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拜會」前夕傳來一則消息,拜登的態度讓烏克蘭總統很生氣

據環球網6月8日報道,得知美國總統拜登不打算在俄美峰會前與其會面,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對此表達了極度的憤怒與不滿。澤連斯基表示,「那將會是一個巨大錯誤」「我們現在更了解俄羅斯——因為我們多年來一直是鄰居,並且我們在東部有戰爭。」

不得不說,澤連斯基真是幼稚。到了現在,他還在以為是烏克蘭幫美國與俄羅斯打仗,是烏克蘭幫歐盟頂住了俄羅斯。回到2013年的時候,這個邏輯是成立的,因為那時美國和歐洲一心想聯烏抗俄。可現在,烏克蘭東部發生的戰爭僅僅只是烏克蘭的戰爭。

在此之前,美國在表面上維繫對烏克蘭的尊重,雖然口惠而實不至,但至少有口頭承諾。如今,華盛頓連表面上的尊重都不想給了,知道即使不把烏克蘭當回事,你也拿我沒招。美國心裡明鏡似的,如今徹底得罪俄羅斯的烏克蘭,顯然無法再走回頭路,重投俄羅斯的懷抱。

除非烏克蘭承認克里米亞半島屬於俄羅斯,承諾烏克蘭東部地區從烏克蘭分裂。現在的俄羅斯,不可能為了拉攏烏克蘭把這些吃進肚子裡的肥肉給吐出來,因為誰也不知道未來會不會上台一個親美反俄的政府。一鳥在手,勝過十鳥在林,這道理普京不會不懂。

正是吃定烏克蘭與俄羅斯結下了無法緩和的仇怨,美國這個極其自私自利的國家,才會在涉及烏克蘭利益的問題上無所顧忌,絲毫不考慮烏克蘭人的感受。此前一直承諾要吸收烏克蘭加入北約,也因俄烏有衝突這個藉口給無限期擱置。

而更重要的是,美國現在需要與俄羅斯緩和關係。從特朗普那一任期起,美國開始把主要的遏制對象從俄羅斯向中國轉移,如今基本形成兩黨的一致共識。想扳倒中國,不但需要盟友支持,拜登還需要俄羅斯人不給他搗亂。

在此之前,拜登已宣布中止對「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的制裁,一方面送德國一個人情,另一方面也是在向俄羅斯伸橄欖枝。當然,僅僅這樣一個籌碼恐怕登不上檯面,未來在敘利亞的問題上應該還會讓步。而到一定的時候,犧牲烏克蘭也並非沒有可能。

眼看形勢不妙可又無能為力,澤連斯基能不惱羞成怒嗎?

「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建成後,對烏克蘭經濟的打擊絕對是不可承受之重。每年30億美元的過路費,是烏克蘭養活軍隊的重要來源。沒了這筆錢,軍隊怎麼辦?更重要的是,不能再從中截留天然氣,烏克蘭寒冷的冬天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