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从为独立挣扎的十三州到横跨大洋、觊觎全球的顶级强国,美利坚在19世纪完成了一场看似不可能的逆袭。

短短百年,白宫的主人们就一手挥舞钞票一手挥舞大棒,以一笔又一笔购地案实现了飞速扩张。回首历史,“买买买”堪称美利坚崛起的主旋律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尽管后人喜好夸耀“国父”的英明神武,美国在立国之初却深陷内忧外患。十三州腹地狭窄,农业和贸易潜力有限,国境之外印第安人出没,随时可能担当欧洲列强袭扰美国的急先锋。

1801年,风声传来,欧洲休战,西班牙将路易斯安那权益转让给法国,拿破仑意图在美洲建起一个法属帝国。

19世纪时,路易斯安那涵盖了东起密西西比河、西至落基山脉、南抵墨西哥湾、北达加拿大的广袤土地。

此地界线模糊,开垦有限,却在地缘上对十三州形成半包围,亦是美国的贸易要道。美国人听闻风声时,法西密约已经签订完毕,拿破仑的大军将在1803年4月开进美洲。

外交上一向亲法的杰斐逊一改常态,立刻致函驻法公使利文斯顿,疾呼“占据新奥尔良的人,就是我们的天生宿敌!”他的愤怒不无道理,在他眼里,昏聩的西班牙无力干涉美洲,锐意扩张的拿破仑才是心腹大患。

美国进出口的货物,有近四成需要穿过路易斯安那的良港,谁掌握了这块土地,谁就掐住了新生政权的喉咙。1802年,仍在实际管辖路易斯安那的西班牙突然宣布取消美国在新奥尔良的货物存栈权,这不啻于一个危险信号。

美国政府反应强烈,他们弄不清此举是否出于拿破仑的授意,索性一并警告,一旦法西轻举妄动,“两万民兵将出现在密西西比水域”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不过,杰斐逊不愿真的兵戎相见,美国也无力与欧洲再战。若能在谈判桌上解决问题,再好不过,议价购买成了上佳选择。

但他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国库空虚,拨不出太多款项,必须压低价格;二是宪法没有赋予总统兼并境外土地的权力,杰斐逊的购地方案实则是违宪之举。

事关国运转折的时刻,杰斐逊顾不得太多程序正义,委派詹姆斯·门罗(1816年当选总统,以“门罗主义”名垂后世)出使法国,允许他以不超过1000万美元的价格解决新奥尔良的归属问题。

以拿破仑的野心,购地本来不太可能成功,但接二连三的突发事件扭转了局势。先是1802年,拿破仑派妹夫勒克莱尔指挥三万大军镇压海地革命,没想到黄热病肆虐,法军全军覆没。

在拿破仑的布局里,中美洲的经济作物是帝国巨大财富,路易斯安那则是陆上补给地和仓库,海地失守,意味着北美腹地失去了价值,他也就不再执着于驻屯。

1803年,英法冲突升级,欧洲重燃战火不可避免,法国全力备战,无心顾及遥远的美洲。拿破仑打起如意算盘,既然路易斯安那迟早沦陷,莫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养肥了美国,正如他所言“我要给英国树立一个海上竞争者,这个竞争者早晚会挫败它的傲气。”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结果,拿破仑同意出售整个路易斯安那,总价不过1500万美元,平均每英亩土地仅价值3美分,这实在出乎杰弗逊的意料。1500万美元,在当年是一笔巨款,但它让美国领土面积扩张了一倍以上,还得以吞并了密西西比水系。

密西西比水系既盛产良港又是粮仓,而且仅新奥尔良地区就能为美国提供半数粮食。杰斐逊的深谋远虑更在于,用金钱将法国逐出美洲,这样这片大陆的竞争者就只剩下远在北方的英国与垂垂老矣的西班牙,美国人就能够大展拳脚了。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在任何强国的手里,佛罗里达都是指向未来大陆共和国心脏的手枪。东佛罗里达是枪柄,彭萨科拉是扳机,狭长的西佛罗里达是水平枪管,其枪口对着这个国家的命脉——新奥尔良上面的密西西比河。西班牙软弱,无力为手枪装上子弹,但是,西班牙的盟国英国,或者其敌人拿破仑,如果把手伸到这支手枪上,就会扣动扳机。

外交史学家塞缪尔·比米斯这段绝妙的比喻,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佛罗里达对于美国的重要意义。

在购买路易斯安那之际,杰斐逊就想过一并解决佛罗里达的问题,但未能如愿。历史上,佛罗里达数次易主,与西班牙、英国的利益深深地交织在一起。

七年战争后,西班牙将这片土地割让给英国。美国独立战争时代,西班牙瞄准机遇参与对英作战,作为酬劳,又将其夺了回来。美国觊觎佛罗里达,核心在于南方水系的航运权。

1802年,在交涉路易斯安那问题之际,杰斐逊就授意驻西公使平克尼,希望能以佛罗里达换取密西西比河以西的领土安宁,以此达成利益交换,却吃了闭门羹,购买或利益交换的路径似乎被堵死了。

一计未成,又生一计。1810年,美国鼓动西佛罗里达居民高举反旗,组建自治政府。此时情形大有不同,西班牙陷入拿破仑战争,鞭长莫及,白宫的主人也从杰斐逊换成了麦迪逊。

公然挑拨反叛后,麦迪逊不在乎此举是否激怒了西班牙人,倒是更忧心英国人会不会趁虚而入。为了巩固“成果”,负责前线军务的马修斯将军索性继续煽动东佛罗里达居民叛乱,占领了首府圣奥古斯丁。

马修斯的冒进令英国人大为光火,越俎代庖地派出使节抗议。麦迪逊闻到了火药味,只得临阵换将,派出了米特切尔将军主持大局,主打战术由挺进变为拖延。随着1812年战争爆发,争端被暂时搁置。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1815年,西班牙派出公使奥尼斯斡旋,他在谈判桌前的对手是立国功臣约翰·亚当斯之子昆西·亚当斯。昆西·亚当斯对西班牙的窘境了然于胸,选择挑起事端逼对手就范。

1817年,安德鲁·杰克逊借口印第安人骚扰,大举攻入佛罗里达的印第安村落,将其付之一炬,并指责英国和西班牙在暗中支持印第安人偷袭美国边境。美国政府不满杰克逊悍然越界的军事行动,昆西·亚当斯却大喜过望,对此大做文章,责难西班牙无力约束佛罗里达。

奥尼斯进退维谷:一方面西属美洲独立运动如火如荼,西班牙不敢再得罪美洲大国;另一方面经历了拿破仑战争后,欧洲豪强元气大伤,很难对美洲事务提供实质性帮助。

无奈之下,一纸条约成了最后的选择。在签字生效的前夕,西班牙还希望从中小赚一笔,用以换取美国对美洲独立力量的否定,却被强硬告知“两者毫不相干”。

1822年2月22日,华盛顿九十诞辰纪念日,条约敲定,美国政府应为公民清偿对西债务5454545美元(一个精确而诡异的数字)。经过讨价还价后,最后以500万美元成交

昆西·亚当斯激动地宣布,这是“我们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元的开端”。几年后,蚕食佛罗里达的两大主角昆西·亚当斯与安德鲁·杰克逊先后当选总统,可见美国人对这笔买卖的赞许之情。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路易斯安那与佛罗里达尘埃落定,美国人在大西洋沿岸的扩张告一段落,扭头看向了太平洋,他们垂涎的是三大良港——圣弗朗西斯科、蒙特雷与圣迭戈

已经当上总统的安德鲁·杰克逊没有大兵压境,而是选择出钱解决问题。1835年,他向墨西哥提出以50万美元购买圣弗朗西斯科以北的加利福尼亚地区。1837年,他提高了报价,决定以350万美元收购北美38度以北的加利福尼亚地区。考虑到世界物价都在飞涨,对比前两笔交易,杰克逊的报价缺乏诚意,墨西哥方面没有回应再正常不过。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在此期间,美墨之间爆出了一件大事。1836年,在美国教唆下,德克萨斯移民宣布独立,列举墨西哥的“十二大罪状”。这一手法在佛罗里达争端里也曾用过。

自诩“西方拿破仑”的墨西哥总统桑塔·安纳率军镇压,结果却吃了败仗,沦为阶下囚,被迫承认德克萨斯独立。谁知,墨西哥国内在他被俘之际另立新总统,宣布条约作废。这一系列操作,为美国强势介入提供了充分了理由。

1839年,美国以公民被墨西哥拖欠债务为由,勒令南方邻居偿还203万美元,不久又将数额提高到了334万美元。求购不成,美国人铁了心要账。

与法国、英国、西班牙不同,墨西哥是新生国家,有着数百年被殖民的惨痛历史,无法对美国领土构成威胁。为寻求舆论支持,登上总统宝座的扩张论者波尔克鼓吹“天定命运”的论调,宣扬“征服有理”的丛林法则。

面对孱弱的邻居,美国人磨刀霍霍,南方人垂涎大片未经开垦的土地,北方人垂涎连通亚洲的优良港口。虽然林肯在后来的国会发言里痛斥“美墨战争中流血的人,是要控诉波尔克的”,但真正将美国带向侵略的不仅是波尔克的野心,还有精英的贪念。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1846年初,做好战争准备的美国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以1500至4000万美元(另一种说法称,美国实际预算只有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新墨西哥与加利福尼亚,遭到拒绝。第二天,扎卡里·泰勒将军率部占领格兰德河北岸,战争打响了。

为彻底降服墨西哥,美国征兵十万之众,兵分三路,发起进攻。卡尼上校主攻西线,长途奔袭新墨西哥与加利福尼亚。期间,美国移民里应外合,成立了“加利福尼亚共和国”。

海军准将斯洛特清扫太平洋沿岸,占据了圣弗朗西斯科湾。总司令斯科特与前线主将泰勒沿中路南下,直取墨西哥城。

经过一年多的激战,墨西哥城失守,城下之盟《瓜达卢佩条约》让墨西哥人至今愤愤不平。美国人支付1500万美元,将新墨西哥与上加利福尼亚收入囊中。

此役过后,美国领土增加了60%,还得到了未来的“黄金国度”。随之而来的加利福尼亚淘金热,深刻带动了西进运动,让美国真正成为了一个横跨两洋的西方霸主。

美墨战争还衍生了一个副产品,就是美英《俄勒冈条约》。两国对太平洋沿岸土地争夺由来已久,但始终僵持不下。美墨战事正酣,波尔克不想腹背受敌,就接受了英国的和谈提议。

双方以北纬49度为界,瓜分了俄勒冈地区。这笔交易,明确了“共同利益”归属,美国虽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却迅速稳定了太平洋沿岸,为下一笔赚得盆满钵满的大买卖铺平了道路。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19世纪上半叶,美国几次扩张潮集中在南方,很少有人注意到北方疆域的价值。兼并阿拉斯加,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是“天佑美利坚”,因为这笔买卖是俄国人送上门的。

克里米亚战争之际,沙俄直面英国人的敌意。阿拉斯加在地缘上是英国属地,很有可能被敌人侵吞。为了不让英国人得逞,经营阿拉斯加的俄美公司想到了一招瞒天过海的险棋:将阿拉斯加假装卖给美国,熬过战争再做打算。

一贯无利不起早的美国人,不会傻到冒着激怒日不落帝国的危险接一个前途未卜的盘,但他们洞悉了俄国人的迫切心情。

1857年,沙俄再度上门兜售,沙皇之弟尼古拉维奇大公为此奔走。加利福尼亚州议员戈文作为热心收购者,也不断游说国会,甚至辗转说动了布坎南总统。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为了拓殖阿拉斯加,俄美公司应运而生,这不是一家私营公司,而是类似政府机构的独立王国,消耗着圣彼得堡的海量资金。或许是与生俱来的粗犷性格使然,同样经营毛皮贸易,与英法相比,俄美公司的浪费数目惊人。

1802年,在俄美公司手里被毁掉的毛皮多达80万张,能不亏空才见了鬼。至19世纪中叶,长年累月的亏损让俄美公司负债累累,严重拖累了沙俄财政。

在沙皇的授意下,俄美公司进入黑龙江流域冒险,将注意力放在了漠河等地的金矿上,还一手打造了热尔图加共和国,妄图在大清境内缔造一个“东方加利福尼亚”。一来二去,阿拉斯加就成了空耗资金的鸡肋。

布坎南总统当政的年代,美国有意问价,但国内南北对峙白热化,收购就被耽误了。直至南北战争告终,沙皇的出售计划还是未能找到合适顾客。兜兜转转之后,双方终于开始正式就此事接触,阿拉斯加的归属渐渐有了眉目。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在俄国沙皇与美国国务卿西沃德的主推下,两国经历三轮谈判,最终以72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从今天的眼光看来,美国无疑是赚翻了。但在当年,西沃德因天价收购不毛之地受尽了嘲讽,被冠以“傻子西沃德”之称

当然,收购的支持者另有一番说辞。南北战争时代,俄国舰队曾游弋太平洋,以示对北方政府的支持。不少人相信,这笔巨额支出里,包含了价值不菲的政治回馈。

收购基本尘埃落定后,还上演了一个小插曲。交易完成一年后,人们发现,有16.5万美元的款项并未打入俄国账户,反而不翼而飞。

国会专门派人调查此案,发现这些钱飞入国会议员和新闻记者的腰包,史称“阿拉斯加丑闻”。在美国领土收购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令人难堪的贿赂案,不过放在镀金时代的大背景下,这也算不上什么新鲜事。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19世纪末,经历南北战争后30年的工业发展,美国已经是雄踞一方的巨人。他们不再满足于在北美大陆上扩张,而是在全球范围内冒险,瞄准了日薄西山的西班牙。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与欧洲列强相比,西班牙只剩下一副躺在旧日功劳簿上苟延残喘的皮囊。日后爬上总统之位的西奥多·罗斯福是强势主战派,他看中了古巴与菲律宾的支点作用。

在美国动手之前,两地的独立运动就燃起了星星之火,但白宫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反而坐山观虎斗。麦金莱总统一贯被媒体诟病“软弱、喜欢哗众取宠”,他密切关注形势,寻找一举扭转公众形象的良机。

正在此时,停泊在哈瓦那的“缅因”号巡洋舰莫名爆炸。即便这次事故导致了260多人遇难,至今仍有阴谋论者坚信那是一场自导自演的苦肉计。美国方面称,西班牙水雷是这次事故的罪魁祸首,在民众高涨的复仇情绪中,战争打响了。

美国最先进攻的是菲律宾。太平洋海军名将乔治·杜威迅速击溃了驻守在马尼拉湾的西班牙舰队,伤亡比是奇迹般的1:381,顺便将夏威夷正式收入囊中。

杜威的兵贵神速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本已蓄势待发的菲律宾起义者揭竿而起,西班牙人数百年的统治就此崩盘,这是美国战略家们未能想到的连锁反应。值得一提的是,孙中山还为此积极奔走,协助菲律宾起义军采购了大批军火

“左手钞票,右手大棒”造就了美国霸权?

古巴的战况远比菲律宾艰难,毕竟驻防的西班牙军队兵力五倍于美军。美方仓促的征兵,加上令人难以放心的食物供给,大大拖延了节奏。罗斯福辞职从戎,组建了莽骑兵,在圣胡安战役里大显神威,为政治生涯捞足了资本。

当然,更神勇的依然是海军,在古巴又一次上演了1:323的逆天伤亡比。美国人经常夸耀的“辉煌小战争”仅仅持续了16周,就让西班牙彻底一蹶不振,从此沦为不折不扣的二流国家。

在清扫战果的《巴黎和约》里,西班牙放弃了在古巴的权益,将波多黎各与关岛割让给美国,又被迫以2000万美元贱卖了菲律宾。

昔日大刀阔斧征服美洲的西班牙,尝到了伏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滋味。有了菲律宾,美国人有底气喊出了“门户开放”。辖制了古巴,美国人的势力真正辐射到了拉丁美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美国人终于攒足了称霸世界的底牌。

百年“买买买”的历程里,美国人每笔交易都不尽相同——路易斯安那,斡旋欧洲大国之间,坐收渔利,花小钱办大事;佛罗里达,外交谈判桌上不战而屈人之兵,以撒钱收尾;新墨西哥与加利福尼亚,求购不得后,借金钱之名,行侵略之实;阿拉斯加,趁着对方失了智,促成一本万利的买卖;菲律宾,战场定胜负,金钱来扫尾——它们共同造就了一个结局,西半球失衡了,一个超级大国即将睥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