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近年来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无论是军事、经济、科技等领域,我们都已经位居世界前列。

再加上中国辽阔的版图和巨大的人口体量,同时又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敢单独跟中国叫板的国家少之又少,即使是有,很多时候也是它背后的“主子”美国挑唆的。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但这些年人们似乎对我们的国家有些误解,认为我们的外交策略永远都是“抗议”和“谴责”,特别是从2020年至今,除了外交部发言人的言辞越来越激烈,被西方和某些卖国贼骂成“战狼外交”(注意!这个词是个贬义词)外,并没有什么改变。

其实这大错特错。如果我们愿意仔细去了解那些曾向中国挑事的国家的下场,就会发现:中国的回应,一直是十分有力的!无论是从心态上还是物力上。

欢迎来到猫爷的渔场,本期我们就和大家聊聊从2013年开始,由菲律宾发起的针对中国的“南海仲裁”案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中国是怎样回应“跳梁小丑”的。

希望观众朋友们能多多点赞、评论支持猫爷,谢谢大家啦。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钓鱼岛

2010年,中国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仅两年后,中日就爆发了钓鱼岛争端,日本政府甚至号召全体国民“捐钱”购买钓鱼岛,日本的这种行为实在是难以理解,如果你真的认为钓鱼岛是你们的,那你们怎么不直接声明“钓鱼岛是日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怎么不派兵进驻钓鱼岛?这就说明从一开始,日本人心里就是没底的。

在钓鱼岛事件愈演愈烈的时候,中国国内掀起了一阵抵制日货的狂潮,虽然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但从国家层面上来看,中国其实自2012年以后已经在事实上掌控了钓鱼岛。

特别是在2020年,中国海警在钓鱼岛巡逻的时间已经达到了三百三十天以上,他日本要是真有胆量,怎么不来驱逐中国海警?

2017年萨德事件,中国的经济制裁直接摧毁了乐天在中国的市场,三星从此以后在中国“人间蒸发”,这些给韩国造成的经济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黄岩岛

2013年由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则是由“黄岩岛争端”引起的。

其实,菲律宾早已对于黄岩岛觊觎已久,他们对黄岩岛的非分之想,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了,但碍于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菲律宾不可能从中国这里虎口拔牙,夺走黄岩岛。

何况,从一切能找到的历史文献、资料中,都无法找到黄岩岛属于或曾经属于菲律宾的证据,菲律宾对黄岩岛提出“主权要求”,纯粹是无稽之谈。

而在2012年-2013年双方“拉锯”近一年后,最终的结果只是“菲律宾外交部承认:中国已实际控制了黄岩岛,菲方船只无法进驻该海域”。

但即使是这样,菲律宾依然不死心,它在美国人的挑唆下,居然将中国告上了法庭,揭开了“南海仲裁”的帷幕。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联合国

2013年1月2日,菲律宾将其与中国之间的南海争议单方面提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附件七所规定的仲裁程序,挑战中国“南海断续线”的法律效力,希望仲裁庭认可其在南海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的资源开采权等。

对此,中方拒绝参与菲方提出的仲裁,并于2014年12月7日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对仲裁庭的管辖权提出质疑。

仲裁庭于2015年4月初做出决定,同意考虑中方的反对意见,并宣布于2015年7月7日至13日就管辖权问题举行口头听证会。

菲律宾政府对这场听证会很重视,派了由行政、司法和立法三部门组成的高级代表团奔赴海牙。菲律宾此举显然是想通过国际仲裁将其非法侵占的部分南沙岛礁变成“合法”。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2013年1月21日,在菲律宾提交国际仲裁的前一天,菲外交部在给中国驻菲大使马克卿的照会中提出,希望中国停止对美济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黄岩岛、赤瓜礁、华阳礁和永暑礁的占领,以及在这些岛礁上的行动。

照会中称:“中国(对这些岛礁)的占领和建筑活动侵犯了菲律宾的主权。”

按菲外交部的说法,这些岛礁有些处在菲律宾的大陆架之上,另一些则位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之内。因此他们企图通过国际仲裁取得所谓行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赋予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权利。

2015年6月份,菲律宾政府还计划将一张三百年前(他们自称)的菲律宾地图提交给仲裁庭,以证明早在三个世纪之前,黄岩岛就已经是菲律宾领土的一部分了。

这张地图在2014年10月,被菲律宾商人梅尔·维拉地在拍卖行以170500英磅买下。后于2015年6月12日庆祝菲律宾独立节时,亲自将地图献给阿基诺总统。

此后,菲律宾政府便计划将这张“古董”提交给仲裁庭,以证明他们对黄岩岛的主权是合法的。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可菲律宾的这些行为在中国看来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中国在2014年12月7日,就对外发表了关于“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管辖权”问题的立场:中国不认可、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提出的仲裁。

我们的逻辑也很简单,菲律宾在黄岩岛等南海多个岛礁上向中国提出的所有要求,全都涉及到了这些“岛礁”的归属问题,而他们却在归属问题尚未确定的情况下,直接凭借《公约》中的规定认为中国在南海的一系列行动是“非法”的,所以我们不认。

很快,负责此次仲裁的海牙国际法庭(位于荷兰)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要求菲律宾先提交一个“口头辩论”,来确定到底要不要“开庭”。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海牙国际法庭

菲律宾政府对此次答辩非常重视,他们专门派了一支由三十五名政府精英组成的高级代表团前往海牙,其中包括外交部长、总检察官、参议院议长、众议院议长、两名大理院法官、司法部长和国防部长等,全是阿基诺内阁的高级阁员。

但在法庭上,他们的辩论内容依旧跳过了“主权问题”,他们认为南海已超出了中国的海域范围,中国无权行使“历史性权利”;“九段线”缺乏历史依据;中国的造岛工程等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菲律宾的海洋权利等等。

这些辩论依旧像之前一样,只是“空中楼阁”,对中国而言既没有说服力,也没有杀伤力。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海牙国际法庭

2015年10月29日,海牙国际法庭决定受理此次裁决,2016年7月12日,法庭宣判菲律宾“胜诉”。

可是菲律宾赢了吗?显然没有。

因为此次仲裁从头到尾,中方没有派一个人参加,法庭上只有法官和菲律宾代表团,菲律宾从头到尾都在跟空气斗智斗勇。

更滑稽的是,我们都知道如果双方打官司,从来都是“败诉”的一方出钱。但由于“南海仲裁”中国没有参加,菲律宾被迫出了双份钱,最后只获得了一个“精神胜利”,简直是鲁迅书中的阿Q本人。

接下来我们要说的,就是:为什么连菲律宾这样的国家,都敢如此招惹中国?因为,南海仲裁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场披着仲裁外衣的“政治闹剧”罢了,而菲律宾背后站的,就是“时刻以反华为己任”的美国。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菲律宾之所以会将南海争议提交国际仲裁,与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是有着直接联系的。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特约编辑卡本特分析认为:美国想要通过干预中国与邻国的南海争议来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最具挑衅的做法是支持菲律宾及其对南海争议岛礁的声索(发声、索取)”。

当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甚至向菲律宾和越南保证,如果南海争议恶化为武装冲突,美国将对他们伸出援手。

然而,当菲越两国真正要求美国在军事上予以援助时,美国却宣称在南海争议中保持中立(美国老传统了)。

卡本特认为,美国这一表态导致菲律宾“将中菲南海争议提交国际仲裁”。而后美国在此问题上不仅没有保持沉默,反而高调地表示支持菲律宾的做法。

主权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国表现如何?

克里

2013年10月10日,在文莱举行的东亚峰会上,美国国务卿克里当着包括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内的多国领导人的面声称,“支持菲律宾采取的仲裁策略及其领土声索。”

他还说:“所有声索国均有责任阐明其声索并使其符合国际法,他们可以采取仲裁或者其他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

2014年3月6日至7日,美菲在华盛顿举行第四届美菲双边战略会谈时,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强调:“根据《公约》记载的国际海洋法指出,南海的领海声索应根据陆地的延伸状况而定。”双方重申关于南海的国际争端应遵循国际法及通过外交或其他和平手段,例如国际仲裁等方法来解决。

此后,美国又做出了一系列“声援”菲律宾的举动,但最终并没有让菲律宾在仲裁上占到任何便宜。

毕竟,这个世界上的法律都是五常定的,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没有任何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都不能对中国做出任何“判决”。

还是那句话:我们没签过字的纸,就是厕所里的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