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同时提升欧亚两个方向的紧张局势,是在准备“下大棋”吗?

最近几天我们看到在欧洲和亚洲两个方向,地区形势都在趋紧。在欧洲,美国发声支持乌克兰,同时指责俄罗斯将装甲部队部署在俄乌边界,于是乌克兰局势进入到了冲突和战争的边缘。而且这一番冲突一旦爆发,引发的很可能是大战,甚至不排除把北约都扯进去。

美国同时提升欧亚两个方向的紧张局势,是在准备“下大棋”吗?

在亚洲这边,美国同样在挑事,“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高调进入南海,美军舰机在中国沿海的活动有增无减,这明显是在拉升地区的紧张局势。同时也在挑唆日本站出来“说硬话”,做恶心事,特别是在提升钓鱼岛问题的热度。钓鱼岛、台海和南海区域的热度,表面上看起来这些事情似乎没有什么必要的关联,但别忘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仔细看我们就会发现,这些紧张局势的幕后黑手都是来自于美国。

美国同时提升欧亚两个方向的紧张局势,是在准备“下大棋”吗?

一般对一个国家来说,不管是军事还是外交,都应集中力量避免两线作战。但美国目前的这种做法,显然让人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么这个“妖”究竟在什么地方呢?今天看到的一则新闻提醒了我,美国财长耶伦呼吁实行全球最低企业税。大家可能说你想哪去了,这些事儿似乎都没有必然的联系,让我来给你讲讲它们之间的必然联系。

美国同时提升欧亚两个方向的紧张局势,是在准备“下大棋”吗?

美国现在要干的最大的事是什么事?是拜登推出的美国版的大基建,为了搞这个大基建,拜登提出了两万多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而且声称这部分资金主要来源于增加企业税的税收。许多人把拜登提出的这个大基建,当成是一个肥皂泡,认为两万亿美元差得远,根本不够。而美国国内的基建效率和基建能力也根本无法满足拜登提出的大基建。所以这个大基建不过就是一个党争,是为了竞选而提出的一个噱头而已。其实恐怕这个事情是不会这么简单的。两万亿美元搞大基建确实不够,单凭大基建就想全面复兴美国的制造业,也还差得多。那么两万亿美元不够,十万亿美元呢,二十万亿美元呢?美国国内的基建能力和基建效率不行,如果要是全球大量的跨国企业涌入美国呢?大家要说你这是做梦吧,这怎么可能?但是现在拜登要做的事,就是把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想想看耶伦为什么要呼吁建立最低企业税?因为美国要提高企业税,如果不搞一个最低企业税,把其他国家的税收卡在那里,那么美国的企业税高,别国的企业税低,跨国企业都从美国跑出去了。显然这一招是要把跨国企业留在美国。

美国同时提升欧亚两个方向的紧张局势,是在准备“下大棋”吗?

那么还有没有办法把跨国企业赶入美国,把国际资本赶入美国?我们一般善良人的想法是吸引,把跨国企业和国际资本吸引到自己这边来。但是不要忘了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他不仅可以吸引还可以驱赶。把国际资本和跨国企业驱赶到美国来。那么十万亿美元,二十万亿美元就有了,基建的能力和效率也就有了,怎么驱赶呢?就是用战争的威胁和战争本身来驱赶,现在的国际资本和跨国企业在哪里最多?一个是欧洲,另一个是亚洲,如果这两个地区的局势紧张起来,国际资本和跨国企业看到要打仗了,或者干脆仗已经打起来了,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们肯定会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哪里安全?美国本土安全。这样一来,国际资本和跨国企业不就被逼到美国那里去了吗?

美国同时提升欧亚两个方向的紧张局势,是在准备“下大棋”吗?

所以说现在美国所做的一系列的事情,不是简单的割裂的,而是相互联系的,都是围绕着所谓复兴美国经济的这盘大棋展开的。别忘了当年美国不就是用了一场科索沃战争,把欧元给打掉了?不就是用了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保住了对美元之锚,石油的控制权吗?所以现在看美国国内的这个大基建,表面看起来是美国自己国内的事情,但是那不过是一个“药引子”,真正的猛药,还要下在国外。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亚洲地区的动荡和局势紧张。就是美国必须得到的一个结果。当然现在的问题是经过疫情之后,美国的体制十分虚弱,对他来说投入一场规模较大的热战,实在是有点力所不及,风险太大。所以他现在只能用有限的推高局势紧张的办法,来实现它对国际资本和跨国企业的挤压政策。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效果不会很好。那么未来美国会不会进一步推高地区的紧张局势,甚至策划一些冲突和战争呢?对现在的美国来说,这事很危险,但是如果逼急了,他恐怕也会干。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是本性就要吃人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