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亂套了 美英法德首都爆發混亂 巴黎華盛頓變「戰場」

5月1日,當我們忙着外出旅行、為一眼望不到頭的車隊「長嘆一口氣」時,美英法德首都卻變成了「戰場」。

與一票難求、人頭攢動的景點相比,巴黎、柏林、倫敦和華盛頓街頭的怒吼叫喊聲,不由得讓人感慨不已——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全球經濟寒冬和疫情之下,美英法怎會如此脆弱?

事實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美歐民眾或許有說不出的苦衷。

先來聊聊法國。

對馬克龍而言,最近這段時間可謂是噩耗連連,25名法國軍官正忙着「逼宮」馬克龍,並要求馬克龍解決法國本土潛在的危機,否則法國內戰就可能打響。

5月1日這天, 至少有10萬名抗議者走上了法國街頭,首當其衝的就是巴黎。

怒不可遏的抗議者,舉着「停止封鎖」等橫幅、喊着「馬克龍必須讓步」等口號,並與緊急介入的法國警察打了起來。

手持警棍盾牌的法國警察,對抗議者使用了煙霧彈、催淚瓦斯等武器,但結果根本無濟於事,惱羞成怒的抗議者開始沿街打砸,並向法國警察投擲石塊。在巴黎街頭上,「法國警察被打倒,爬起來,繼續戰鬥,接着被打倒」的場景,幾乎隨處可見,抗議者的怒吼、法國警察的叫喊聲,可謂不絕於耳。

全亂套了!5月1日,美英法德首都爆發混亂,巴黎華盛頓變「戰場」

法國抗議者之所以要走上街頭,原因是多樣的,比如馬克龍實施嚴格的抗疫方案、「黃背心」運動捲土重來、右翼勢力趁火打劫、親美勢力蠢蠢欲動等。

不得不提的是, 大部分抗議者都沒有戴口罩,而且還是人挨着人、物擠着物,在這種情況下,法國必將傳來壞消息。

與法國首都一樣,柏林街頭也變成了戰場。5月1日當天,抗議者在柏林街頭四處燃起大火、砸毀車輛,並對默克爾的封鎖方案提出了質疑,德國警察只好一邊趕着滅火,一邊逮捕示威者、阻止局勢走向失控。

總體而言,「橫向思維」等右翼組織還是比較克制的,柏林街頭的抗議規模,甚至沒有達到德國警方的預期,但即便如此,德國各地情況還是很不容樂觀。

與馬克龍、默克爾一樣如履薄冰的還有約翰遜。

5月1日,成千上萬名抗議者齊聚倫敦街頭,並表示堅決反對英國議會提出的「英國警察法案」,因為這意味着「英國警察可以更輕而易舉地針對抗議者」。

讓約翰遜倍感頭疼的,除了反對封鎖倫敦、拒絕支持「英國警察法案」的抗議者外, 還有執意舉行獨立公投的蘇格蘭和北愛爾蘭,以及每況愈下的英國經濟。

為轉移英國危機、用「製造對手」的方式團結英國上下,約翰遜已經決定,讓「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趕赴亞洲,並與美、日、韓、印等16國舉行聯合軍演,還要沿途去和40個國家打招呼。

相對英法德而言,雖然美國本土的抗議遊行更多、混亂規模更大,但拜登應對起來卻更容易。原因很簡單:白宮擁有美元霸權這一薅羊毛工具,這意味着美國經濟很難走向崩潰,只要開啟美聯儲機器,讓美國民眾過上坐在家裡吹着暖風、吃着麵包的生活,美國就亂不了。

當然,在民粹主義、白人主義至上情緒肆虐的情況下,美國還是會傳來噩耗,有感於「美國白人趾高氣揚」的亞裔、替弗洛伊德感到憤怒的非裔,以及自視甚高的美國白人,隔三岔五就會走上華盛頓街頭,這讓拜登感到非常為難。

當下,大批難民正聚集在美墨邊境, 一開始,拜登的戰略與特朗普截然相反,那就是「停工美墨邊境牆,停止驅逐移民」,但很快拜登就不得不做出改變。

為什麼?一是因為特朗普支持者,還有得克薩斯等「紅脖子州」在鬧事,甚至還將拜登告上了美國法庭。還有就是,聚集在美墨邊境的難民數量太多了,如果讓其全部進入美國,假以時日,美國本土必然會發生更大的衝突。

全亂套了!5月1日,美英法德首都爆發混亂,巴黎華盛頓變「戰場」

5月1日這天,數千名非法移民在華盛頓舉行了抗議遊行,並一路走到了國會山旁,抗議者認為,拜登並沒有遵守承諾,美國移民仍沒有得到保護。

與此同時,美國的亞裔和非裔也在施壓拜登,以要求白宮解決美國排外主義、種族主義、白人主義至上情緒肆虐的問題,華盛頓也變成了「戰場」。

當美歐列強不能像過去一樣掠奪全球財富,並繼續薅世界羊毛後,英法德民眾的高福利,就會失去支撐基礎。 與擁有美元霸權的美國不同,現在的英法德確實經不起折騰,當歐盟中產階級的要求得不到滿足後,衝突便會一觸即發。

如何解決此起彼伏的混亂,拜登默克爾確實得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