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解放军海军目前已经是规模世界第二、质量也属于世界一流的海军力量。解放军海军早已不再是过去的“飞潜快”,而是拥有核潜艇、航空母舰、两栖攻击舰、大型驱逐舰、大型快速补给舰等一系列关键装备,具备完整的远洋作战与投送能力。

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当然,这一切目前来看核心目标还是在于维持统一的军事能力,在海外存在目前来说应该是次级任务。因为台湾问题依然阻碍着统一大业,而对于最糟糕的情况而言,大陆在解决台湾问题时使用武力不仅会遭遇割据武装地抵抗,同时也会面对世界最强海军的介入可能性。因此,解放军海军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与世界最强海军在主场交手。

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另一方面,中国目前所处的国际体系仍然是大体开放的,我们不需要过多自行担负航运安全或承担美国那种全球海上秩序的维持工作,中国暂时还可以依托美国的国际公共产品,因此这方面美国的海军规模中国暂时并不需要。未来可能会,但现在不会,目前中国海军仍然应当着眼于统一大业为宜,寻求海外利益进行有限保护可以,但全球维护航运安全、海洋秩序应该说为时尚早。

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有人认为中国海军的发展是没有止境的,这并不太准确,因为发展无止境但在具体的时间段内有极限,一旦超过国力能承载的极限,过于庞大的海军非但不会带来战略利益,相反可能会空耗国力,使自身的发展和真正的战略优势受到自身限制。典型的如德意志第二帝国,发展了庞大的公海舰队在一战中作用依然非常有限,因为德国自身并不依赖海外利益而是欧洲陆权,如果将公海舰队的资源很大一部分用于陆军,第一次世界大战恐怕协约国未必能支撑到美国参战前。

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海军是非常昂贵的军种,而且与陆战不同能够快速动员和组建,海军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发展才能具备进行舰队决战的能力,而舰队决战一般也是意味着事关大国国运的战争。海军通过几次大规模舰队决战就基本可以确定胜负,而在这种情景下花费数千亿元乃至上万亿建立起来的海军舰艇都是为之后数十年国运而战的消耗品。因此,海权的更迭不会频繁发生,但一旦发生就是地动山摇。而为了这几次可能的舰队决战,所有海权国家都需要在平时投入巨大的资金和资源来持续维持海军。前提是,参与海权竞争的国家应该有着非常明确的、可以控制的战略需求来维持实现意图能力的同时避免国力空耗。

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对于中国而言,与当年的依靠陆权的德意志第二帝国不同的是,中国是海陆复合型国家,中国有着区域海权秩序的控制需求,而这点自然也会挑战美国的全球海权控制地位。换言之,为统一之战而准备的海上力量也必须时刻准备着正式地投入一场争夺区域制海权的大规模舰队决战。尽管解放军海军可以在靠近中国大陆的海域作战,可以得到空军和火箭军的支援,但这种前景依然可能会是涉及超越中国统一这个大命题之下的、有关东亚海上秩序主导者转变与否的大型战争。中国完成统一就意味着中国基本可以确定对西太平洋到南海一线实现控制,而如果统一战争输了,中国也恐怕没有资格再谈论地区主导权问题。

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因此,解放军海军才需要以极大的规模投入,建立一支能够确保世界第二、局部第一,并确保完成中国统一大业的海上力量。在此基础上,等到中国统一完成后,中国的地缘战略身份才会发生进一步变化,统一台湾后中国将彻底打破地缘锁链,具备向纵深推进的可能性,也居次中国才有资格和实际需要自行维持区域一级海上秩序。届时,解放军海军才必须再上一个台阶,6-8艘航母才会是理性的配备规模。

解放军海军不必与美国海军相当也足够使用,统一之后再寻求新战略

在统一大业完成之前,中国海军并不必须与美国海军等量齐观,寻求局部优势将是最为核心的问题。而统一之后的地缘政治态势以及统一之后可能面临的国际环境,可能才是中国真正需要亲自担负起区域海上秩序责任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