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南海战略态势感知”智库6月1日消息,美空军1架RC-135U电子侦察机沿着中国东部海岸线,在黄海、东海上空开展侦察行动。消息虽短,但传递了不止一个异常信号。

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第一个异常信号:RC-135U电子侦察机美国总共只有两架,绰号“战斗派遣”,当然没有大事、急事、要事一般不会被派遣。而这次出动的就是RC-135U电子有人侦察机,从机型看来,美军要达到的目标很大。不然,不会把自己的看家玩意都拿出来了。此事已过去快24小时了,仍未见到美国张扬,比如像以往那样:“此次派遣某某飞机,主要是为了什么自由、什么威慑”等等之类的文字出现,越是没有消息发布,越是说明隐藏的动机阴险。

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第二个异常信号:RC-135U电子侦察机的任务范围,它主要为总统、国防部领导人、战区指挥官提供战略电子情报。它可以定位识别对手海陆空雷达信号,为作战人员提供战略分析。由此可见,美国的高层想要什么,不过还未能到手,才放出“战斗派遣”侦察机出来,这出来不是白混的。

第三个异常信号:沿着中国东部海岸线从东海一路向北穿过我防空识别区,一度到达山东半岛附近的黄海海域。根据飞行热力图可以明显看出,此次飞行主要针对中国东海海岸线。侦察地点有变。

而之前,美军侦察的重点领域在台湾海峡。比如5月11日,美国一天动用了1架MQ-4C无人侦察机、2架P—A反潜巡逻机、1架E—P3E电子侦察机、1架RC-135W电子侦察机等五架不同类型的侦察机针对台湾海峡南口进行侦察活动。

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比较上次行动,美军主要针对我东部海岸进行侦察,地点的改变,尤其是靠近了我青岛航母基地,其用心极其险恶。

更感异常的还有,南海战略态势感知称,在5月31日,美海军MQ-4C无人侦察机从日本三泽基地起飞,前往东海侦察,这是MQ-4C从关岛移防日本后开展的首次侦察行动。就是说,美军已经在相同地区对我国提前侦察过一天了,估计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才回头调派了“战斗派遣”。

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解放军举行海上实弹射击,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连云港海事局发布航行警告,6月1日至6月13日每天8时至23时,黄海南部将进行实弹射击。你侦察,我训练;你骚扰,我实弹;枪对枪,剑对剑!敌人搜集我们的信息,我们完全可以进行反向搜集敌人的信息。对来犯之敌加以武力威慑,因为所有的真理都在大炮射程之内。对于解放军来说,有两个可行的策略:

第一个策略:用好作战部队,力量抗敌

一旦发现敌人的侦察机飞来,就要多动脑筋,要敢于下手,占取先机;六十年代朝鲜敢于对美国来犯的军舰“普韦布洛”号,立即采取了机枪扫射,俘虏了78名美军,“普韦布洛”号至今还在朝鲜军事博物里当作战果教育下一代呢?

跟踪好RC一135U电子侦察机,一旦发现不守规矩,侵入我领空时,决不能让其跑掉;一旦捕获,不但可以提高我军侦察机研制的水平,也可有效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第二个策略:用活国际准则,机智对敌

针对敌人的无人侦察机。可以采取制盲的方式,公海上空。既然美机可以飞行,跑到我临海搜集信息;我们也可以释放高强度电子信号。毕竟无人机都是后台指挥,完全可以采取阻断信号接收,致其坠入大海,当然引导飞机着陆更是一举两得:一则可震慑敌人的侵略;二则可以收获先进技术。

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美国到底要干什么?是在准备军事冲突吗?以下三大疑问,需要我们重视。

第一大疑问:回想前几天,拜登非要运用美国情报机构开展新冠病毒溯源,非要90天出结果。90天之后,到底想干什么?美军频繁的侦察监视活动,难道担当和解放军的演训活动相关?与此同时,是不是都是为了90天后的阴谋做准备?我们不可不防!

第二大疑问:16日,拜登就要和普京会面,拜登在打什么坏主意?美国不惜放弃制裁俄罗斯北奚-2号项目,明显感觉到,美国有促使俄罗斯“坐山观虎斗”的企图。拜登仅仅去见普京就放弃制裁北奚-2号项目相关方,不太符合逻辑。但普京看得出拜登的小伎俩。

第三大疑问:美国在中东又琢磨伊朗什么?一边说要进口伊朗石油,一边又要解除对伊朗制裁。这个是对中伊25年长期合作有企图的表现。总之美国的招数就是给中国挖坑,就是要让中国不好,而且不择手段,毫无底线。

东海发生了什么事?美“战斗派遣”侦察机横穿,我军演习封锁海域

以上几个疑问,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中国经济上高速发展,科技上实力大幅提升,疫情防控上,中国经历了大考,中华民族的战备定力已经让列强瑟瑟发抖!拜登90天后能设计出什么阴谋诡计,中国必须做好应对预案,随时准备反制霸权主义者的不良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