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南浔的“古”,由来已久:30年前,南浔就被浙江省列入“历史文化名城”之首。南浔的“富”,足以敌国:光绪年间,整个清政府年收入只有7000万两白银左右,而南浔“四象八牛”家族之首的刘家资产就达到了2000万两,张家也有足足1200万两,如果将南浔富商家族的财产加总,资产远高于清政府的年收入。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湖州一座城,不及南浔半个镇。”占地不足40平方公里的南浔有着“巨富之镇”的美誉,然而南浔绝不止于“巨富”,它更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集财富、文化与权力于一身的地方:据说孙中山就职临时大总统的第二天,就曾将南浔“镇”提级为“市”,以表彰南浔人对推翻帝制所作出的贡献。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也许是财富带来的与生俱来的底气,南浔刘、张、庞、顾“四象”家族传承百年,彼此联姻、互相扶持,却都保持坦然不羁的行事风格,怀着务实的赤子之心行走世间。他们在变幻的岁月留下浓墨重彩的印记,纵使超然出世,江湖中却依然留有关于他们的传说。

南浔“四象”:刘家的银子,张家的才子,庞家的面子,顾家的房子

百年前的南浔古镇,人们时常以动物的体型来比喻家族的财富,以身形巨大的“象”居首,只有财富超过1000万两白银的家族才能被称之为“象”。在南浔,刘、张、庞、顾四大家族并称“四象”,“刘家的银子,张家的才子,庞家的面子,顾家的房子”为人们津津乐道。

“四象”之首刘家,由“刘三东家”刘墉一手建立,这位寒冬腊月在河边洗鱼洗菜,手冻裂了鲜血顺着菜叶流到河里都不敢出声的年轻学徒,不出几年就悟出了经营丝业的门道,20岁就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家丝行。后来,刘家的事业涉足蚕丝、盐业、垦牧、码头、房产等多个领域,光绪皇帝钦赐刘墉 “乐善好施”四大大字的牌匾,来表彰他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

南浔张氏家族以“世德作求”为家风,尤其尊崇孝道,起初凭借上海开埠的利好经营丝业和盐业,迅速积累起千万家财、富甲一方。张家后代中有的人热衷于金石古籍收藏,收藏宋代靖康年间的钱币,成为民间“集藏之冠”;有的人则行侠仗义,曾被年轻的蒋介石尊称为“二哥”,为推翻帝制、建立新中国而鞠躬尽瘁,倾其家产资助革命。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被蒋介石称为“二哥”的张静江

南浔庞家信奉实业兴干,曾与“红顶商人”胡雪岩交好。庞家在南浔开设了流传至今的“庞滋德”国药店,并因此为契机,深耕教育与医学事业。1906年,目睹西方帝国阻碍中国的教育事业发展,庞元澄捐助创办了复旦公学,这便是复旦大学的前身。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庞青城

顾家是南浔镇最早发家的丝商,从丝行出发,顾家事业的触角延伸至上海滩,顾家不仅买下了当时上海滩上唯一的外洋轮船码头“金利源码头”,更是凭借商贸上的巨大成就获得了外国人的尊重。顾家的当家人顾福昌老爷子73岁病逝时,花旗国(美国)领事馆甚至挂半旗表达哀思。

刘、张、庞、顾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他们大多以“辑里湖丝”贸易起家,事业却没有止步于丝行;他们的后代有着不同的兴趣领域,却都有着不俗的成就;他们彼此联姻、互相扶持:顾乾麟20岁娶刘家小姐刘世明为妻,张宝善则娶了出身庞氏家族的女性,后来生下儿子张静江。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张静江

张家公子静江:宦海弄潮,被孙中山尊称“圣人”,愤怒发声预言国民党败亡

身为“超级富二代”的张静江虽然从小因病跛足,却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始终顺风顺水。也许是得益于优渥的生活环境,张静江为人豪爽,喜欢冒险和新鲜事物。25岁那年,张静江在去法国的途中结识了孙中山,深深被孙中山的爱国思想吸引,出手便给了孙中山3万两白银作为活动经费。

难得的是,张静江这位富家公子虽然出手阔绰、为人仗义,日常交往中却非常温和低调。站在心直口快的孙中山身边,张静江人如其名,青年时期的蒋介石曾称张静江为“二哥”,蒋介石曾在给友人的信中坦言:静江待友,其善处在不出微言,使闻者自愧。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然而,被孙中山尊称“圣人”、受蒋介石尊敬的张静江中年却因国家的命运大动肝火。从1928年起,张静江就在故乡浙江实践孙中山先生“平均地权”的思想,主持试行土改。然而,10年改革终究因乡绅们的强烈抵制无疾而终,位列国民党“四大元老之首”高声疾呼: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不能激发农民支持革命的战力;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不能聚拢发展大工业的劳力;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不能破除乡村族权、父权的统治地位;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不能打破党内的乡土集团;

非改土地的归属权,迟早有一天,我们要败亡在这个上边!

20世纪30年代末,张静江深知自己并不是败给了时间,而是败给了“本党同僚”,他只留下一句“国 民 政 府必亡”的断言,便放下为之奔波了半个世纪的事业,远赴美国开启了吃斋念佛的晚年生活。1950年,得知张静江病逝的消息后,蒋介石写下“痛失导师”的挽词,这一次,不论外界如何揣测蒋介石举动的用意和真伪,张静江再也不用为他牵肠挂肚几十年的“把兄弟”揪心伤心了。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晚年张静江

顾家公子乾麟:17岁痛丧慈父,30岁捐资1000万设立奖学金,衬衣洗得像纸一样薄

比起张静江,1909年出生的顾家公子“顾乾麟”命运就显得尤为坎坷。虽然出身于“四象”之家,顾乾麟的父亲顾叔蘋却在他16岁那年就溘然长逝,只留下一句“一个人不能无钱,不过钱要赚得正大,得诸社会的必须还诸社会”的教诲。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1939年,30岁的顾乾麟

由于家里没了主心骨,曾经以房产著称的顾家在民国时期一度衰败到需要靠“卖房”维持生计。后来,得益于顾乾麟的少年老成,加之每天工作14个小时的奋斗,才保住了顾家的家业。日本侵华期间,侵略者冻结了顾家的财产,顾氏家族再次陷入危机。

也许是因为早早就要面对生活的不易,顾乾麟青年时就展现出一颗“赤子之心”:他30岁报名成为一名“义警”志愿者,这份义工全凭自愿、没有一分钱酬劳,还有经过4个月的艰苦训练。顾乾麟啃咬牙,能坚持的性格让他顺利通过了义警考试,工作之余每周四个小时的值勤,顾乾麟干了整整20年。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1937年四行仓库保卫战打响时,顾乾麟担任了义警的总警司,走上一线以身保卫苏州河及沿岸桥梁,在他值守的两个小时里,顾乾麟竭力帮助同胞运送抗日救国的关键物资,一批批物资在顾乾麟的保护下被送往四行仓库,成为孤军重要的补给。

这样危险的工作,顾乾麟并没有告诉家人,他只在晚年的回忆录中一笔带过,算是对青年岁月的纪念:

凡是在我义警驻守之时,支援四行的物资一概予以放行,亦算是我尽了一点国民天职。

顾乾麟30岁那年以父亲名字创办了“叔蘋奖学金”,为了维持奖学金的正常发放,他不惜变卖公司的流动资产,而顾乾麟的妻子,同出“四象”家族刘家的刘世明夫人也悄悄卖掉了自己的首饰,只为帮助夫家度过难关。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教育家顾乾麟

顾乾麟一生帮助了数万名贫困学子,钱其琛便是第6期“叔蘋奖学金”的获得者。然而在日常生活中,顾乾麟非常简朴,完全不像是一个家产万贯的商人:他时常穿着洗得像纸一样薄的衬衣,以往每次开会总是带着同一条领带,全身上下没有一件新衣服。

1987年元旦,已经78岁高龄的顾乾麟在接受叔蘋同学会成员探望时,反复叮嘱工作人员给每位同学发一件羊毛衫御寒。当人们看到顾乾麟老人身上的旧毛衣时,忍不住眼眶发酸地劝道:顾先生,您也该换一件新毛衣了!”1995年,顾乾麟老人去世前,特意捐出1000万元港币用于发放“叔蘋奖学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然铭记父亲 “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遗训。

@文史哲研读间 觉得,南浔“四象”的传承百年史,也是家族从“富”到“贵”的历程。世间财富易得而情义无价,从南浔古镇走出的四大家族,为世人诠释着“富贵”的真实含义:达则兼济天下,他们用精神的富庶让青砖黛瓦间有了浓浓的人情味,让南浔古镇的名字流淌着动人的传说。

南浔富可敌国的四大家族:百年间从富到贵,后代政商界人才辈出

南浔古镇