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出惊人!墨西哥总统提议中美洲移民“植树换绿卡”

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颇有些相似,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也是一位经常语出惊人的领导人。就比如去年墨西哥疫情水深火热之际,他提出“抗疫十诫”,将“杜绝包括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在内的各类歧视”和“寻求精神寄托”也列入其中,被墨西哥人嘲讽是宣扬“靠祈祷预防感染”。再加上他本人一直拒绝在公开场合佩戴口罩,并且最终重蹈多位政府要员的覆辙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当初的“抗疫十诫”又被网友拎出来调侃了一通。

图片

△去年6月,洛佩斯通过一则视频向墨西哥公民提出对抗疫情预防感染的十点建议,被墨西哥人戏称为“抗疫十诫”

图片

△墨西哥媒体列出的“抗疫十诫”具体内容

4月22日,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出席领导人气候峰会。多国提出新的减排目标,而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却不走寻常路,将气候问题与墨美两国最大的分歧所在——移民问题搅合在一起。据媒体报道,洛佩斯在大会上提议,美国给参与他本人主导的“播种生命计划”的中美洲移民提供短期工作签证,表现良好者可获得绿卡乃至美国国籍。

图片

△洛佩斯在4月22日开幕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发表讲话

为了解决长期悬而未决的墨西哥和中美洲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的问题,洛佩斯主张发展墨西哥南部和中美洲国家地区的经济,从而从根本上杜绝导致移民长途跋涉背井离乡的极端贫困问题。为此,墨西哥政府提出“播种生命”改善当地生存环境的计划,并且与萨尔瓦多政府签署了合作协议。

图片

△2018年10月,第一批“移民大篷车队”背井离乡,长途跋涉,希望远离故土的贫困和暴力,在美国找到他们理想中的新生活。

“播种生命计划”的主要内容,是在墨西哥南部以及著名的“移民大篷车队”的主要来源国: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发展经济林木和果树种植,帮助当地民众脱贫,使他们不必再冒着生命危险偷渡美国。

图片

△近年来,主要来自中美洲洪都拉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三国的大批非法移民成为困扰美国、墨西哥两国、严重影响墨美双边关系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墨西哥政府官方网站在介绍“播种生命计划”时称,该计划于2019年启动,预计2021年底之前在墨西哥被毁林区实现重新造林100万公顷、种植10亿棵树木的目标。墨西哥政府希望通过该计划同时解决“农村贫困”和“环境退化”两大问题,进而推动农村发展,振兴当地经济,提高农村地区生产力和调整社会结构,提高当地农民生活水平。

图片

△“播种生命计划”宣传画

洛佩斯雄心勃勃地想将这一计划搞成全球最大规模的植树造林项目。在22日的开幕式上,他提出了更为宏伟的目标,那就是将该计划推广到中美洲地区,一共植树30亿株,创造120万个就业岗位。

图片

△除了植树,“播种生命计划”还鼓励移民通过种植咖啡、可可等经济作物摆脱贫困

洛佩斯积极游说美国支持该计划,邀请负责移民问题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近期访问墨西哥南部实施该计划的几个州。在4月15日的例行发布会上,洛佩斯透露,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同意拨款40亿美元支持“播种生命计划”。洛佩斯还向美国国会喊话,希望他们能够批准这项拨款计划,使“播种生命计划”得以继续实施并取得成果。在22日气候峰会的开幕式上,洛佩斯指出:“400万公顷的树木每年可以吸收7000万吨二氧化碳”。

图片

鉴于“播种生命计划”最根本的诉求是解决非法移民问题,洛佩斯透露,已经就“播种生命计划”的“补充建议”与白宫方面进行沟通,希望他们能够给予连续三年在本国完成植树任务的中美洲移民临时工作签证,“再过三、四年,获得美国绿卡或者双重国籍”。

图片

△洛佩斯建议美国政府给予连续三年参与“播种生命计划”的移民6个月的临时工作签证。再坚持3到4年则可获得美国绿卡或国籍。

对于洛佩斯的建议,美国方面采取了避重就轻的态度。在气候峰会召开之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肯定了洛佩斯的植树造林计划对于改善当地自然环境的积极意义,但同时强调,峰会将专注气候方面的话题,“这不是一场关于移民问题的对话”。白宫方面否认曾就“植树换绿卡”和墨西哥政府展开深入讨论。

图片

△美东时间4月22日上午,由美国总统拜登牵头,包括中俄在内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参与的领导人气候峰会开幕。白宫方面确认,大会主要围绕气候变化主题,不会植入其他内容。

实际上,除了移民问题,墨美两国在能源问题上也存在巨大分歧。洛佩斯上任以来力主实现能源国有化,不惜牺牲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能源企业的利益。在22日的讲话中,洛佩斯表示,尽管近年来墨西哥接连发现3个大型油田,但今后墨西哥的石油生产仍将以满足国内需求为主,将在减少原油出口的同时提高国内炼油水平,减少对进口汽油等石油产品的依赖性。

图片

△洛佩斯力主的能源改革旨在强化国有的国家石油公司(PEMEX)和国家电力公司(CFE)的地位,甚至提议必要时可以暂停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的石油行业许可证。

此外,尽管洛佩斯在气候峰会上提出通过发展水利发电获取“清洁、廉价的”能源,但今年3月墨西哥国会通过了重新修订的能源和电力法案,强化了国有能源企业的地位,给予拥有大量以化石能源为燃料的发电站,很少利用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国家电力公司(CFE)发电调度优先权,极大地限制了墨西哥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因而遭到相关企业和环保人士的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