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滥用国家力量打压中企,外交部: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企正当合法权益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总统拜登3日签署行政命令,将59家中企列入“黑名单”,禁止美国实体和个人对它们进行投资。这实际上脱胎于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华“涉军企业”投资禁令,拜登从多个方面对其扩容和升级——被列入名单的企业数量比最初翻了近一倍,禁止投资的口子收得更紧,与特朗普露骨打压不同,拜登还扯出似乎能显得高尚些的“人权”和“民主”幌子。“美国政府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不择手段打压和限制中国企业,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4日表示,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正当合法权益。美方的这一做法让外界更加清晰地看到,拜登政府正在以一种换汤不换药的方式继承前任的对华强硬政策。有分析注意到,拜登签署上述行政命令的一个特殊背景是,下周他将前往欧洲参加七国集团(G7)峰会和北约峰会。热衷于拉上盟友对抗中国的拜登,被认为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但对于他能否如愿,媒体并不看好。

打着“人权”旗号为“黑名单”扩容

特朗普去年11月发布的行政命令,是他在大选败局已定之后对华发起的最后疯狂攻击。该行政令最初将31家(后增至48家——编者注)所谓由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企业列入“黑名单”,禁止美国人进行投资。“拜登延续特朗普的行政令,并将‘黑名单’扩容。”BBC报道称,拜登以“中国军工复合企业带来威胁”为由,禁止美国实体和个人对59家“与国防和监控技术有关”的中国企业投资。

美联社评论说,拜登将禁令名单上的中国公司数量增加近1倍,这是他不打算软化对北京立场的最新迹象。除了此前已被列入名单的华为、中海油、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公司,不在最初名单上的中国最大半导体制造商中芯国际被加入,它在中国减少对美国和其他外国技术依赖的努力中发挥着重要作用。BBC称,此举表明拜登政府在科技竞争方面继续对华施压。

美政府打着“人权”旗号,通过扩大国家紧急状态的范围为行政令找借口。在白宫的声明中,拜登声称发现“在中国境外使用中国的监控技术,以及开发或使用中国监控技术帮助压制或严重侵犯人权,构成非同寻常的威胁”。声明称,行政令禁止美国人投资于“损害美国及其盟友安全或民主价值观”的中国公司。《纽约时报》评论说,此举将加剧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商业和意识形态之争。

该禁令将于8月2日生效。据“美国之音”报道,除了禁止直接投资于这些企业的债券和股票证券,行政令还禁止美国人投资于包含这些中国公司证券的基金。投资者被给予12个月的期限剥离所持股票。路透社援引拜登政府高级官员的话说,美国财政部将负责执行并“滚动”更新这份新的禁令清单,“预计在未来几个月,我们将把更多企业纳入新行政命令的限制清单中”。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负责制定上述清单的是五角大楼。用美匿名官员的话说,拜登改让财政部负责是希望这些禁令能在法庭上“站得住脚”。《华尔街日报》称,特朗普政府的行政令给投资者造成困惑,并遭到法律挑战。譬如,纽约证券交易所先是决定把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的美国存托凭证摘牌,继而撤销该决定,接着又将其摘牌。美国彭博社说,小米和箩筐科技两家中国公司通过诉讼成功挑战了美前政府的禁令,“让拜登政府尝到失败的滋味”。

汪文斌4日批评美方有关行径违背市场规律,破坏市场规则和秩序,损害的不仅是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也包括美国投资者在内的全球投资者利益。他说:“中方敦促美方尊重市场规律和原则,撤销打压中国企业的各种所谓清单,为中国企业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投资环境。”

多家遭打压中企股价上涨

“拜登也想向中国展示肌肉。”瑞士《新苏黎世报》这样形容拜登的意图。俄罗斯《真理报》说,拜登在竞选期间被保守派批评为对中国“软弱”。在1月上任后不久,他就开始推翻特朗普几乎所有的决定,却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前政府对中国的敌对政策。

目前拜登政府正就美国的对华政策进行广泛评估。英国《卫报》报道说,拜登政府之前推迟了特朗普任内投资禁令的生效期限,同时制定新的政策框架。针对中国企业的行政令是拜登政府对抗中国的系列措施之一。其他举措还包括加强与盟友的关系,追求大规模国内投资以提升美国的经济竞争力等。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最近称,与中国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今后美中关系的主导模式将是激烈竞争。

德国电视一台分析说,拜登制裁中国企业有国内政治原因。对中国强硬是为数不多在美国国会获跨党派支持的路线。本周早些时候,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卢比奥和民主党议员彼得斯、凯利共同发表公开信,敦促政府制定新的清单,“阻止中国对美国工业基础的经济掠夺”。

2日在与媒体的电话会议上,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谈到美中高级官员最近一周就经贸问题进行的两次视频通话,称拜登政府仍在评估前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包括如何处理对中国的关税政策。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3日说,中美经贸领域已经开始正常沟通。双方都认为中美经济、贸易关系十分重要,存在诸多可以合作的具体领域,也都提出各自关切的问题。

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将经济领域的很多议题安全化、政治化、意识形态化。行政令名单上的很多中企其实与军工没什么关系,它们只是代表中国自身科技发展水准和综合实力的先进企业,因此就遭到打压。这不会影响中国发展的节奏,反而可能令美国企业利润受损,进而影响其需要持续、大量投资的科技创新。

法新社报道称,投资者4日没有理会拜登政府的这份名单,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上市的公司股价普遍上涨。其中,长沙景嘉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上涨5.2%,中航电测仪器股份有限公司涨幅超过4%,中国联通上涨近1%。路透社援引东吴证券公司投资组合经理吴阚(音)的话说,中国已经放弃幻想,那些关系到国家安全的战略行业已做好充分准备。

与此相反,《纽约时报》道出美国公司的忧虑:“黑名单”上的中企与美国公司的关系令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该报以苹果公司为例说,自2014年以来,中国移动一直在中国为iPhone提供支持,这一交易对苹果在中国市场的增长至关重要。

美盟友不想与中国“脱钩”

在德国电视二台看来,要让对中企的投资禁令真正生效,拜登还有一个难题:必须说服欧洲盟友、日本和韩国等加入这一行动。报道称,这一努力可能从下周开始,届时作为总统任内的首次出访,拜登将赴英国出席G7峰会,随后在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中国话题”预计是拜登此行的一个焦点。

德国新闻电视台评论说,拜登在参加与盟友的峰会前宣布针对中企的“黑名单”具有很强的导向性,美国显然想与盟友联合起来,以强硬手段遏制中国经济和科技发展。但是,德国等欧洲国家并不想与中国市场“脱钩”。美国和欧洲利益不同,此前欧洲芯片企业就控诉美国制裁中国企业的措施导致它们损失巨大。

《纽约时报》报道说,在峰会的准备工作中,拜登已遇到来自德国和韩国等国的阻力,这些国家依赖中国作为豪华汽车、软件和电子产品的重要出口市场。德国电视二台称,欧洲希望与美国有一个共同的中国政策,但双方分歧很大。而且,欧洲更关心与俄罗斯的关系。

美国和平研究所网站评论说,拜登政府采取一项总体战略,即在必要时恢复与盟友和伙伴的关系以对抗中国,同时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与北京合作。然而,随着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竞争升温,从亚洲到大洋洲再到欧洲,许多国家都希望看到华盛顿和北京采取切实措施,加强战略稳定。印度安全与政策分析师苏尼尔·沙兰在《印度时报》撰文称,世界在变化,而且变化得很快。美国急于遏制中国崛起,但没有人能阻止中国崛起。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这样的小国都失败了,如果它认为自己能够遏制中国这样的庞然大物,那只是在愚弄自己和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