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下手為強,普京就人權問題給拜登「上了一課」

與前任特朗普不同的是,美國總統拜登總是擺着一幅「人權教師爺」的面孔,對他國指手畫腳。他於5月30日在陣亡將士紀念日講話中稱,我們要「為全世界的人權大聲疾呼,因為這就是我們的身份使然」。他還承諾將,就人權問題當面向普京施壓,因為俄羅斯反對派頭頭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被監禁。 此前,他還針對所謂的新疆「種族滅絕」,威脅要讓中國「為踐踏人權付出代價」。

當拜登動不動就揮舞人權大棒「懲罰」他國時,他忘了美國的屁股一點也不乾淨。距離與拜登在日內瓦舉行首次會面不到兩周的時間,俄羅斯總統普京隔空喊話,先下手為強,狠狠地就人權問題教訓了拜登。他批評美國起訴參與一月份國會大廈襲擊的所謂「暴徒」,稱這是美國「雙重標準」的一個例子。

普京於6月4日在聖彼得堡出席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時,把拜登眼中的「暴徒」稱為「政治反對派」。他說,「當抗議者進入國會大廈時……這些人不是搶劫犯,也不是小偷,他們是帶着政治訴求來的。這不是真的嗎?它是。但他們拘留了450人。」

普京的「復仇遊戲」,引起美國人的強烈不滿,並在社交媒體上進行討論。

有網民稱,這裡有暴力的錄像帶,捆綁的帶子,還有吊死副總統的口號。暴力的「政治要求」不是民主運作的方式,普京先生!呆在你自己的房子裡,不要妄加評論我的國家——美利堅合眾國。

還有網民稱,普京關於襲擊國會大廈的聲明,聽起來就像一些在任的共和黨國會議員所說的。誰會在乎普京說了什麼?這傢伙簡直就是在暗殺那些批評他盜賊統治的人。他不過是個西裝革履的惡棍。

其實,1月6日發生在國會山的「最美麗風景線」,按照普京的說法,這些抗議者確實有政治訴求。他們認為2021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存在欺詐行為,這對特朗普不公平。但是,當類似的事情發生在烏克蘭、委內瑞拉、突尼斯和白俄羅斯時,美國稱之為「民主」。當同樣的一幕發生在華盛頓時,美國政客和媒體露出了另一張臉,這不是雙重標準是什麼?

最近幾天,拜登氣勢洶洶地下令美國情報機構就新冠溯源問題展開調查,同時要求中國公布武漢病毒研究所9名人員的醫療記錄。與此同時,針對中國要求調查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呼籲,華盛頓裝聾作啞,裝作什麼也沒有聽見。這不是雙重標準是什麼?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指責中國對澳大利亞搞所謂的「經濟脅迫」,聲稱「美國不會讓澳大利亞在球場上孤軍奮戰」。但是,華盛頓卻以「國家安全」為由,對59家中國高科技企業實施制裁,禁止美國企業與它們做生意。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什麼?

美國以莫須有的罪名指責華為搞監控,卻不料美國和丹麥狼狽為奸,監控德法等盟友的通訊卻實錘了。這是典型的賊喊捉賊。美國才是最大的「監控帝國」,連盟友都不放過。這引起了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強烈不滿,他們一定會在幾天後的G7峰會上討說法。《環球時報》評論稱,美國是一隻章魚,它的盟友就是它的觸手。它利用他們試圖統治世界,但要保持警惕,防止他們變得太強大。一旦它的利益受到威脅,章魚會毫不猶豫地切斷一個或多個觸角,甚至以它們為食。

拜登在5月27日的一次公開演講,惡狠狠地叫囂,「我們正處於二十一世紀競爭白熱化階段。美國必須是世界第一,我們承擔不了落後的後果。」中美之爭本質上是「老大」和「老二」之爭,美國一旦失去了「老大」的位置就意味着美元霸權的終結,而華盛頓再也不能在全世界剪羊毛,同時還面臨着更多仇人的清算。因此,美國以所謂的「人權」為藉口,干涉他國內政並且不擇手段,以換取自身的利益。

普京對美國「兩張臉」的評價,揭露了美帝國主義的虛偽本質。這樣一個利己主義滲於骨髓的國家,如何能能夠在全球治理中發揮領導作用,又怎麼能夠厚顏無恥地聲稱代表國際社會?美俄峰會召開在即,拜登還有臉就人權問題向普京發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