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緬甸最有權勢的敏昂萊,背後的人物也不容忽視

一场政变,将缅甸推向了世界舆论的中心,也将昂山素季和敏昂莱两个人,堆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昂山素季,此前为了推动国家民主进程,组织建立了民盟,还因反对军政府多次遭到软禁。她也因此成为世界“名人”,获得包括诺贝尔奖在内的很多国际大奖。而敏昂莱,除了此前因若开邦穆斯林族群的事件遭到西方国家的制裁外,并没有在国际上引起较大关注。

如今缅甸最有权势的敏昂莱,背后的人物也不容忽视

然而,2021年2月1日,敏昂莱这个名字,一下子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人物。因为就在这一天,他领导的军方先后逮捕了昂山素季和总统吴温敏,以及一些政府部门、民盟高级官员。之后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由军方接管政权,敏昂莱成为了目前缅甸的第一号实权人物。

对于敏昂莱,有人曾说,他是一个主流群体里的非主流强人。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自缅甸1962年政变以来,缅甸的政局就是军政府主导,军人集团就是缅甸的“主流群体”,而敏昂莱就是其中一员。

那为什么说敏昂莱是“非主流”呢?

第一,敏昂莱没有出生军人世家;

第二,敏昂莱一开始上的并不是军校,更不是行伍出身

我们都知道,敏昂莱一开始上的是仰光艺术与科学大学就读,专业是法律。而当年,当时的法学生,经常与军政府对着干。但敏昂莱和其他的法律系学生都不一样,他不仅没有和当时的军政府对着干,甚至在上学期间三次申请进入军校学习。之后,他如愿进入缅甸联邦军事国防学院,成为第19期学员。在缅甸,这所学校是专门负责培养军方高级指挥人才的学校。

如今缅甸最有权势的敏昂莱,背后的人物也不容忽视

虽然敏昂莱进入了军校,但由于出身的特殊性,他在学校内一直被视为“异类”。与此同时,进入军校的敏昂莱,也不被大家看好。大家普遍认为,敏昂莱有一个很明显的天花板,他不是“自己人”,很难突破这个天花板。甚至有很多敏昂莱的同学认为,他顶多能到中级军官。

然而,实际情况,却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刚开始的时候,敏昂莱确实度过了一个艰难的时期。但敏昂莱从不埋怨,且办事效率非常高,意志力很强。

1977年,21岁的敏昂莱进入军界,受命来到孟邦的萨通,担任第44轻步兵师作战参谋。他当时的主要作战任务,就是与当地活跃的少数民族游击队作战。他在这一战区历练了15年,在一次次作战中,敏昂莱渐渐被人熟知。

2002年,敏昂莱被提拔为三角军区的司令,专门对付活跃于金三角地区的武装,以及号称“独立王国”的少数民族势力。而这两股势力,被认为是缅甸最难啃的“骨头”。

如今缅甸最有权势的敏昂莱,背后的人物也不容忽视

面对这样的难题,敏昂莱采用了怀柔政策。在敏昂莱的政策之下,当时的金三角地区风平浪静。2007年,缅甸掀起了民众示威狂潮。敏昂莱拒绝顶头上司登盛的铁腕镇压方案,采用了“大棒加胡萝卜”策略——一面支持军警对示威人群实施弹压,一面又向愿意合作的民间势力发出缓和信号。软硬兼施下,控制住了局面,也获得军方高层的赏识。

2008年6月,敏昂莱被擢升为缅军第二特战局局长,其后,他开始在全国推行地方武装的“统一化”,即原归私人或部落头人掌握的武装,纳入国家领导的边境武装序列。

2009年,果敢地方武装拒绝加入缅甸政府的边境武装改组计划。敏昂莱出动大军,指挥两个师,在三天内摧毁这支军队。

由此可见,敏昂莱不是有勇无谋的勇将,而是有钢铁意志、又有灵动手段的枭雄。相比于他一味打打杀杀的将军同行,他更像是一个谋士。军功卓著之下,2010年,敏昂莱拔擢为缅甸国防军总司令,2年后,又获得大将军衔。

如今缅甸最有权势的敏昂莱,背后的人物也不容忽视

根据缅甸宪法,掌握缅军实权的敏昂莱在组织军事行动时,享有司法豁免权,他有权处置任何国家紧急情况。由此,军人敏昂莱走上了权力巅峰。缅甸也进入了空前的先军政治格局。

2015年后,敏昂莱开始将自己定位为总统候选人。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下,他将自己从冷漠的士兵转变为公众人物。在Facebook的页面上,敏昂莱一度颇为活跃:包括访问佛教的寺庙,以及会见政府高官等等。其Facebook粉丝数一度高达130万,但2018年由于敏昂莱领导的军队对若开邦穆斯林族群难民的镇压,Facebook删除了他的个人界面。

我们看到了敏昂莱的军旅生涯,但他身后的一个人物,也不容忽视。这个人就是敏昂莱的导师:丹瑞大将。

如今缅甸最有权势的敏昂莱,背后的人物也不容忽视

丹瑞大将被称为缅甸军政府时期最强势的人。当年,丹瑞还是师长的时候,敏昂莱就在他手下工作,而敏昂莱实干的性格也得到丹瑞的赏识。敏昂莱也在丹瑞的帮助下,突破了非军人出身的天花板身份,一步一步进入高层,并最终成为丹瑞的“接班人”。

之后,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上台执政,对外搞好外交关系,对内发展经济。昂山素季一度和敏昂莱合作良好,当昂山素季以及军方面临国际社会的制裁控诉时,昂山素季亲自出面到海牙国际法庭,为军方抗辩。可惜,最后昂山素季领导的文人政府,还是和敏昂莱领导的军方出现了问题。

民主并非解救一切的良药,青涩而不成熟的民主更是如此。正如亨廷顿所指出的,“威权政权的垮台总是让人兴高彩烈;民主政权的创立则常常使人幻灭。”也许不至于幻灭,但失望却如期而至。

如今缅甸最有权势的敏昂莱,背后的人物也不容忽视

2月1日,缅甸军方以“民盟大选舞弊案”为由,扣押了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总统温敏以及其他相关人员,任命副总统吴敏瑞为临时总统。随后吴敏瑞将国家政权移交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这次政变的策动者和总指挥,宣告民盟获得压倒性胜利的2020年大选无效。缅甸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成立“国家管理委员会”,重新任命多个部门的部长及各省邦的行政长官。2月3日,临时政府宣布将以一些无关痛痒的事由起诉昂山素季和温敏,2月16日,昂山素季又被追加一项指控。有报道称,多项罪名一旦成立,昂山素季或将面临6年以下刑期。

按照律师的说法,警方从法院获取的拘押令到期日是2月17日。但2月17日,昂山素季仍在软禁中。因此,缅甸街头的示威活动不减反增,且“花样”也越来越多。公民意识的成长总是让人欣慰,但持继的街头政治可能会使军方恼羞成怒,并衍生出更深刻的悲剧。在过去的几天中,军警逮捕了一些示威者,且橡皮子弹已经射向了抗议的人群,进一步升级为荷枪实弹的可能性并非不存在,我们只能祈祷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此外,国际社会也正在向缅甸军方施压,谴责并要求军方释放昂山素季以及相关人士的呼声越来越高。据路透社19日报道,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周四表示,美日印澳四国外长在“四方安全对话”中一致同意,缅甸必须迅速恢复民主进程,并强烈反对缅甸军方通过武力改变现状。

迫于压力,军方发表声明,军方无意于让缅甸回到军治时代,在重新大选之后,会将国家政权移交获胜的政党。同时,2月18日下午,敏昂莱在2021年首次外交事务委员会会议上表示,周边外交是目前缅甸外交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

未来,敏昂莱会如何处理外交和内政这两个难题,也值得关注。对于缅甸的局势,笔者只有一句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希望各方能够保持理性克制,示威者不被利用,军人谨慎使用手中的武器。愿,缅甸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