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日新增病例近35万,专家:仅是真实情况的“冰山一角”

法新社4月24日统计,全球当日通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逾89.3万例,创下单日新高,其中逾三分之一(346786例)发生在印度,创下全球单国单日新增确诊最高数字。

《纽约时报》24日发布了由4名记者联合撰写的调查报道,描述了印度火葬场、医院和患者家庭情况,直指印度新冠死亡病例遭忽视或少报。

一直密切关注印度的密歇根大学流行病学家慕克吉(Bhramar Mukherjee)认为,“这完全是对数据的大屠杀。根据我们设计的所有模型,我们相信,真实死亡人数是报告的2到5倍。”

报道称,印度正因新冠疫情陷入一场毁灭性的危机,医院不堪重负,氧气供应不足,绝望的人们在排队就医的队伍中死去。这个国家已经进入紧急状态,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拒绝走出家门,对感染病毒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端的地步。

印度人口年龄整体比大多数西方国家年轻得多。专家表示,这可能是印度每百万人新冠死亡率相对较低的原因。但这个数字正在迅速攀升。与此同时,印度疫苗接种情况也不理想。尽管印度是“世界领先的疫苗制造商”,但接种过一剂疫苗的印度人目前不足人口的10%。

报道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印度实际死亡病例数远高于官方通报。近一周来,印度政府每天都会报告超过30万新感染病例,创下世界纪录。但是专家表示,这些数字虽然已经令人震惊,但只代表了病毒实际传播范围的一小部分。

印度各地火葬场工作不停,从那里了解的死亡情况远超官方数据。分析人士说,政府和医院管理人员可能少计或忽视了大量死亡人数。悲痛的家庭也可能隐藏了死者与疫情的联系,使这个人口近14亿的国家情况更为复杂。

报道称,在4月中旬的13天里,印度中部大城市博帕尔仅报告了41例新冠相关死亡病例。但《纽约时报》调查该市按规范处理遗体的新冠死者火葬场及公墓后发现,同期死亡人数超过1000人。

“很多死亡病例没有被记录在内。”当地心脏病专家高塔姆(G.C. Gautam)博士说,官员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不想制造恐慌”。

报道指出,印度北方邦的主要城市勒克瑙和米尔扎布尔,以及古吉拉特邦各地似乎也有同样现象。《印度教徒报》(Hinduonnet)近期的头版头条写道,“古吉拉特邦新冠死亡人数远超政府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