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的結還沒解開,莫里森又面臨下台危機 政敵藉機逼宮

這幾年,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的日子不好過,之前因為跟隨特朗普政府死硬反華,和中國的梁子結得死死的。莫里森雖然又是威脅,又是喊話求溝通,中國方面一直保持不理不睬的態度,讓他計可施。如今,與中國的結還沒解開,他在國內又面臨下台危機。

據環球時報2月20日報道,兩年前澳大利亞一名女子在澳國會大廈內被xin侵的事件,讓總理莫里森和他的內閣惹上了麻煩。原來,連續兩名女性雇員指認,他們遭到莫里森政府的國防部長琳達·雷諾茲辦公室的男性雇員xing侵,而雷諾茲並未給予他們支持。

其實這事與雷諾茲關係並不大,與莫里森的關係更談不上。雷諾茲最大的問題是,被傷害的女性雇員向他求助時,她採取了一幅公事公辦的態度,讓當事人去報警。結果當事人擔心丟工作,遲遲不敢報警。而這事雷諾茲稱考慮當事人的隱私,並沒有向莫里森報告。

一位政府員工受到傷害,按理說要找莫里森的茬實屬勉強,但在澳大利亞這個內鬥嚴重的國家,這就是實實在在的把柄,反對黨議員首先從議會內部發起進攻,認為莫里森應對這種惡劣的政府文化負責,氣得莫里森稱「感到噁心」。

與中國的結還沒解開,莫里森又面臨下台危機,政敵藉機逼宮

隨即,澳創新和技術影子部長克萊爾·奧尼爾在推特上說:「莫里森是我們國家的領導人,也是議會的最高人物。我想知道他是否問過自己,他做了什麼來改善他今天批判的這種文化?如果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他早就因上周的事件被解僱了。」

如此莫須有的罪名就能挑起逼宮戲碼,也難怪莫里森會說氣得說胡話!

澳大利亞是西方國家中政治文化最殘酷、最劣質的一個國家,也難怪西方核心圈的國家看不起它。2013年的前3個月,澳大利亞政壇就有五六個政治犧牲品,其中包括北領地的首席部長米勒斯,他還在日本進行商貿訪問就被告知掃地出門,這一工作他才幹了6個月。

莫里森的前前前任總理吉拉德,在2010年6月通過「黨內政變」戰勝了前總理陸克文而成為澳大利亞首位女總理,而她又是幫助陸克文擠走其對手前工黨黨魁比茲萊時的關鍵角色。阿伯特、特恩布爾等澳大利亞總理,任期都沒超過一屆,兩三年就下台。

總理走馬燈似地換人,以致前澳大利亞總理霍華德對媒體哀嘆:堪培拉有變成民主國家的「政變首都」的危險。

澳大利亞內鬥如此頻繁,也與美國的操控密不可分。

不得不提一下澳龐大的情報體系,這個體系由「澳大利亞情報組合」(AIC)和「國家情報組合」(NIC)共同構成,雖然二者皆為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的法定情報機構,但基本上已成為美國操控澳大利亞政壇的一把快刀,有點像當年的胡佛通過聯邦調查局操控美國政治類似。

與中國的結還沒解開,莫里森又面臨下台危機,政敵藉機逼宮

澳大利亞的政客,但凡有點名氣的都會進入澳情報系統的法眼,有小辮子的就留下證據,沒有小辮子就製造小辮子。這些人上台後,絕不敢違拗華盛頓的旨意行事。但正因為如此,導致澳大利亞的政治缺乏獨立性,這個國家雄心的上限被美國摁住,內鬥變得特別劇烈。

當然,有些內鬥也是華盛頓故意挑起的,以此顯示其在澳大利亞國內的存在感。所以我們看到,雖然改善中澳關係對澳大利亞的未來有生死攸關的影響,但澳政府卻始終邁不出緩和關係的關鍵一步,因為鑰匙掌握在美國人的手中,他們只要敢邁出就會喪失政治生命。

近20年來,在中美關係相對緩和的蜜月期,澳大利亞政府就相對比較長壽,而中美關係越糟糕,澳大利亞政府就越短命,因為政府永遠沒法處理好國內發展的需要與美國對澳大利亞要求之間的矛盾。這就是一個半殖民地國家的悲哀,日本、韓國都有這樣的毛病。

美國現在想對中國做的,就是要讓我們成為比日澳韓還次一等的國家,發展上限被華盛頓死死捏住。大家說,我們能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