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长耶伦要求全球跟随美国税率,拜登政府能成为基建狂魔吗?

美国财长耶伦4月5日公开呼吁各国对跨国公司设定统一的最低企业所得税税率。耶伦表示,她正与20国集团(G20)国家合作,商定全球企业最低税率,以结束“全球为期30年的企业税税率竞争”。

美国财长耶伦要求全球跟随美国税率,拜登政府能成为基建狂魔吗?

自2017年特朗普税改将企业税率从35%大幅下调至低于国际平均水平24%的21%以来,多国纷纷降低税率来吸引跨国企业。耶伦在这个时间点呼吁各国设定统一企业税最低税率,很大程度上是在为拜登政府的大型基建计划寻求全球协助。

拜登政府在3月31日正式公布了规模达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并提议通过提高企业税来为基建筹资。具体来看,计划将企业所得税率从21%上调至28%,将美国公司海外利润最低税率从目前的10.5%提高至21%。

美国财长耶伦要求全球跟随美国税率,拜登政府能成为基建狂魔吗?

4月7日下午,拜登在白宫发表主题为“美国就业计划”的演讲,向公众“推销”2万亿美元基建和税收计划,旨在建立美国为主的价值链,排斥中国的竞争。但是拜登为了筹钱,计划将美国本土的公司税从现在的21%提高到28%,此举遭到了共和党议员、美国企业,甚至是部分民主党人的坚决反对。

美国财长耶伦要求全球跟随美国税率,拜登政府能成为基建狂魔吗?

如果只有美国提高跨国公司税率,那么美国的跨国企业相对于其他国家的跨国企业的竞争优势就会被削弱,不仅如此,总部在美国的跨国公司还可能利用全球税收洼地进行跨境利润转移。而如果全球实施统一的最低税率,低税率竞争一定程度上会受到限制,从而也就保护了美国国际性公司的竞争力。在美国实施如此高离岸税率的情况下,与全球最低税率保持一致会减轻美国公司系统的压力。

美国财长耶伦要求全球跟随美国税率,拜登政府能成为基建狂魔吗?

拜登政府希望其他发达国家也能将跨国公司最低企业税率提高至与美国相似的21%。美国税收政策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企业所得税最高税率为25.8%,在36个发达国家中排在第11位,不过在西方七国集团中位列第六。

过去,特朗普政府面对巨额贸易赤字,既不调整美国国内低储蓄、高消费的发展模式,也不检讨本国产品出口竞争力不足的深层次原因,而是将关税 “武器化”,并通过降低税率将境外资金和就业回流美国。

拜登政府上台后欲学习中国,聚焦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想利用美元国际地位,超发货币来获取世界资源,这种做法与特朗普政府并无二致。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下,2020年7月,在拜登竞选大纲中把基建计划规模调整至2万亿美元。今年1月份,拜登上台执政后,再把基建计划再度扩容至3万亿美元。而今年3月底,拜登政府公布的第一部分基建计划规模就高达2.3万亿美元。

美国财长耶伦要求全球跟随美国税率,拜登政府能成为基建狂魔吗?

搞基建最大的问题是找钱。众所周知美国长期大手大脚花钱,上次应对疫情救济美国民众又花了大笔开支,面对美国财政赤字越来越高。如何找钱?首选疯狂印钞。但印钞来钱最好直接投放到国外去让其他国家民众买单,如果留在国内搞大基建就会引发恶性通胀。另外,就只好征税了。为配合国内的大基建,拜登政府计划将公司税率提升至28%,但提高税率也会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降低私人部门竞争力并造成紧缩经济的效应。

于是拜伦政府的财政部长耶伦表示,只美国自己吃药是不公平的,作为主要大国的二十国集团国家应该一起来吃这付药——商定一个“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来执行。既然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因为提高税率下降了,那么其他国家也要跟着一起来,不能抢走了美国人的生意。这应该是拜伦要其他国家一起跟着美国提高企业税率的原因吧。

美国财长耶伦要求全球跟随美国税率,拜登政府能成为基建狂魔吗?

总体来看,拜登的基建之路遇到的阻力不小,虽然他眼馋中国的基建发展,但是向美国国会要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美国人在军事上投入要比基建上投资大方多了,从美国高铁几十年无进展就可以看到端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