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就未来世界格局提出意见,新秩序的形成取决于中美的共识

近日,美国前国务卿、97岁的基辛格博士,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一场网络研讨会上,与英国前外相杰里米·亨特进行对谈,对话主要涉及中美问题和未来世界格局的形成。

基辛格提出很多极具深刻的思想,值得细细品味。以下笔者就基辛格博士的对话内容提出一点浅见。

基辛格就未来世界格局提出意见,新秩序的形成取决于中美的共识

其一,未来世界秩序的形成不可能一蹴而就。

进入新世纪,中国加速复兴,综合实力迅速与美国接近。以GDP总量来说,2000年中国仅为美国的十六分之一。但2020年,中国GDP已经超过美国的70%。

鉴于美国已经无力维持二战以来建立起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特朗普四年不断退群,摆脱大国责任,想让美国轻装前行。特朗普执政破坏了美国二战后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松动了美国同盟体系。

拜登上台之后,喊出“美国回来了”的口号,妄图回到特朗普之前的世界。

但基辛格对此并不乐观,他曾明确表示,世界回不到过去了。此次对话,基辛格表示,美国必须记住,国际问题没有“最终解决方案”,每一个解决方案都“打开了另一系列问题的大门”。

基辛格就未来世界格局提出意见,新秩序的形成取决于中美的共识

其二,新的国际秩序只能由中美两国达成共识来建立。

世界回不到过去了,拜登又梦想通过拉帮结伙制定共同的规则,以限制中国,但基辛格对这种攒鸡毛凑掸子的做法不以为然。他质疑道:“我们是否有可能与盟友一起培养外交政策思维,并获得其他国家的理解,在这种分析的基础上寻找世界秩序?”

美国的盟友七个猴子八个腔,各自有各自的利益和各自的盘算。在基辛格看来,想通过与他们协商达成共识建立新的世界秩序,无异于痴人说梦。

一来,人多嘴杂,很难达成共识;二来,这样达成的共识未必符合美国的利益;三来,没有中国的参与,达成共识也白搭。

世界秩序从来就是由大国决定的,二战中是由美英俄三大国决定了战后世界秩序,今天应该由中美两大国来决定未来的世界秩序。中美GDP和科技力量总和超过全球的40%,军力总和超过全球的一半。

美国吃不掉中国,中国也吃不掉美国,美国即便拉帮结伙也击不垮中国。因此,美国必须与中国通过谈判与博弈达成未来世界秩序的共识。

基辛格就未来世界格局提出意见,新秩序的形成取决于中美的共识

基辛格警告说:“如果我们不能做到这点,如果我们无法在这点上与中国达成共识,那么我们将面临一战前欧洲的形势,即常年存在冲突,虽然大部分问题会被立即解决,但其中一个会在某个时候失去控制。”

拜登政府上台后,无意与中国开战,却没有放松对华军事挑衅。我们可以相信,中美军事高层也会达成相遇时的管控规则。但基辛格依然担心,美国长年累月挑衅中国,难免会擦枪走火。他提醒道,一战就是由于擦枪走火酿成的。

基辛格提醒,目前全世界面临的情况“比过去危险得多”,因为中美双方的高科技武器可能会导致非常激烈的冲突。

其三,中美达成共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必须努力做才有可能成功。

基辛格表示,美国可能会发现,与中国这样一个很快在某些方面更领先的对手谈判是很难的。

拜登政府必须正视中华文明是一个与西方文明同样伟大的文明,中国是一个与美国同样伟大的国家,在未来世界秩序上达成共识才有可能。美国必须理解,中国与美国有不同看法是很正常的,双方只有求同存异、各让一步,才有可能达成共识。

基辛格就未来世界格局提出意见,新秩序的形成取决于中美的共识

其四,不要将美国自己的问题甩锅给中国,美国必须正视自身的问题,并努力解决。

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甩锅中国,但甩锅中国能解决美国的疫情吗?美国不是照样成为了全球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吗?

拜登上台后,在疫情方面甩锅中国好了一些,禁止使用“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熊猫病毒”一类的词汇。但特朗普造的孽还在发酵,美国袭击华人和亚裔的事件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

特朗普是美国撕裂的产物,他执政四年进一步撕裂了美国。拜登政府接手了一个撕裂的美国,却想通过撕裂中国来转移国内矛盾。

拜登政府执政不到一百天,就新疆问题向中国发难。欧盟与英国、加拿大等国也参合进来,结果遭到中国强力反击。拜登还不顾大国领袖的体面,将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为“Killer”,同时向中俄开战。

基辛格就未来世界格局提出意见,新秩序的形成取决于中美的共识

美国田纳西大学政治学教授安德烈·科罗布科夫指出,美国总统拜登及其顾问们采取的举措“必将导致与莫斯科和北京的关系激化”。

这位政治学家指出:“我们不知道这是拜登的理性态度还是某种冲动行为。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美国的内政一贯比外交重要得多。外交往往沦为内政利益的牺牲品。”

基辛格提醒西方国家要“表现得更好”,他说:“西方国家必须相信自己……这是我们的内部问题,而不是中国的问题。”

基辛格是老一代政治家,是全球屈指可数的大战略家。他老人家看得很清楚,未来的世界秩序只能由中美来决定。

中美文化、制度、价值观不同,达成共识不容易,但双方必须努力。关键的问题是美国要接受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能够平等地与中国通过谈判和博弈对未来国际秩序形成共识。

但目前来看,拜登政府还难以接受基辛格博士的建议。中国有句俗话,叫不打不成交。美国还不服气,还想与中国再打一打。中国只有在反击中让美国感到了疼,才有可能迫使其转变态度,回归理性。

基辛格就未来世界格局提出意见,新秩序的形成取决于中美的共识

笔者对中美的未来是乐观的。未来十年是中美战略摩擦期,在此期间美国对维持全球霸权还不死心。但十年之后,中国GDP超过美国,美国就打压不动中国了,就不再会幻想通过遏制中国维持其全球霸权了。

这时,美国政府就会想起基辛格老先生的金玉良言,思考是否应该与中国协商未来世界秩序的样式了。笔者相信,2040年前后,中美可以形成一个新的对双方来说都有利的世界秩序。那时,人们会怀念这位世界顶级战略家为中美指出的道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