边贸易和美商对华投资将遵循客观经济规律,而不是听从华盛顿政客们的设计。因此,中美经贸依然规模极其庞大且继续扩大。它仍然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

  因此,我们应当看到两个美国:联邦政府和部分精英的美国和商界、民众、地方的美国。不能简单地看成美国全社会反华。

  基于两个美国的判断,我们对美经贸关系的处理也应采取两个方略:对联邦政府美国的污化、围堵和压制,坚守底线,坚决斗争;同时在原则基础上,争取可能的合作。对商界、民众和地方的美国,一如既往,大力发展经贸往来。

  政府经贸对话应常态化

  拜登政府在继续对华施压的同时,也在寻求某种交流。两国政府经贸交流渠道已经正常。但中美官方经贸关系能否改善,中美能否恢复对话机制,难度还相当大。因为关键要看美方能否纠正特朗普政府对华经贸政策的方向性、历史性错误。8月29日,王毅外长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时明确表示,中方将根据美国的对华态度考虑如何同美方接触。稍早时王毅外长在天津接见美国副国务卿舍曼时,给美方划下了三条红线,列出了两个清单,其中经贸方面要求美方取消加征的关税,取消实体清单,取消对华技术封禁和打压。因此,中方和美方能否进入实质性对话,取决于美方表现。其中一个基本前提是美国是否无条件取消对华加征的关税。对此不应有任何附加条件,不得以中国是否做出其他让步为前提。因为美国单边关税违反世贸规则,中方当即诉诸世贸组织,并得到世贸专家组裁定。如前所述,美方单边关税已经失败,戴琪扬言将关税作为筹码也沦为笑话。也不得与执行第一阶段协议中方增购美国产品与服务挂钩。因为第一阶段协议条款不涵盖关税问题。

  在美国接受中方两个清单的前提下,中美经贸对话和磋商应当常态化,并力争取得更多实质性成果。但美国国内政治生态决定了不可能总体接受这两个清单,最多走出一小步,同时要以对华新的打压为平衡。

  因此存在另一种可能性,即小步走。美方在总体坚持错误立场的同时,也在寻求与中国的某些合作,例如应对气候变化,及其他某些具体合作项目。中方也不会放弃不影响我总体立场的某些具体项目。

  关于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迄今中国从美国进口实绩远低于承诺的增购额。这被美国不少人抓为把柄,国内也存在一些误解。根据协议,中国承诺两年内增购2000亿美元产品与服务,其中产品1621亿美元。这是以美方统计的1997年中国从美进口实绩1298亿美元为基数。按照协议,第一年(2020年)应增购639亿美元,第二年再增购982亿美元。按此计算,第一年即2020年从美购买总额应达到1937亿美元,按中方统计,2020年从美进口实绩是1349亿美元,相差588亿美元;2021年前7个月为1021.3亿美元,折年率1750亿美元,也未达到第一年指标。

  这实际上是个误解。首先,协议规定的是进口承诺,不是进口实绩。外贸中常见的是,最后达成的进口合同,一般小于协议额;而实现的进口实绩又小于合同额(履约率问题)。另外,即便签了进口合同并履约,很多也要经过几年,特别是大型设备。第二,协议规定的承诺不是无条件的,有三个条件:第一不得违反世贸非歧视原则,不能靠减少从其他地方进口来增加从美进口。2021年前7个月,我国从全球进口同比增长34.9%,从美进口增长50.4%;说明对美国已有适当照顾,但不能照顾得太多。第二以价格为基础,美国供货如高于其他来源,可不选择美国。第三基于商业考虑。企业认为无需要,可以不买。又有两个变量:遇到不可抗力,可以商量;遇到美国出口限制,可以提出。这两个变量都发生了。

  因此,中方仍然遵守并执行第一阶段协议。拜登政府则对特朗普政府达成的该协议十分不满,认为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因此,中美暂时谈不上第二阶段协议谈判。

  加强商界经贸关系往来

  在正确应对和处理双方政府间关系的同时,应把更大的精力投入到与美国商界、企业的合作。要眼睛向下,面向美国州地政府、商会协会、广大企业。鼓励中国企业排除政治干扰,积极发展与它们的贸易、投资和技术合作。中美应首先恢复省州交流合作机制。

  在处理与美国商界的关系上,需要抓大而不放小。

  抓大,即努力推进改革开放,进一步打开大门,创造良好、公平、法制化的营商环境。不放小,即高度重视听取并努力解决美商的具体合理诉求,帮助解决它们在中国经营中的困难。美中贸委会2021年会员调查反映,存在不公平竞争的问题。我们需要认真听取,认真调查。凡确属不符合中央政策,不符合国民待遇和公平竞争法律的问题,一定迅速解决。要抓典型案例,赢在细节。

  中美经贸关系正处在两国建交40多年来最困难的时期,又处于新机遇的窗口期。只要我们坚决贯彻中央对美工作的方针,坚决反对美国政府反华、遏华的错误方针;又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机会,推进特别是与美国商界、地方的合作,2021年,中美双边经贸将可能在困难中获得新发展,并为防止中美关系进一步下滑发挥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