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正在跟美國硬剛之際,自己人又鬧出了大亂子

原標題:頭疼!歐盟正在跟美國硬剛之際,自己人又鬧出了大亂子

美國人吃瓜看戲……

如今,歐盟可以說是全世界最「悲劇」的一個國際組織了。

比如,我們都知道他們最近被特朗普執政後的美國屢屢背叛,一會兒要被這個曾經的親密盟友威脅徵收鋼鐵關稅,一會兒又在伊朗問題上被美國人直接背信棄義地捅了刀子。

可就在這個尤其需要歐盟內部團結一致的時候,歐盟里又一個重要國家出事了……

這個「自己人」,就是被普遍視為歐洲「最不靠譜國家」之一的義大利。

而之所以說義大利「不靠譜」,是源於這個國家在兩次世界大戰中都展現了出了「牆頭草」的強烈特質,而且都是最先跟著德國混,然後一看形勢不對勁就立馬「叛變」了…….

(圖為境外網友在境外問答文章上提問「為啥義大利在歷史上是個如此不靠譜的盟友?」)

搞笑的是,如今作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的義大利,看起來是又要第三次「叛變」如今由德國以及法國主導的歐盟了。而這對於被美國步步緊逼的歐盟來說,可謂是雪上加霜。

那麼,義大利具體要對歐盟幹什麼事兒呢?原來,迫於義大利糟糕的經濟局面,特別是一直沒從上一輪經濟危機中緩過來,所以歐盟一直在要求義大利人緊縮開支,但義大利人卻很快受不了了。

所以他們希望徹底調整與歐盟的關係,特別是在經濟方面——甚至有人希望乾脆脫歐!

這個來自義大利社會的訴求,其實在今年3月的義大利大選中就已經得到了很強烈的展現。在這次大選中,反歐盟和反傳統建制的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就成為了義大利各政黨中獲得選民票數最多的政黨。

雖然這個票數紙面上只有32.22%,可在混亂不堪的政壇中,這個數字已經足夠反映義大利為數不少的一種民意了。更何況,這次大選中與他們持相似立場的極右翼政黨「聯盟黨」也獲得了將近20%的選票(實際為17.69%),如此一來這就是一半的義大利民意了

當然,由於32%的的票數畢竟無法組成新一屆政府,「五星運動」還得尋求其他義大利黨派的支持。於是,與他們持同樣極右翼民粹立場的「聯盟黨」便成為了合作的首選。雙方從3月大選結束後開始談判,並最終決定組成聯盟,並向義大利總統上報了他們這個籌備中的極右翼政府眼中的從總理到金融部長等一系列政府高官的人選。

(圖為義大利選舉結果,圖中第一名是五星運動,第三名是聯盟黨)

這裡耿直哥需要簡單給大家說明的是,義大利是個議會民主制國家,所以其總統的職權和選舉方式和總理是很不同的。比如總統任期是7年,由上下兩院的議員投票選出,而總理的任期則是5年,由贏得大選的政黨或執政聯盟提名。此外,義大利總統的權力大多是象徵性的,比如議會通過的法案最終由他簽個字啥的,但也有諸如任命或否決政府提名的官員,或是在政府出現「執政危機」時任命臨時過渡總理等實權。

(圖為義大利總統馬塔雷拉)

言歸正傳,話說就在上個周末,義大利原本推進中的新政府組閣突然發生了變故:極右翼聯盟提名的持強烈反歐盟立場的經濟部長,被親歐盟的義大利總統馬塔雷拉直接給否決了,理由是這個經濟部長會導致義大利脫離歐盟,進而會令義大利這個歐洲債務問題第二嚴重的國家陷入災難性的後果,比如債務違約。

這一決定,也直接導致極右翼聯盟無法上台,進而導致已經懸空了2個月的義大利進一步陷入僵局。

與此同時,義大利總統馬塔雷拉還直接任命了一個親歐盟的人擔任其義大利的臨時過渡總理,這又進一步激怒了極右翼聯盟。甚至於該聯盟中開始有人指控是德國人在【干涉】義大利的民主,甚至還有人跑到正在吃瓜的美國等英語國家媒體上寫文章,控訴義大利總統的做法是為了歐盟而侵犯義大利的「民主」……

於是,義大利就這樣陷入了一場圍繞歐盟引發的政治危機,擺在義大利面前的選擇也很有限:要麼彈劾總統(但不太可能,因為只有叛國或違憲才行);要麼就只能重新選舉——除非總統和贏得3月大選的極右翼聯盟彼此讓步。

實際上,就連那位被義大利總統任命的過渡總理自己也清楚,他在這個義大利當前的這個政治環境下根本待不長……

可對於歐盟來說,義大利如果這麼持續鬧騰下去對歐盟、歐洲乃至全球的經濟穩定都百害而無一利。更令歐盟擔心的是,如果反歐盟的義大利政黨藉機進一步煽動義大利社會對歐盟的敵視情緒,並在大選中獲得比這次大選更多的支持,那麼歐盟以及歐元的前景,就可能都面臨極大的威脅了……

所以,前兩天歐元「一路狂跌」,而一位急壞的歐盟官員(而且此人還是德國人),甚至都說出了「誰能教教義大利人該怎麼投票」這樣的話。可惜的是,他的話反而進一步激怒了義大利人,結果連歐盟的領導層又不得不出面滅火,批評了這個德國人…….

最後,一個最新的進展是,義大利總理已經決定給極右翼聯盟更多時間再次嘗試組閣,只要他們提名的人選能被議會多數人接受。目前金融市場也對這一決定表示了歡迎,畢竟市場更怕的是再次選舉以及那將引發的更大的不確定性風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