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志愿军第50军,是由长春起义的国民党第60军改编而成。四野大军挥师南下入关时,50军留在了东北。1949年6月,50军在军长曾泽生的率领下奉命南下,参加了鄂西战役,后随二野进入四川,参加了成都战役,俘虏国民党第七十九军七千余人。

1950年2月,50军归入四野作战序列,部队开始转为建设,分散在湖北、河南等地执行水利工程建设、生产和剿匪等任务。同年7月,东北边防军成立的时候,50军没有被编入,当时中央军委考虑调四个军执行东北边防和准备入朝作战足够了。

朝鲜半岛的局势一直在不断地变化,志愿军入朝参战基本上成定局了,邓华和洪学智反复考虑和商议后认为,我军一贯是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四个军开始作战后,后方会空虚,需要部队来维护。

于是,在他们两人的建议下,第50军和66军被紧急编入东北边防军。

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曾泽生将军

不批评比批评更让曾泽生难受

9月的时候,50军进行了精简整编,部队由5.8万人减至3.3万余人。接到入朝命令后,50军紧急收拢分散执行任务的部队,立即乘坐火车北上。刚抵达东北的第50军,又接到上级的命令,立刻过江,参加第一次战役。

50军的渡江时间是10月25日,比其他四个军迟了6天。

仓促入朝的第50军没有地图、没有翻译,没有进行作战动员,一切供给全无准备。第一次战役的时候,入朝时间较晚的第50军和66军担负西海岸防务,主要的作战任务由西线的38、39、40三个军担负,42军在东线阻击美陆战1师和南朝鲜首都师的北进。

第二次战役,彭总采用诱敌深入的计划,重创联合国军。实事求是地说,前两次战役,第50军打得很不理想。由于遭敌阻击、行动迟缓和兵力不集中等原因,50军连续三次扑空,接连错过了歼敌的好机会。

第二次战役结束后,曾泽生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因为在第一次战役中38军因为贻误战机,军长梁兴初被彭老总骂了个狗血喷头。可出于曾泽生意料的是,在第二次战役中重蹈覆辙的50军并没有受到彭总的丝毫责备。

这让曾泽生心里更加难受,50军是起义部队,彭总对他们没有严厉地批评,明显的客气是不因为是彭总没有拿他们当自己人?不仅曾泽生这位起义的军长心里不好受,50军的士气也受到的严重的影响。

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50军的作战会议上,各级指战员们的情绪相当激烈,如同炸了锅一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埋怨、发牢骚。尤其是从其他部队调到50军的干部们,几乎没有几句好话。客观地说,当时还是有部分人对50军这支起义部队存在一定的偏见。

“打的什么鸟仗?连美国佬的一根毛都没抓到,太窝囊了。”

“我们根不正、苗不红,既然成了“解放军”,想挨骂都靠不上边!”

“这个部队不能待了,我们要求调回老部队去!”

。。。。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曾泽生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连“解放军”在一些人的口里都变了味。一个令曾泽生无比痛苦的事实,明明白白地摆在了桌面上:没人瞧得起他这支“解放军”,也没有人从内心里尊敬他这位“解放军”的一军之长。

铁青着脸的曾泽生终于忍无可忍,怒吼道:“这“解放军”的军长老子也不想干了,我马上向毛主席写申请,要求调到38军去当一名伙头兵!”他一语既出,举座皆惊。

实际上,这样的问题不仅50军存在,其他部队也有。

归根究底,是由于部队仓促出国作战,思想动员工作没跟上,政治工作和党的工作一度“陷入停顿”,以至于指战员中“右倾报名、短工帮工思想”普遍存在,“走糊涂路、吃糊涂饭、大糊涂仗、稀里糊涂到朝鲜”之类的怨言,一度流行。

针对这类问题,第二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党委决定:利用作战间隙,全军上下普遍开展为期一周的思想整顿,总结经验教训。经过整顿后,官兵的思想情绪得到了迅速的扭转,部队求战热潮空前高涨。

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全歼英军皇家坦克营,率先攻入汉城,50军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1950年12月31日,第三次战役打响,38万志愿军将士突破临津江,向三八线发起猛烈进攻。50军同38、39、40军一起组成右翼纵队,由韩先楚统一指挥,在6个加强炮兵团的火力支援下,对联合国军发起反击。

憋足了一股劲的50军官兵在军长曾泽生的指挥下,一路势如破竹,曾泽生一直随队靠前指挥,他要求所有指战员一定要打一个翻身仗。50军过江后,向汉城方向推进。

在碧碲里,冲向汉城的50军干净利落的打垮了美军的一个营。美军这个营还能动弹的全部拔腿开溜,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和伤员,还有一支并肩作战的兄弟部队——英军皇家重坦克营。

其实英国人也够倒霉,李奇微撤离汉城的时候,派出英军第29旅当炮灰,掩护美军撤退。英国人不是傻子,感觉情况不妙,也纷纷拔腿开溜,但其王牌部队重型坦克营被50军死死咬住了。

英军派出一千多人回头拼命救援被围困的坦克营,却被50军打得尸横遍野。眼看美军越跑越远,再不走主力也要搭进去,英29旅的官兵们纷纷在胸前画起十字架,为被围困的兄弟祈祷一番后,也溜了。

到了夜晚,围歼重坦克营的战斗开始了。50军的战士们扛着炸药包,对这些铁疙瘩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一夜下来,英军皇家重坦克营的31辆坦克都被50军的将士们,用最原始的办法干掉了。

第二天早上,两个营全歼英军31辆坦克的战报报到了军部,军长曾泽生和政委徐文烈既惊喜又惊讶,50军太需要这样一场胜利了,但他们同时又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回落到自己的头上,担心下面人是不是谎报了战绩?

于是,曾泽生和徐文烈派军政治部的记者前往战场调查取证,并向他交待:“你用照相机给我拍下来,他们要敢造假,我毙了他们!”

碧碲里一战,50军的将士们用原始的炸药包,干掉了英军王牌重坦克营,足以名垂青史。

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50军率先攻入汉城

解决掉英军后,50军立即扑向汉城。

1月4日,志愿军夺取汉城,而最先攻入汉城的的部队,就是志愿军第50军148师442团1营及配属给1营的团部机炮连,一共700多人。率先攻入汉城的意义非凡,这是一项足以载入史册的荣誉,而这个荣誉被50军拿到了。

关于到底是哪支部队率先攻入汉城这件事,颇有一些争议。因为最早攻入汉城的部队有三支:39军116师、50军148师、北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

而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和政治部主任杜屏的回忆录为代表的多数志愿军战史,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汉城的部队是如此排序的:志愿军第50军,志愿军第39军,北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

第39军116师的一支侦察队于1月4日天亮后,进入汉城,没有与美军发生交战。而志愿军第50军442团1营于1月4日凌晨攻入汉城,并遭遇了还未撤离的美军,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为此1营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50军军史记载了第442团1营攻占汉城的战果:“经1小时激战,共毙敌50余人,俘虏美军1人,南朝鲜军2人,缴获火箭筒一具,自动步枪14支,击毁通讯车一辆。”

但是,由于上级没有给442团的这支先头部队配备电台,而39军的侦察队则是带了电台,将攻占汉城的情况早50军一步报给了总部。随后,总部发布了关于39军116师首先占领汉城的通告,而对50军148团一个字也没提。

为此,曾泽生专门向总部汇报了442团首先攻占汉城的实际情况,彭老总和志司领导人十分重视,立刻派人核查。经过核实,总部在后来的战役总结中,关于占领汉城的叙述中,补上了第50军,将50军排在了39军之前。

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汉江南岸阻击战,50军一战成名

第三次战役结束后,在彭老总的坚持下,志愿军各部转入休整。然而,还没来得及休整多久,李奇微就指挥联合国军发起了全线进攻。1951年1月27日,彭总下令各部停止休整,准备作战。

李奇微将进攻的重点放在了西线,因而在西线上布置了主要兵力。彭总则将主要兵力集中在了东线,以集中优势兵力分割围歼东面的敌人,而在西线上只部署了38军和50军两个军,阻击敌人主力部队的北进,为东线战场赢得时间。

38军和50军,将面临的是一场险恶的阻击战。

修理山,汉城南边的一个重要高地,是敌人北进汉城的必经之路。防御修理山的便是志愿军第50军。

1月26日,美军攻占水原。27日,美军第25师接近修理山。此时的修理山上,遍布着堑壕和密集的射击孔。美军第25师师长基恩否决了参谋们提出的绕过修理山,利用公路和坦克中队向北进攻的建议,而是决定夺取修理山,再利用装甲纵队前进。

1月31日早晨,美军第25师的炮兵连经过两天的准备,开始对修理山上的志愿军阵地发动了长达一个小时的炮击。从朝鲜半岛西海岸的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攻击机也飞临修理山上空,进行猛烈的轰炸。

敌人的炮火还在准备的时候,参加冲击的美军已从左右两翼使用营级炮火协助,修理山一线的志愿军阵地全部被硝烟和炮火覆盖。美25师35团首先发起冲击。

敌人在左翼攻击的第一梯队是二营中校营长麦特利指挥的F连。在炮火延伸的时候,F连士兵呐喊着向修理山前沿阵地发起冲击,遭到志愿军将士们的顽强反击。激战至中午,F连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占领了阵地棱线,50军也损失了近40人。

敌人在右翼进攻的第一梯队是由中尉格兰德指挥的E连。在美军炮火的掩护下,E连冲过攻击线上的一片稻田,接近了前沿棱线。美军士兵沿着陡坡往上爬,立即受到上面子弹的拦截。也是接近中午的时候,E连以伤亡20余人的代价占领前沿棱线,阵地上的50军也付出了20余人的伤亡。

31日中午,修理山的前沿阵地丢失。

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美军攻下前沿阵地后,并没有立刻发起进攻,而是等待空中火力支援。然而,美军士兵们等了近两个小时,也没有等到空中支援;敌人的炮兵对修理山阵地又发动了一轮猛烈的炮轰,之后,步兵开始发起进攻。

坚守阵地的50军将士们沉着应战,冲在最前面的美军一个排瞬间被打得四分五裂,美军的飞机依旧没来。阵地上的志愿军将士们绕到敌人的侧后,发起猛烈的反击。美军士兵发疯了一般向后跑去,志愿军将士们端着刺刀在屁股后面追。

激战两小时后,没有得到空中火力支援的美军,在留下一地尸体后,撤退了。

第二天,美军继续发起攻击,但都被坚守阵地的志愿军将士打退。激战一天,美军毫无进展。这天夜里,下了一夜的大雪。

2月3日天亮后,美军第25师开始向修理山主峰发起进攻。令右翼敌人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没费什么力气就爬上了主峰,而左翼的土耳其旅也传来好消息,说他们也上了主峰。修理商的的雪雾很大,美军没有看到他们右前方的棱线上,有两路纵队正悄悄地向他们背后运动。

天黑了下来,修理山顶上的美军个个惶恐不已,因为他们知道,天一黑,中国军队说不定就会从什么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

午夜时分,美军的阵地上突然飞来一连串的手榴弹,同时步枪和机枪的子弹也密集地飞过来,而这些射击居然是在距离他们不到十五米的地方进行的!美军士兵从战壕中爬出来,向可以藏身的岩石后面四处爬散。阵地立刻就丢失了。

几乎同时,土耳其旅的阵地上传来更为激烈的枪声,不一会儿,一群浑身是血的土耳其人跑到美军的阵地上,用混乱的手势说,他们被击溃了!

实际上,在修理山上,50军修建了十分隐蔽的屯兵洞和隐藏物资弹药的洞。白天,土耳其旅爬上修理山的时候,没看见一个志愿军将士,殊不知在他们的脚下的工事里,不但隐藏着大量的志愿军将士,还屯集着足以支撑一个星期的物资弹药。

由于土耳其旅十分迅速的溃败,修理山主峰上只剩下了美军E连。志愿军将士们对E连发起猛烈的进攻,激战半夜,在歼灭E连一半后,不得不撤出战斗。因为天亮了,敌人的飞机来了。

这场阻击战,50军打得很艰难,不仅仅是敌人的火力十分凶猛,更为重要的是严酷的环境和物资的短缺。这时候,志愿军的后勤运输是最为艰难的时候。2月7日,完成阻击任务的50军奉命撤到汉江北岸组织防御。

打完汉江南岸阻击战,曾泽生含泪说道:我们能在兄弟面前抬头了

当满身硝烟的曾泽生来到志司复命时,彭老总紧紧握住他的手说:“50军打得好,你指挥得好,我给你补兵,苏式武器来了,优先给你们50军换装!”

军人都有血性,有荣誉,闻言后,曾泽生这位在美军面前毫无怯意的铁血汉子也忍不住眼泪滚落,说到:“我们尽力了,我们能在兄弟部队面前抬头了!”

“你这是什么话?就因为50军是国民党改编部队吗?我彭德怀和你一样,也是旧军队的杂牌湘军,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后妈养的,你回去告诉你们的官兵,彭德怀向50军的同志们鞠躬致敬!”

说完,彭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弯腰向曾泽生鞠了一躬。

第50军是作为二线部队进入朝鲜战场的,在第一次、第二次战役中,没有担负主要作战任务,也没有太出色的战绩,反而屡屡错失战机。然而,在第三次、第四次战役中,50军打得十分出色和英勇,不亚于任何一支主力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