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都不敢幹的事 加拿大做了;等待中國的雷霆之怒吧

日前,美國務院法律顧問辦公室做出一項裁決,認為前國務卿蓬佩奧離職前所炮製一份涉疆報告,缺乏足夠證據。這個法律顧問辦公室的裁決,雖然不能代表美國務院的態度,但至少說明,拜登政府在有關「種族滅絕」的涉疆虛假報告問題上,態度非常謹慎。

相比於美國近期對華政策的謹慎有加,加拿大這時候卻強出頭在制華「戰場上」沖在美國的前頭。據《環球時報》報道,當地時間22日,加拿大眾議院幾乎全票通過一項保守黨提出的動議,認定中國新疆存在所謂「種族滅絕」。

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和其他自由黨內閣成員,在關鍵時刻卻悄然溜走—缺席了投票活動。特魯多隻留下外交部長加諾參加會議,他在投出棄權票之後表示:「這代表加拿大政府棄權」。

誠然,特魯多政府知道保守黨來這麼一手,加拿大所要面對的,有可能是來自中國的雷霆之怒。對此,加拿大廣播公司指出,能夠看出,特魯多內閣對於這份由該國在野黨—-右翼的保守黨提出的動議「小心翼翼」。

事實上,加媒雖然給特魯多貼上「小心翼翼」的標籤,但也都無法掩蓋這位總理的反華真本質。特魯多雖然在眾議院投票之前,公開表態拒絕「種族滅絕」的說法,稱這樣的詞彙「傾向性」過於強烈。不過,在上周舉行的G7會議上,特魯多卻呼籲盟友「協調行動應對中國在新疆的行為」。

事情已經很明顯,是特魯多自己事先拱火,挑起國內保守勢力的反華情緒,然後卻在有關涉疆問題上的投票中選擇迴避,把破壞中加合作關係的責任推到反對黨身上。這樣一來,特魯多就可以用一副「無辜」的姿態去面對中國,讓中方的怒火撒向在野黨。

特魯多此舉的意圖很明顯,就是想通過避免遭到中國反制的前提下,配合美國針對中國的遏制行動。所以,在孟晚舟事件上,特魯多一直都在裝糊塗,把責任都推到反對黨的「強硬」方面。現在,特魯多又放任在野黨在涉疆問題上對中國進行野蠻挑釁,自己卻躲在一邊試圖置之度外。

這樣一來,特魯多不但可以很好地完成美國交給他的任務,同時又把中國的怒火引到在野黨的身上,而自己則在這輪反華狂潮中可以置身度外。如果中國真的對加拿大展開報復,特魯多非但不用承擔多大責任,反而可以引發國內業界對在野黨的不滿,從而給自己賺取更多的政治利益。

不得不承認,特魯多很狡猾!明知道這樣做會招致來自中國的報復,會給加拿大帶來無法估量的損失。但出於自身政治利益的考量結果,特魯多卻故意在某些涉華議題的立場模糊不清,任由這些極端保守黨政客徹底毀掉中加合作關係。

事實上,早在15日加拿大夥同其他西方國家簽署所謂「反對在國與國關係中任意拘押宣言」之後,德國新聞電視台就發出警告:這是加拿大與中國關係更加緊張的又一標誌,中加關係已經進入了冰河期。

不過,特魯多這種一石三鳥的伎倆,雖說可能會對自己政治前途很有利,但最終倒霉的卻是加拿大國家和民眾的利益。畢竟,加拿大政客幹了美國政府都不敢幹的蠢事,把中國給得罪。中國會不會對其進行懲罰,我們不得而知。但在抗擊疫情和恢復經濟等方面,就別指望跟中國合作了。

美加貿易一度占加拿大全部貿易比重的9成,這是加拿大一味追隨美國對抗中國的一個主要因素。不過,隨着中國的崛起,中加兩國的貿易比重也隨着逐年上升。相比之下,拜登上台後,美加石油管道項目被叫停,已對加拿大對美出口貿易造成嚴重影響。

在這一背景下,加拿大還把寶全部壓在美國身上,所起到的反作用就是對中加合作關係造成嚴重影響。結果只能讓加拿大對美國產生更大的依賴,徹底淪為了美國的戰略附庸,從而喪失了參與以中國所主導新一輪世界經濟發展浪潮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